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璽等當紅明星也紛紛考編,是壓垮普通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兩天,易烊千璽、羅一舟、胡先煦等人考上國家話劇院的消息引爆熱搜。事件正在不斷發酵,社交媒體上,關於三人“無需筆試流程,直接進入面試”的爭議聲已堪稱沸反盈天。 7月8日,中國國家話劇院工作人員表示,名單上人員尚處於公示階段,並沒有錄取,一直在關注網絡輿情,公示期出現異議的情況會向領導反映,向上級單位報批。且說7月6日,根據人社部官網發布的《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擬聘人員公示》顯示,共有10位應屆畢業生成為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擬聘用人員”,其中8人來自中央戲劇學院,1人來自中國傳媒大學,1人來自北京電影學院。一共包含7名本科生、2名碩士研究生和1名博士研究生。而易烊千璽、羅一舟、胡先煦等“00後”青年演員的大名,赫然在列。跟三位明星同批次報考的網友“唐解元先生”忍不住吐槽:按照國家話劇院的要求,是有三次面試的,但自己只參加了一次面試,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國家話劇院到底在搞什麼? “唐解元先生”的不解與憤懣,也是許多其他網友的不解與憤懣。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去年12月,國家話劇院就宣布以人才引進的方式引進了張藝興、關曉彤、萬茜、張桐等著名演員。當時,“關曉彤、張藝興加入中國國家話劇院”一類的消息,也曾衝上了熱搜榜。而他們這一批究竟是合同製還是事業編,後續並沒有具體的說明,吃瓜群眾一時搞不清狀況。此外,劉昊然考編加入煤礦文工團,亦上了熱搜……總之,宇宙的盡頭,莫非真的是編制?收入不菲的當紅藝人,為何也如此熱衷於“考編”?其“考編”的過程,是否存在“內幕”? “考編”之後,他們還能像以前一樣撈金嗎?中國國家話劇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遊部直屬的國家藝術院團,可以算是國內表演專業從業者們夢想中的最高藝術殿堂。而從中國國家話劇院早前公佈的招聘公告來看,該院對於“演員崗”的考核要求為“不參加筆試,通過資格審查後需要進行三次面試,每次面試總成績為100分,60分及以上為合格,60分以下人員不再進入下一次面試環節”,其中第三次面試成績為最終成績。早在2010年,國家話劇院就推出了“全員聘任制改革”,據知情人士透露,要考國家話劇院的編制,比考其它同類藝術劇院更難。同時,藝術院團體制與公務員體制是有一些差別的,演員主要考核的就是表演能力,如一味拿其它事業單位公務員體系去套用,不太合適。明星加入國家院團,自身多了一個官方身份,對劇院而言則是演出更有賣點,空下來的時間,明星還可以另行接活,系雙贏的結果。歸根結蒂,此次“易烊千璽等考編”事之所以觸動了網友的神經,還是一個對“贏家通吃”的痛苦質問,“208”的哏又一次輕易翻紅——此前,鄭爽被曝偷稅漏稅時,有網友算出她的日薪是208萬;於是,“208”可被用來特指,“你們這些流量已經這麼有錢了,幹嗎再來搶編制的資源”。即便招錄程序是完全合規的,即便易烊千璽等進入編制內院團按時上班,服從管理,網友們還是意難平,還是不滿,因為他們最糾結的始終是:在“史上最多大學生畢業季”“史上最難就業年”“史上最大規模考編年”“疫情難以徹底結束”的無奈時刻,許多人把編制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上升通道,為之殫精竭慮,奮不顧身。而明星的“入場”,使大家恍惚感覺機會將被進一步擠占,遂產生了一種“患不均的被剝奪感”,什麼安全保障都沒了,什麼公平都沒了,“難道在你面前,我永遠是一無所有”?本該是最市場化的演員、明星,也開始趕著考編,由不得引起公眾高度關注,由不得出現那麼多反對的意見。新民周刊推薦搜索關鍵詞列表:新冠疫情全力以赴追求愛情的餘秀華,被家暴了……

好戲 | 戲劇女王陳薪伊:沒有格局的戲我不做周杰倫新歌上爆搜,這波操作可不僅是情懷……

推薦文章  林峯遭遇驚險一刻,一歲女兒突然衝出馬路,全家被嚇到撲向前保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