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軍閥的趣事


學習歷史的人都知道,分封制和宗法制在西周時期就已經實行。而分封制和宗法制是相輔相成的。分封制有著嚴格的等級,即天子、諸侯、卿大夫、士。分封對象為王族、功臣以及帝王之後三類;而宗法制的核心就是嫡長子繼承製。何謂嫡長子,就是因為他有很多老婆,即一夫多妻,嫡長子就是大老婆生的大兒子。那如果大老婆不爭氣讓二老婆或者三老婆人家搶先一步生了兒子,那麼這個兒子能不能繼承?答案是不能,因為大老婆生的兒子是嫡子,其他老婆生的是庶子。庶子即便是老大也只能是庶長子而不是嫡長子,所以庶長子不能繼承嫡子的地位。

舉個例子,比如說,老頭是個王,那麼他的嫡長子就可以繼承王位。但是其他兒子女兒也都可以分一杯羹,不是什麼都沒有。嫡長子繼承了王位,其他兒子可以在老大的手下當個卿大夫什麼的,管著一塊地,一輩子不愁吃不愁穿是肯定的。在古代,小三小四都是合法的,她們的利益也受法律的保護。如果一個男人情場得意,除了家裡的黃臉婆還娶了小三小四,那麼小三小四的利益也是受保護的,換句話說,小三小四都得你養,而且她們生的兒子還要你的財產,大老婆的兒子拿大頭,小老婆生的,小頭你得給。

而現在一夫多妻一經不合法了;但是還是有許多男人為了滿足自己,養了小三小四,現在這個社會,小三小四真的就是小三小四,永遠轉不了正,除非你把老大休了。而且小三小四的利益沒有法律的保護,最後小三小四可能人財兩空;但是,也有的抱著孩子去敲詐的。這其實是一種亂象。一夫多妻從原始社會一直流行到了民國時期,在蔣介石時期任然十分流行。民國時期,許多有頭有臉的人都以三妻四妾為榮。有的養到了小三小四,有的養到了小二十,更有甚者,養了多少個小老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國民革命軍陸軍二級上將楊森便是有多少老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代表人物。

楊森(1884-1977),字子惠,川軍著名將領。國民革命軍陸軍二級上將,貴州省。楊森與「水晶猴子」鄧錫侯、「巴壁虎」劉湘、「多寶道人」劉文輝,「王靈官」王陵基並稱川軍五行。楊森的一生頗具傳奇色彩,其荒唐畸形的婚姻令人格外注目。楊森的妻妾之多,多得連他自己也數不清。實在沒辦法,只能對自己的老婆實行軍事化管理。何謂軍事化管理。就是把姨太太們分為幾個連,分別住在楊公館不同的房子裡;每天早上大老婆一吹哨:「集合!」然後,姨太太們馬上從樓上跑下來,踏著小碎步,立正,向右看齊!這完全是軍事化的管理。據說,姨太太兵團每天還要進行三公里拉練。要說這楊將軍的口味也比較獨特,每天三公里那不都練成金剛芭比了嗎?沒想到楊司令還好這口!在楊森92歲的時候,太太拉練團裡又增加了新的成員,因為楊司令又取了一位20多歲的女學生為他的N姨太。這種荒唐畸形的婚姻觀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楊森是最荒唐的,卻不是下場最慘的。 1949年,國民黨戰敗後,楊森由成都離川赴台,後病逝於台北,是民國時期四川軍閥中最後一位去世的將領。

要說姨太太多,下場還慘的軍閥,那非張宗昌莫屬了。有詩為證,這首詩還是他自己寫的:

要數姨太有幾何,

我也不知多少個。

昨天一孩喊我爹,

不知他娘是哪個!

張宗昌是有名的三不知將軍,即不知道自己的槍有多少,不知道自己的錢有多少,不知道自己的姨太太有多少。由於在主政山東期間,苛酷殘忍、刑罰嚴峻,而被民眾呼為「狗肉將軍」。在山東期間,軍費開支巨大,張宗昌甚至在山東種植鴉片用來謀利,所以他被自己的接任者韓復榘謀殺的時候,山東人都額手稱慶;基本沒有人懷念他,張宗昌留給世人的,除了數不清的姨太太之外,可能只剩下自己的靈魂詩作了。下面列舉兩首:

遊泰山

遠看泰山黑乎乎,

上頭細來下頭粗;

若把泰山倒過來,

下頭細來上頭粗。

詠雪

什麼東西天上飛,

東一堆來西一堆;

莫非玉皇蓋金殿,

相關文章  重陽|登高遠望霞滿天(詩詞八首)

篩石灰呀篩石灰。

張宗昌雖然很慘,但卻不是最慘的那一個,最慘的要數太平天國的天王洪秀全。洪秀全在金田村起義的時候,就已經有38個柴火妞是他的妃子了。洪秀全是一邊造反一邊擴充著自己妃子的數量。進南京城以後,一下子金陵風流秦淮河的紙醉金迷亮瞎了洪秀全的狗眼。於是洪秀全決定,不走了,就在這裡定都,改南京為天京。洪秀全於是大興土木修建了比紫禁城還大兩倍的天王府。這深宮高牆裡面就留給洪秀全尋歡作樂。

