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五號最新發現,月球上存在水資源,美國當年為啥沒發現?


根據生物學家的研究,地球上的生命最早發端於海底大洋

因此目前天文學界尋找外星文明或者宜居星球,首先也是以液態水為基本條件的,太陽系內某顆星球一旦被發現存在水資源,馬上也會被重點關註一波。

比如火星就是因為兩極存在水資源,而吸引了一大批探測器和火星車,相較之下距離地球最近的行星金星,則因為不存在水資源而被束之高閣,除了早期對金星的試驗性探索外,後來各個國家都沒再探索過金星。

除了太陽系內的行星外,一直以來,有關月球也沒有水資源,天文學家一直都不太清楚,作為距離地球最近的星球,38萬公里外的月球如果存在水資源的話,就將成為人類文明最好的太空跳板,但由於阿波羅登月之後就很少有國家再去過月球,所以關於月球的水資源之謎,一直以來都是困擾科學界的難題。

但現在這個問題被解決了

2019年我國的嫦娥五號月球探測器,順利從月球表面取樣並返回地球後,我國就獲得了月表原位的相關數據,這批從月球北部呂姆克山脈區採集的1731克月球樣本,在經過我國地質學家的分析後,還被檢測出了含水量。

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真正的月球樣本中檢測到水元素,不久前這項成果發表在了國際科學刊物《科學進展》上,更詳細的論文數據顯示,在月球北部呂姆克山脈區,月壤的平均含水量是120ppm,也就是每噸120克,這一數據在同區域的月球岩石中則會變成180克。

雖然每噸月壤和月岩只能提煉出一百多克水,但如果未來人類成功在月球上建立基礎工業,那麼千千萬萬噸月壤和月岩提煉出的水,以及這些水產生的氧氣,就能滿足月球人類的基本需求。

但月球上的水是從何而來的呢?

從外表上看,月球是絕無可能存在水資源的,因為它質量太小沒有大氣層,水資源根本無法在月球表面存在,一出現就會被太陽風剝離。

但經過光譜儀與樣本結合的分析,科學家發現月壤中的水大部分其實就來自太陽風,具體來說,是太陽風中的氫元素與月球土壤和岩石中的氧元素結合的產物,這些由太陽風合成的水元素因為藏的比較深,所以紮根在了月壤和月岩內。

1969年到1972年美國六次載人登月期間,太空人們對月球最直觀的感覺就是月球很荒涼,而且月壤很細膩,有點像水泥廠裡的水泥灰,他們絕無可能想到月壤中會存在水元素,後來帶回的樣本中也沒有發現水元素。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阿波羅計劃的六次登月地點都位於月球平原地區,而含有水資源的月球樣本都位於月球兩極地區,比如嫦娥五號所在的月球北部呂姆克山脈區,由於阿波羅登月後美國再也沒派人去過月球,所以他們就跟月球水資源無緣了。

相比阿波羅計劃登月後的漫無目的

我國針對月球開展的嫦娥工程,從一開始的嫦娥一號二號繞月觀測時期,就確定了後續嫦娥探測器的降落地點,之前的嫦娥四號前往的是月球背面艾肯特盆地,後來的嫦娥五號前往月球北部的呂姆克火山區,並成功帶回來樣本。

從一號到五號,嫦娥過程的每次發射都是精打細算的,所以取得的成功也一定是其他國家沒有取得的,這也是為什麼NASA眼紅嫦娥五號月球樣本的原因,因為他們當年登月從沒去過月球兩極地區。

後續的嫦娥系列探測器發射目前也在穩步推進,一直到2030年左右的載人登月,以及後續的建設月球基地,都在嫦娥工程的範圍之內。

推薦文章  廣西油紙傘,非遺文化漸消融,詩情畫意潤古風! | 廣西旅遊年卡_三江_韋軍民_工藝品

總體來看

作為有著嫦娥奔月等美好傳說的民族,我國的嫦娥工程堪稱目前地球上最細緻,最系統,持續時間最長的月球工程,雖然我們不能像阿波羅計劃一樣直接登月,但我們終將登月,38萬公里外的月球上,一定會留下我們的足跡。

阿姆斯特朗當年那句: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但卻是全人類的一大步,也必將被我國未來載人登月太空人的發言壓下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