看一下最新消息
我們一直都在這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民国是一个大师辈出的年代,也许从旧时代过来的人,他们更懂得我们需要传承的是什么东西,对于一些大师,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在文学研究上让人望其项背,却在生活上充满了各种趣事,今年,小编带大家讲林语堂大师的一件趣事。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1

赖柏英与林语堂青梅竹马长大,两人也各自是彼此的初恋,后来长大后,林语堂准备去外面读书学成报国,本来他邀请赖柏英与自己一同前去,但是赖柏英以需要照顾祖父为理由拒绝了他,两人的第一段感情也就结束。

在上海学习期间,林语堂遇到了自己一辈子的牵挂,陈锦端,本来陈锦瑞是跟林语堂毫无交集的,两人也不在 同一所学校,也是巧合,陈锦端的哥哥却是林语堂的同学,并且关系相当不错,因此,两人就这么突兀的见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林语堂的才华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陈锦端,而陈锦瑞的端庄秀气也让林语堂倾心不已,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3

如果没有一人,两人也许会走到最后,在谈婚论嫁时,陈锦端的父亲站了出来,他觉得林语堂家里太过于贫穷,因此配不上陈锦瑞,于是相爱的两个人最终分道扬镳,为了表示歉意,陈锦端的父亲将邻居廖家的女儿廖翠凤介绍给了林语堂,当林语堂与廖翠凤见面后,两人才知道各自将是对方的依靠,这门婚姻本来也遭到了廖翠凤母亲的反对,“他家太穷,你过去要受苦”“穷有什么?”就这样,两人喜结连理。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5

在新婚典礼上,林语堂偷偷的将两人的结婚证拿了上来,接着,他深情的对廖翠凤说“结婚证是离婚时才会用的东西,我们不会离婚,因此,我把它烧了”这一句话,彻底感动了廖翠凤,两人相拥而泣。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7

从1919年两人结婚,林语堂与廖翠凤一直度过了长达57年的日子,在两人金婚那一年,林语堂送给了妻子一个金金胸针,上面铸有“金玉缘”三字,并且还有他亲自刻下的一首诗《老情人》“同心相牵挂,一缕情依依”后来,林语堂饱含深情的说“我送她一枚胸章,表彰她当年强而有力的决定,五十年来一次又一次的对家庭的付出”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9

1976年,林语堂在香港去世,后来廖翠凤将林语堂的灵柩运到了台北家里,埋葬在后花园中,终日与他厮守,直至1987年,她自己去世。

赞(0) 打赏
未經 TechRoomage 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BuzzDope » 新婚典礼上,他把结婚证烧了:结婚证只有离婚时用,我们用不着
分享到: 更多 (0)

相關文章

BuzzDope 新聞網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