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氣」管控亟須納入社會綜合治理


鄭桂靈

凌晨3點多,姐姐發現妹妹沒在家,於是出門尋找。樓道裡,姐姐聽到地下室有動靜,便去查看,看到妹妹和另一個女孩眼神迷離,說話語無倫次,手舞足蹈,身旁散落一堆小鋼瓶。姐姐立即報警,警方查明,兩個女孩剛吸食了「笑氣」。這是前不久某地發生的一起吸食「笑氣」事件的場景。近年來,不少地方出現了「笑氣」吸食現象,且吸食人群不斷蔓延擴大,危害巨大。 (10月11日《法治日報》)

「笑氣」學名為「一氧化二氮」,因吸食後令人臉部肌肉失控並形成詭異癡呆的「笑」容而得名。現實中,因長期吸食「笑氣」導致生活生命悲劇時有發生。有人一年間揮霍數十萬元購買笑氣,甚至以販養吸;有人吸食後體重暴漲、產生幻覺、尿便失禁、下肢癱瘓;有人為此中斷學業、疏遠家人朋友,有人甚至為此付出生命代價。國內已發生多起因吸食笑氣致病、致殘、致死案例,人們給予其「笑裡藏刀」的評價,可謂名副其實。

與吸食鴉片、嗎啡、海洛因等毒品給人帶來快感一樣,吸食「笑氣」也能讓人在生理和心理上產生依賴。 2015年我國已將「笑氣」納入《危險化學品目錄》,但仍未能夠阻止其被濫用吸食的趨勢。 「笑氣」不僅可以在某些網站輕易購得,因非法製售或吸食「笑氣」被查處的案例也屢見不鮮。

然而「笑氣」不屬於毒品,即未被列入《麻醉藥品及精神藥品品種目錄》。這不僅緣於其在藥動力學原理和成癮機制上與有機物毒品存在著很大不同,更在於其作為一種重要化工原料,在很多領域用途廣泛。比如可用作古老麻醉氣體及蛋糕、咖啡發泡劑等。一旦列管為毒品,就只能在醫療、教學、科研領域根據需要進行使用,勢必會抑制其在其他領域的應用,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社會經濟活力。

正是由於其不在管製藥品範圍內,刑法便無法對生產、運輸、銷售、持有「笑氣」的行為以涉毒品犯罪進行有效規制和打擊。鑒於其有被濫用趨勢和巨大現實危害性,將其有針對性地納入社會綜合性治理體系十分必要。

首先,要組織科研力量對「笑氣」的藥理、毒理、成癮性、依賴性、危害性進行分析研究,對其是否可納入毒品管制進行適格性和權威性評估,通過立法對「笑氣」的法律屬性定義,規範非法經營該物質的量刑幅度,給公安機關更有利的打擊提供依據。

其次,要針對「笑氣」犯罪活動特點,圍繞其生產、經營、儲存、運輸、使用等環節,建立並完善許可、登記、排查以及整治工作機制,壓實監管責任,細化管控措施,用好用足現有法律法規,從嚴監管「笑氣」生產經營活動;要加強情報信息研判,建立網安、情報、科信等部門的合作聯動機制,加強與檢察院、法院的溝通協調,確保證據收集質量和適用法律準確。

其三,要抓好遠離「笑氣」的科普宣傳工作,推動將其納入現有毒品預防教育框架。要結合各媒體平台製作短視頻、漫畫、圖片等宣傳載體,在日常的普法教育、禁毒教育中普及「笑氣」的特點、危害,增強青少年的防範意識和辨別能力,從源頭上預防吸食「笑氣」問題發生。

相關文章  我的孕育記錄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