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中心的變化,讓港劇逐漸沒落,一代人的回憶也隨之終結


回顧過去,整個90年代到20世紀初是中國最浪漫的年代。

那時候的中國,文化氣息特別濃厚,不論是內地的搖滾,還是香港的電視劇都處於鼎盛時期。

尤其是港劇,更是陪伴了幾代人的成長,在神話劇、古裝劇、警匪劇、時裝劇、鬼怪劇等題材上都有許多經典作品。

TVB的神話劇有兩大王牌,一是張衛健版的《西遊記》(大陸引進後又名《齊天大聖》),二是陳浩民版的《封神榜》。

前者還有陳浩民版的《天地爭霸美猴王》,但就經典程度來說比不過張衛健版,畢竟這部電視劇不止讓張衛健再度翻紅,還為TVB帶來了幾個億的廣告收入。

也許大家對《西遊記》的劇情早已滾瓜爛熟,可是一旦提起一句台詞就會對經歷千世情緣八戒捧腹大笑。

那就台詞就是“話分兩頭,八戒這邊可就慘咯,正所謂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後者在故事創新上新意不多,基本就是按照《封神演義》的路子來的。

但是石榴姐苑瓊丹飾演的殷十娘絕對讓人大跌眼鏡,原來石榴姐不單單能演喜劇,演悲劇也能叫人聲淚俱下。

尤其是他在雨中棒打哪吒那場戲,一個母親的含辛茹苦和懊惱後悔,被她詮釋得入木三分。

古裝劇方面,穿越類型有古天樂主演的《尋秦記》。

2011年楊冪主演的《宮》,讓古裝穿越題材在內地大火,許多人第一次見識了到了穿越類型的電視劇。

可是,對於90後來說,他們對穿越劇的初印象應該都來自《尋秦記》,也知道了項少龍這個萬人迷。

《尋秦記》是把金庸之後的香港新派武俠宗師黃易第一次介紹給了內地。

而且《尋秦記》還是第一部80%的外景都在中國內地取景的大製作,一改TVB小氣簡陋的攝影棚搭景的弱項。

劇中人美景美音樂美,再加上匪夷所思的情節和交錯不清的愛情故事,讓《尋秦記》成為了一代人念念不忘的熒幕經典。

喜劇題材有陳小春版《鹿鼎記》。

《鹿鼎記》一反以往武俠的常態,有點武,有點俠,像是史,像是奇,主人公不是功夫超絕的大俠,反而以小流氓的形像出現。

儘管如此非主流,但陳小春的演繹卻一點也不生厭,反而讓人喜歡,他真正演出了韋小寶的色、淘、痞、鬼、精。

推薦文章  小而精!實力派+潛力股,這家韓國演藝企劃社走出了自己的路

而且這版《鹿鼎記》是唯一一部在原著的基礎上改編,增加了許多原創橋段,卻不輸原著,甚至比原著精彩的金庸劇。

如開頭讓雙兒提前出場,他們之間的關係也不似小說中的主僕,而是青梅竹馬,結尾也做了更改,讓情義、家國兩全。

小說的中的結局韋小寶以詐死騙過了康熙和天地會的雙重監視,從此在揚州隱姓埋名的生活。

但在電視劇中,韋小寶散盡家財做了個假寶藏,看清了天地會的面目,成全了與康熙的兄弟情,也保住了大清的龍脈。

他自己最終逃離了江湖與廟堂的限制,讓貪污得來的巨額財富,盡數歸還給國家,也讓天地會的綠林好漢們沒有白白葬送性命。

還有歐陽震華主演的《洗冤錄》。

不同於大陸的《大宋提刑官》中的嚴肅、正氣,《洗冤錄》主打的是輕鬆、詼諧。

劇中的宋慈既可愛,又有點世故,總能以幽默風趣的心態過好悲慘的每一天,但每當他面臨懸案時,一秒變正經,屢破大案。

除此之外,《醉打金枝》和《金裝四大才子》也應該擁有姓名。

相對來說,這兩部古裝劇的模式有點雷同,都是改編自古代人物故事,而且都符合港劇的大團圓結局。

可是,它們之所以被很多人喜歡,是因為它們給當時年幼的90後造了一個夢,一個只要努力奮進、博學多才、樂觀向上就能成家立業,抱得美人歸的夢。

武俠題材有黃日華版《天龍八部》。

金庸先生的小說《天龍八部》被翻拍了許多次,但要論最經典的一版,當屬黃日華版。

雖然造型是粗布麻衣、斗笠蓑衣,但依舊無法掩蓋角色身上的俠氣,甚至連主題都是現在的古裝劇不能比的家國天下。

