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授說落後:不會挨打,國人不能做「戰狼」,這是別有用心?


導語:清華教授說落後:不會挨打,國人不能做「戰狼」,這是別有用心?

奕名想問大家一件事情:戰爭離我們有多遠?

大家回答這個問題可能有些困難,畢竟對於我們這一代乃至上一代的人來講,似乎並沒有直接接觸過戰爭,大多都是電視上了解或者是從老人的口中聽到戰爭的慘烈,沒有親身經歷的事情,根本無法做到感同身受。可是現在的科技這樣發達,信息的傳播速度如此之快,我們能清楚地知道這個世界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平靜,而中國之所以能夠置身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我們足夠強大!人民有信仰,國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現在的局面和每個人都息息相關,因為我們團結一致,凝聚成了一個強大的中國,可是隨著時間的洗禮,有些人似乎產生了動搖的念頭,並且我們能發現,這些人的文化水平還不低,甚至已經站在了中國最頂端的一部分,就像我們今天要講吳國勝一樣。

吳國勝,一個很有歷史感的名字,以前的中國雖然沒有現在的中國富有,但是當時中國人民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加富強,站在世界的巔峰,可能他們知道自己或許完成不了這個任務,但他們從來沒有放棄,他們希望交給了下一代「富強、國強、國盛、國勝、海強……」,這是他們的赤誠之心,但是,現在的情況可能會讓以前的人們有些惋惜。

吳國勝成為清華大學的教授,這樣的成就肯定屬於光耀門楣,但是他的做法卻讓人有些心痛,他否定了先烈用生命踐行的真理,他拋去先烈送到他手上的尊嚴……

落後就要挨打,這是我們從小就聽到的一件事情,而且我們也明確地感受到,一旦落後,任何好事情都落不到我們的頭上,即便有人會安慰你,沒有關係,但是失去了就是失去了,這是不爭的事實。這是小孩子都懂得的道理,但是一個成年人,還是一個教授,卻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

吳國勝否定這句話,並且給出了自己的理由,不丹和瑞士不僅弱還小,但是仍然能發展得很不錯,這似乎說明落後並不是一件壞事。然而事情的真相真的是這個樣子嗎?

不丹的無奈,瑞士的強悍

不丹表面上確實是這個樣子,看上去大家都是和和氣氣的,但是到遇到一些重大事情時,弊端就能顯現出來,在家國大事上面他們根本沒有選擇權利,即便這個地方曾經對中國很有好感,但是在印度的干涉下,他們只能封閉自己的國門,禁止和中國來往。

再來看看瑞士,這個例子根本就是在偷換概念,瑞士確實是小,但是瑞士一點也不弱,瑞士的鐘表產業是世界級的,每年都有大量的創收,這讓瑞士能夠投入大量的金錢去武裝軍隊。瑞士除了自身實力並不弱之外,還因為是歐洲中心地帶,牽一髮而動全身,瑞士一旦出事,週邊的國家都會受到影響,這種情況下,瑞士怎麼會發展的不好?

除此之外,吳國勝還提出不要做戰狼,戰狼這個詞大家都懂,並且大家認為這本應該是一個讚美的詞彙,但是為何從吳國勝的嘴中說出來,這就成了一種貶義詞?

雖千萬人吾往矣這種英雄不應該打擊喜歡的類型嗎?為自己的國家拋頭顱灑熱血,這難道不是一種非常優秀的表現嗎?宋朝的經濟確實是當時世界最頂端的存在,但是這個王朝的最終結局是什麼樣的?十萬人投海,雖不輸民族的氣節,但是卻讓民族的底蘊煙消雲散,我們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再次出現,所以我們國家一直在強調自立自強,我們不弱於人!

【結語】

如今的我們和老一輩的人比起來,已經喪失了很多血性,但是我們不能再喪失氣節,清華大學教授,這本應該是帶領著我們前進的人,可是到頭來,我們卻背向而馳,這到底是誰的問題,而這樣的教授究竟有沒有二心,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我們也能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清華大學每年確實能培養出大量優秀的學生,但是出國後,回來的又有幾人?我們曾經認為這是學生自己的問題,但是在見識到這樣的老師之後,我們發現問題並沒有那麼表面。

先輩們將接力棒遞到我們的手上,我們要做的是努力奔跑,讓這個民族有更美好的未來,我們要朝著這個目標奔跑,希望當我們交接這根接力棒的時候,我們無愧於心!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