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城西的老舊車站拆遷了,綠色牆皮保護著裡邊的黃土。


小學五年級就跟著爸媽來到城裡念書,那時的笨重老式班車載著滿滿當當的人從鄉村來到縣城,班車會按規定會先開進車站裡,才會讓車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下去。當時還是那個老舊車站,由於佔地面積比較小,又接近最繁華的商場超市,平時的人也是相當多,逢年過節呢那更是人山人海。剛來到縣城的我,恍恍惚惚,懵懵懂懂,好奇的觀察著一個一個陌生的背影從我身邊經過,那時的我永遠不會想到,就在這個現在已經拆遷的只剩黃土與深坑的小車站裡,卻承載著我後知後覺的青春年華。

記得不太清了,應該是剛上了大學,老舊車站就拆遷了,我離開的時候坐的是最後一趟末班車,等再回來的時候,車子就已經開進了新的車站,那個新的車站,寬敞明亮,一切都是新的。再坐車經過老舊車站時,就已經是綠色牆皮罩著的了,透過被風吹開的小縫隙,裡邊全是黃土了,偶爾有些地方是用深色的網蓋著,像是埋葬著什麼,青春埋葬著黃土吧。

老家離縣城比較遠,那時每次回家都要去車站坐車,車站候車廳有三四排老舊的座位,經常情況是沒有空位的。有的去遠方,有的回家鄉,有的酣然大睡,有的獨坐徬徨,有小孩的哭聲,有大人的笑容,有的打電話說聽不清聲大些,有的拿著手機在找眼鏡,我從身邊經過,感受著所有的氣息,或好或壞,至少我見證了他們的生活。八年亦是如此,然而一晃就過。

那個冬天很冷,我們都穿的很多,我背著她的書包,好像裝著什麼東西,又輕又重,她的臉很紅,再加上冷,像是抹了胭脂水粉,她媽媽幫她剪了劉海又齊又歪,她穿的很多,看上去壯實些,那是我見過最好的她,我們迎著太陽往前走,時而沉默像冰,時而熱情如火。她去車站回家,打電話讓我送她,一路上我們一直走,沒停下,她進了車站,她坐上了車,車子開的很快,比以往都快,我給她發了簡訊,她沒回,她就這樣離開了。我現在仍然無限懷念,在那個正當年華遇見正當年華,那是第一次送她,也是最後一次,就在那個老舊的車站,她坐著老舊的老式班車,她把我也帶走了,真真切切地帶走了。

城西的老舊車站終於是拆遷了,無論樂不樂意,每個人生命中的八年時光也終於是虛度了,無論開不開心。

我想下一次經過這裡,應該又是離開的時候了,如果可以,希望下次再回到這裡時,這裡還是老樣子,這樣最好不過了。

什麼樣子呢?

這個樣子:

綠色牆皮還保護著裡邊的土,不過被風吹出很多小縫隙,透過小口子:黃土掩蓋著黃土,青春埋葬著青春,親情在生命中過渡,愛情的車票只夠一人離開。

某一個夜晚,我彷佛又看見了,彷彿,又看見了老舊車站裡駛出來的最後一輛老式班車,你被擠在裡面看不見我,我卻看見了你,

我發送消息給你:問爺爺奶奶好,讓注意身體,你也是,還有,其實我……,車子開的很快,比以前所有的都開得更快,我看不見了,車子也就走了;我頓了頓,還是買了一串門口的糖葫蘆,邊走邊吃,一路上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從我身邊經過,咬著糖葫蘆,又酸又甜忍不住回頭又看了一看車子駛離的方向,除了被車子捲起的塵土,什麼也不剩了;我轉過頭來,將山楂籽咽了下去,看了一眼太陽,眼睛裡的淚變得五顏六色。

相關文章  朱元璋為何不願傳位給朱棣?史學家:誰都可以,就朱棣不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