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鍾愛的完美“洗白”,我不理解


早前有過一個熱門話題,“沒有編劇洗白不了的角色”,在這些被洗白的角色裡,“極品父母”的佔比最高,無論他們行為多惡劣,編劇總有方法洗白。

《都挺好》作妖了大半輩子的蘇大強如此,《以家人之名》中兩位“拋棄”孩子的母親也如此,七話原本對這種創作套路已經逐漸麻木。

現實生活中,和解也是很多人的生活主基調,有些東西我們改變不了,接受反而能讓生活不那麼艱難,但仍舊無法理解國產劇執著的洗白導向。

一旦極品角色的身份是父母,編劇們便很熱衷將他們的錯誤塑造成“不得已”與“不被理解”,導致很多劇情中受到傷害的人反而要向犯錯的人道歉。

職業劇《關於唐醫生的一切》中有這麼一段母女故事線。

女主唐佳瑜幼時父親意外身亡,母親一年內匆忙改嫁,來到繼父家後,母親對繼妹過度的偏愛與對自己的忽視,進一步給唐佳瑜留下了傷痕。

因為久久得不到母親的情感回應,唐佳瑜也心灰意冷,她考上大學後便與原生家庭漸行漸遠,直到繼妹重病需要她操刀做手術,母親才再次出現。

雙方重逢後的交流基本只有兩個基調。

一是唐佳瑜母親各種勸說她為繼妹做手術。

解釋一下,繼妹的胎兒心臟發育不完整,醫生建議引產,但繼妹堅持保胎,手術難度極高,其他醫生難勝任,他們想讓技術高的唐佳瑜處理。

二是唐佳瑜同意手術後遭母親催促爆發矛盾。

唐母擔心繼女卻忽略了被迫接這檔手術的唐佳瑜背負很大壓力。

面對母親一如既往的不公,唐佳瑜指責對方虛偽,唐母既內疚又惱怒,打了女兒一巴掌。

這段母女關係中,唐佳瑜的痛點是母親過快改嫁與行為上的偏心。

為了照顧體弱的繼女,唐母早早便將親生女兒送去寄宿學校,日常永遠都先考慮繼妹的訴求,在這樣的原生家庭中,唐佳瑜能成長的如此優秀很難得。

推薦文章  身材比林志玲都好,卻因整容整出癮,姜妍退圈原因離不開朱雨辰!

然而,後續的洗白卻將被傷害的女兒和傷害女兒的母親徹底做了調換。

唐母倉促改嫁是因為唐父去世後欠下大筆債務,為了不讓女兒跟著受苦,她只好改嫁經濟實力優渥的現任,一切選擇都是為了女兒才犧牲自己。

聽完繼妹口中的真相,唐佳瑜瞬間淚崩,為自己連累母親改嫁感到愧疚,也為多年來一直不理解母親的犧牲而對她惡言相向愧疚,淚擁母親道歉。

於是,堅持隱瞞女兒的唐母成了無私“好母親”,所有人都知道實情唯有自己被蒙在鼓裡、痛苦於母親差別對待的唐佳瑜,則成了不理解母親的任性女兒。

看到這裡,七話委實一臉懵,還能這樣?

其實觀眾從前期劇情已經看出唐母的改嫁不是出於薄情或愛慕虛榮,更多是生活壓力所致,這是社會普遍現狀,作為單親母親她有的難處與不得已。

但唐母給女兒帶來創傷卻是不爭的事實,改嫁是為了母女兩人的生活,忽視親生女兒的感受專注當完美繼母,難道也是因為愛女兒嗎?

也許是吧。

老一輩父母經常存在這種誤區,越是親生孩子越忽視、打壓,以防止被他人誤以為苛待非親生子女,到了最後,差別對待已埋在了他們的潛意識中。

能理解他們的“不得已”與觀念局限,但不能理解所有人都感動於他們的錯誤,劇中繼妹指責唐佳瑜如果知道真相便不能“任性地長大”,相當諷刺。

到底是知道母親的難處在有愛的家庭氛圍中長大幸福,還是認為母親放棄了自己在孤獨與不安中長大、留下難以撫平的創傷更幸福?答案一目了然。

客觀來說,編劇選擇讓兩人和解很正常,她們已經是各自獨立的成年人,人生很短,我們不能沉浸在仇恨,各自過好各自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強行給唐母加了一個“好媽媽”反轉,就很畫蛇添足,一味強調失職父母的“不得已”,淡化他們的錯誤,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聖母的“自我感動”。

這也是傳統社會思想觀念中給人們強加的“天下無不是父母”枷鎖,老神話故事裡的哪吒早就已經在反抗這種枷鎖,當下的國產劇卻還在拼命地給觀眾玩加固。

同樣的套路,《都挺好》中蘇大強與蘇明玉也走過。

推薦文章  王維維演藝之路坎坷,雖出演多部作品卻毫無名氣,直到《老爸當家》一炮而紅

編劇花了43集讓觀眾看到蘇大強的失職、自私及他對子女的迫害,看到了重男輕女思想給蘇明玉留下的創傷,然後又花3集營造蘇大強的可憐父親形象。

一個老年癡呆患者記憶裡曾經對女兒釋放的一絲溫暖,便抹殺了他幾十年對女兒的苛待,而且,被傷害過的女兒,還真吃這一套。

《以家人之名》後來也用過。

劇中女配賀梅把與前任生的兒子扔給了老實人男友便一走了之,多年後成為女強人帶著小兒子回歸,一個當年她“失踪”其實是因坐牢的解釋便直接洗白了。

失踪是因為坐牢,出獄後繼續失踪是不想兒子有個丟人的媽,成了富婆後繼續失踪是不想破壞兒子的生活,領養小兒子是為了彌補大兒子的愧疚。

成為孤兒小心翼翼長大的孩子,還要感恩這個好媽媽一再的不得已?

同劇還有一位極品媽媽陳婷,一開始個人對這個角色是存在同情的,因為她的神經質行為明顯是創傷後遺症導致,對病人的不當行為,難免會多點包容。

如果後續劇情編劇科學一點,讓陳婷入院治療,讓醫療手段與家人的耐心一點點治愈對方,都能被理解,可編劇偏不,一個二次傷害孩子的自s行為又洗白了。

因為母親太痛苦了,痛苦到沒辦法繼續活下去,所以她是好媽媽,編劇們真的不會覺得這樣的價值導向很窒息嗎?加害者永遠不得已,受害者永遠要感恩。

七話從來不反對影視劇的和解導向,正如前面所說,人生很長,我們不能永遠帶著過去的痛生活,但很反感過度的洗白,永遠能用一份“不得已”抵百份失職。

這種洗白傷害的不僅僅是影視劇邏輯與追劇體驗,還可能會影響很多人的選擇,渴望一份已經錯過的愛,不僅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人。

《唐醫生》中唐佳瑜與“好母親”相擁之後會怎樣呢?

劇中沒有後續,但觀眾可以想像到她未來會面臨的處境,她仍舊要面對母親在行動上把母愛與照顧全給體弱的繼妹,只能在思想上愛自己的現實。

不是唐母根本不愛唐佳瑜,而是有些已形成的東西她改不了了,與親生女兒多年的疏離,與繼女多年的相親相愛,使她根本不可能再端平兩碗水。

有些錯誤,錯了便是錯了,有些錯過,錯過便是錯過。

推薦文章  《人世間》第40集:六君子聚會不歡而散

和解可以有,洗白式和解卻不可執著,否則很容易陷入一個難以企及的假象難以自拔,讓人們繼續在過往的傷害中徘徊,與其這樣,不如讓錯過的,變成沒那麼重要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