《天龍八部》真正做到了“武俠”二字,尤其是“俠”,拯救族人、光復門派,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還有古天樂版的《神鵰俠侶》。

古天樂和李若彤版的《神鵰俠侶》有多經典,用萬人空巷形容絕不為過。

上學時,人手一份《神鵰俠侶》套餐是不可少的,其中有貼紙、書皮、明信片、文具盒以及書包。

那時候,女孩們的夢中情人就是“一見誤終身”的楊過,男孩們則是美人如玉、冷若冰霜的小龍女李若彤。

推薦文章  李冰冰穿紅裙紅衣好少女,素顏卻蠟黃僵硬,跟包裝的的差距大

他倆代表了一代人的青春,也是那時最美好的記憶。

以及《圓月彎刀》。

該劇主要講述了憑天外流星劍,揚名江湖的丁鵬流落到忘憂島,拾得圓月彎刀並以圓月彎刀再次名震江湖的的故事。

也許提起劇情,大家已經忘得一干二淨了,可是劇中“平平無奇古天樂”這個梗,卻藉著網絡流行詞這一股東風流行至今。

警匪劇有《陀槍師姐》。

《陀槍師姐》系列一共有四部,最經典的是前兩部,一來是因為有原班人馬,二來是因為有童年陰影翁文成以及對陳三元的虐。

後兩部雖然不似前作那麼有料,但新加入的蔡少芬和蒙嘉慧,也算是對觀眾的一種彌補,儘管少了關詠荷飾演的素娥姐。

只有TVB的電視劇到最後都會有一個老毛病,那就是千篇一律,套路永遠是先悲離、後歡合。

看得久了,也就膩了,這也是《陀槍師姐》後續乏力的原因之一,即使第五部已經在拍攝中,但期待早已淡了許多。

還有《法證先鋒》和《談判專家》。

這兩部類型劇都是港劇的一大創新,前者是法醫題材,後者是談判專家。

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動作性極強的警匪劇,但勝在劇情緊湊,而且極具真實性,讓觀眾看到了他們背後的家庭、愛情與事業。

他們也和普通人一樣,在處理一些棘手的事情時會犯愁,並沒有以往電視劇中那麼神通廣大。

時裝劇有《溏心風暴》。

這部劇之所以能夠受到熱捧,關鍵就在於其所打的“溫情牌”,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開開心心。

他們經常一言不合的爭吵、驚慌失措的逃跑、言而無信的出賣、見利忘義的互懟,似乎普通人的陋習他們都有。

可是,他們的生活卻有一種“歡言得所憩,陶然共忘機”的快樂,有一種“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知足。

這種簡單的美好,叫人嚮往,也叫人喜歡。

鬼怪劇有《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推薦文章  30歲網友喊話​網文作家九夜茴:抱歉,懷了你老公孩子

三部殭屍劇集,演繹了一個殭屍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他們有自己的價值觀,有自己的符號,每個人物、每個劇集都值得細細品味。

所看到這個殭屍的世界,不單另類的情節讓觀眾耳目一新,其中浪漫淒美的動人愛情故事更是令人動容。

對於《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來說,它完全值得觀眾的這種喜歡。

唯一遺憾的是,這些經典俱往矣。

經濟中心的變化,讓港劇逐漸沒落,一代人的回憶也隨之終結。

如今的香港的影視令人唏噓,一是港劇的輝煌不在,二是電影的日漸式微,三是香港演員的嚴重斷層。

那些在錄像廳裡看香港、在小熒幕上品香港、在趕時髦中學香港的青澀歲月都已流逝,難再挽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