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高拱指控首輔徐階,為啥一個成,一個敗?


1571年7月13日,大明朝廷查抄了已經退休的首輔徐階家中的六萬多畝田產。

嘉靖在大禮議後放任臣下內鬥,內閣首輔都靠「團隊」爭上位。知名「巨貪」嚴嵩鬥倒夏言成為首輔,此後的徐階高拱張居正也都是扳倒前任上台的。

徐階在這些首輔中很特殊。

嚴嵩、高拱、張居正都是鐵腕政客,徐階則很和氣。他被稱為「甘草閣老」,就是說他從不得罪人,人緣很好。

但這位和氣的徐階卻在老家縱容子弟吞沒別人的田地,據有良田六萬多畝,當地農戶深受其害,「如坐水火」

海瑞是第一個向徐階開火的官員。

他在隆慶三年就任應天巡撫,大力懲辦貪腐,要求徐階退還田地。

結果徐階使盡辦法,將海瑞逼走。

可當兩年後徐階再次被查時,卻迅速吐出了田產。

為什麼短短兩年之間,徐階的態度發生瞭如此大的變化?連海瑞都不能治的徐階,最後又是誰扳倒了他呢?

我們首先來看海瑞是怎麼鬥徐階的。

當時,隆慶帝將海瑞任命為應天巡撫,想讓他當朝廷的利劍剷除貪官。

徐階的老家華亭就在海瑞治下。

作為當地頭號貪官,他很快就被盯上了。

嘉靖年間,海瑞因為直言冒犯皇帝被下獄,多虧徐階求情才保住了性命。嘉靖駕崩後,又是徐階向隆慶保舉海瑞。

對海瑞來說,徐階對他有天大的恩德,所以他顧念香火之情,沒有直接動手,而是先給徐階寫了一封信。

在信中,海瑞先給徐階找台階,說他是受了矇騙,不知道子弟魚肉百姓的行徑,所以無需追責;然後又表示,徐家的地不用全部退完,可以留下一半,供閣老頤養天年。

海瑞的讓步很大。

徐階家最少有六萬畝田地,哪怕退一半都還有三萬畝,已經不比嚴嵩曾經的地產少了。

但徐階誤會了海瑞的意思。

他看了海瑞的客氣話,以為海瑞只是要他退田裝裝樣子,便在回信中敷衍說可以像徵性地退幾百畝。

相關文章  民間發現一面「照妖鏡」,先進技術令人讚嘆,專家:古人的黑科技

見徐階不領情,海瑞的態度便強硬起來。他要求徐階必須按《大明律》把所有土地都退還國家,還要把他的兒子抓起來問罪。

此事傳到朝堂,百官或多或少都和徐階有利害關係,都想周全他。內閣首輔李春芳私下給海瑞寫信,請他不要查辦徐階,被海瑞嚴辭拒絕。

見求情無用,徐階便花錢賄賂言官,彈劾海瑞。

奏疏雪片般飛到隆慶御前,但海瑞清貧守法,言官們挑不出錯來,只好扯些沽名釣譽的虛辭。隆慶明知海瑞無罪,卻不願為他違拗眾意,於是下詔把海瑞調離應天。

海瑞看出隆慶沒有徹底整頓吏治的決心,便上書說了一番皇上聖明、臣下無能的官話,隨即掛冠還鄉。

海瑞想堂堂正正地靠律法懲治徐階,失敗了。這表明,用《大明律》對付徐階是沒有用的。

於是海瑞下場,高拱登台。

高拱,為明朝內閣首輔。後因宦官馮保進讒太后責高拱專恣,被勒令致仕。 1578年卒於家中,次年贈復原官。

高拱是何許人也?他是怎麼和徐階鬥的?

高拱是隆慶帝的老師,也是徐階在內閣的同僚,在隆慶即位後一直覬覦徐階的首輔之位,兩人明爭暗鬥。

高拱首先發難彈劾徐階,但他為人暴躁,得罪了不少朝臣,官員們大都支持徐階。高拱被搞得灰頭土臉,被迫辭官。

徐階的影響力讓隆慶非常忌憚,他縱容朝中那些仍忠於高拱的人持續攻擊徐階。徐階苦不堪言,告老還鄉,隆慶趁機召回了高拱。

徐階雖然退休,但人望猶在,執掌大權的高拱自然不願意放過他。與海瑞不同,高拱先不治徐階的貪,他選擇從欺君之罪入手。

嘉靖去世後,徐階為了穩定政局,和學生張居正兩人捏造了一份遺命,將因進諫被罷職的官員全部復用。嘉靖對言官極為苛刻,動輒廷杖打死,使得朝廷上人心惶惶。

徐階此舉本是撥亂反正的善政,卻被高拱抓了小辮子。

他上書隆慶,說徐階對罪臣不加考察一概復用,這不是打先帝的臉嗎?如果這些人沒有一個是罪有應得,難道先帝是無道昏君嗎?

高拱的攻擊極為狠辣。

徐階貪,還可以藉污衊海瑞為他開脫;可徐階捏造詔書、抹黑皇帝,敢為他辯護就只有死路一條。

在此之後,高拱又連續借嘉靖時期的多起冤獄彈劾徐階,說他在先帝生前不敢直言,又在先帝死後毀謗他老人家的英明。

有了這些罪責開路,高拱才又一次派人核查徐階的地產。自知大禍臨頭的徐階老實交出了田產,還給高拱寫信,求他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高拱也覺得,真要把徐階整死,吃相未免太過難看,就坡下驢,只收了徐階的地,把他的兒子們充軍了事。

海瑞說徐階貪腐,高拱說徐階欺君。

相關文章  明朝最令人不齒的污點!揭秘人殉制度成為帝國傳染病的歷史真相

兩人的指控都符合律法,可為什麼一個成,一個敗呢?

其實,高拱在隆慶即位之初,就彈劾過徐階捏造遺命。

當時徐階因為打倒嚴嵩聲名正隆,高拱對他的彈劾反而招致朝野一邊倒的攻擊。加上隆慶剛剛即位,必須倚仗徐階,所以沒有支持自己的老師。

現在,隆慶已經坐穩了帝位,海瑞被徐階羽翼群起攻之的景象仍讓他觸目驚心。一個退休的閣員,能量居然大到可以抗衡封疆大吏。高拱要對徐階下手,正是除了隆慶的心病。

徐階,明代中期名臣,嘉靖後期至隆慶初年內閣首輔。明穆宗時致仕歸家,萬曆十一年,徐階病卒。

至於海瑞,他靠《大明律》治貪,貪腐成風的官僚集團必然站到他的對面。海瑞想要成功,只能依靠皇帝。

可皇帝就會站在清官這邊嗎?

就說嘉靖皇帝,他明知道嚴嵩結黨貪腐,卻容他把持內閣二十年,因為嚴嵩不光自己撈錢,更知道為皇帝斂財,鼓皇帝的腰包。

嘉靖也知道上疏罵自己的海瑞是個清官,但海瑞不許他以一人之心奪千萬人之心,要花皇帝的錢解百姓的苦。

皇帝在乎的,始終是自己的利益。

嚴嵩、徐階對皇帝有用時,貪也算不上罪;可如果他們成了權臣,侵犯了皇權,貪就是重罪。至於這天下是清是濁,只要皇帝舒服了,又有什麼差別呢?

@史長卿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