一般的皇帝基本不好意思讓宮裡全是女人;而是割幾個男人作為太監來伺候自己。但是洪秀全不這麼幹,天王府除了自己的兩千多妃子以外,還有兩萬多人,清一色的宮女;而且姿色都不錯。只要是洪秀全能看得上的,他拋個媚眼,宮女也明白天王的意思,他們立刻就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淫穢色情表演,沒有任何顧忌。前面說楊森對自己的姨太太實行的是軍事化管理。洪秀全有名號的妃子也有兩千多人,肯定記不住,那怎麼辦?只能進行數字化管理了。洪秀全也不去記妃子的名號是誰,只在她們的胸前掛上數字1,2,3—–2000,今天從001睡到007,明天從110睡到119,是這麼管理的。洪秀全這麼荒淫無道肯定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1864年湘軍攻破南京以後,洪秀全的屍體被研成粉末,裝進大砲裡面發射了出去,落了個挫骨揚灰的下場。

前面提到過的山東省督軍張宗昌及荒淫又無道。但是他的繼任者韓復榘卻不荒淫,而是以無道聞名。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韓復榘任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負責指揮山東軍事,承擔黃河防務。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冬,日軍進攻山東時,韓部損失較大,為了保存實力,不戰而放棄濟南。

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1月11日,蔣介石在河南省政府召開高級將領機密軍事會議,韓復榘被通知到會,他的槍也被下了。蔣介石在會上質問他丟失濟南的責任。沒想到韓復榘回嗆道:「濟南丟失我負責,那南京丟失的責任誰負?」蔣介石也不好發作,只好說道:「我問的是濟南,不是南京,南京丟失的責任自有人來負!」但是會開完後,韓復榘就被控制了;到了二十四日晚上七時左右,被軍統特務押在武昌市平閱路33號內院一座小樓上槍決。

由於韓復榘在抗戰中奉行不抵抗主義,丟失濟南;而且主政山東期間政績平平,所以民間流傳著許多他的趣事奇聞。

韓復榘初任山東省之時,由於來自鄉下,又是行伍出身,沒見過什麼世面,對許多新事物也比較陌生。但是,身居高位,有些活動還是要出席的,某天,山東大學舉辦慶典,讓韓去看籃球賽,愉悅一下身心。沒想到韓復榘看了幾分鐘就準備要走人了。秘書說, 這麼精彩的球賽怎麼說不看就不看了?韓回答說:「一幫窮人家的孩子,有什麼可看的。你看他們大冬天的,穿的那是個啥,衣服連袖子都沒有,褲子也沒有腿。還為了一個球搶來搶去的,有這個必要嗎?告訴搞後勤的,給他們每人發一套新衣服,再給他們每人發一個球,別讓他們再搶了!」弄得大家哭笑不得,這才明白原來韓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籃球賽。

韓復榘斷案也挺有特色。有一回,兩個小偷被抓來見官。問一下才知道,一個人偷了雞,另外一個偷了一頭牛。韓復榘的結論是,偷牛的就地釋放,偷雞的槍斃。旁邊的軍官也感到納悶,牛比雞貴多了,為什麼槍斃偷雞的?沒想到韓復榘說:「牛你一牽鼻子,它就跟你走,不會出聲;但是雞你偷的時候呱嗒呱嗒亂叫,亂叫你還敢偷,可見這小子賊膽包天,拉出去斃了!」這樣草率的斷案,真是聞所未聞。

最令韓復榘出名的,還是他那篇前言不搭後語的在齊魯大學的演講,未開口倒也威風凜凜,大有學界泰斗之狀;口一張,原形畢露,信口雌黃,粗俗不堪。 :「諸位,各位,在齊位,今天是什麼天氣?今天是演講的天氣。開會的人來齊了沒有?看樣子大概有個五分之八啦,沒來的舉手吧!很好,都到齊了。你們來得很茂盛,敝人也實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來訓一訓,兄弟有說得不對的地方,大家應該互相諒解,因此兄弟和大家比不了。你們是文化人,都是大學生、中學生和留洋生,你們這些烏合之眾是學科學的,學化學的,都懂七、八國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連中國的英文也不懂。……你們是筆筒裡爬出來的,兄弟我是炮筒裡鑽出來的,今天到這裡講話,真使我蓬蓖生輝,感恩戴德。其實我沒有資格給你們講話,講起來嘛就像……就像……對了,就像對牛彈琴。」正當聽眾哭笑不得之時,他又提示性地交代:「今天不準備多講,先講三個綱目。蔣委員長的新生活運動,兄弟我雙手贊成,就是一條,『行人靠右走』著實不妥,實在太糊塗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邊留給誰呢?」 ,「還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國人都在北京的東交民巷建了大使館,就缺我們中國的。我們中國為什麼不在那兒也建個大使館?說來說去,中國人真是太軟弱了!」講完,韓揚長而去,但不知「靠左走」是否能找到他的官邸?

「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民國時代的軍閥確實荒淫無道,魚肉百姓,這樣的政權註定不能長久;而這些荒唐的軍閥也會留下罵名,被人們唾棄,愛護老百姓的人才會獲得老百姓的愛戴,政權才能長久,而像這些高高在上的軍閥們,註定不會有好下場。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