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到萬家:同是才貌俱佳,傳家為何對幸運糾纏,卻對幸福無感


《幸福到萬家》讓觀眾再次見識到了鄭曉龍導演的真正實力,故事拋棄了生活的濾鏡,把現實搬到檯面上,看得人又惱火又想繼續追下去。

隨著劇情的更新,女主何幸福迎來新的挑戰,在律所保洁和前台兩個崗位之間瘋狂“試探”,事業小有進展的同時又引來了王慶來的猜忌。

另一邊,王家公婆帶著孩子來城裡看望,突然襲擊引起王亞妮的不滿,連帶著何幸福小兩口也不得不搬出王慶志的新家,找了一間破舊簡陋的住處,生活難上加難。

要說兩人走到今天這一步,起因還是萬傳家對何幸運的婚鬧事件,回顧前期的劇情不免有一個疑問,同樣是才貌俱佳,為什麼傳家就對何幸運糾纏不休,卻對幸福無感呢?

青春靚麗的女大學生,性格軟弱好拿捏

萬傳家在萬家莊地位數一數二,父親是書記兼集團董事長,自己也是集團的總經理,一向被眾人捧著、敬著,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

不過,在婚禮上他第一次看到何幸運還是忍不住眼前一亮,看著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就一臉的流氓相,當得知何幸運是個大學生,當即就說:“大學生怎麼了?”,語氣就彷佛在說自己配大學生綽綽有餘一般。

其實不少像他這樣文化不高、地位卻出眾的男人對於學歷高的人天生有種敵意,覺得他們性情高傲,要是能向自己低頭,那該多有面子?

在聽到兄弟說何幸運拒絕敬酒後,萬傳家為了滿足自己的優越感,去給何幸運敬酒,這酒敬著敬著就“上頭”了,兄弟們歡呼聲越大,萬傳家就越興奮,既有自己的色心在,也是想著爭面子,藉著婚鬧耍起流氓。

至於何幸運經歷這一切後哭得失魂落魄,當即跑回家裡躲著不見人,苦苦挽留說自己太髒的男朋友,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而她對婚鬧、對萬傳家的違法行為卻沒有任何反抗,身為一名法律系大學生,遭到壓迫卻不想著為自己討個公道,根本沒想著去告他。

推薦文章  ab已有新歡?楊紫新戀情?韓娛熱搜為啥這麼多?

都說一再的忍讓就是對惡人的縱容,正是因為她的軟弱和不作為,讓萬傳家蹬鼻子上臉。兩人因為徵地一事再次遇到,何幸運眼睛都不敢和他對視,還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

這次萬傳家又上前去調戲她,何幸運甚至都沒有大聲呵斥,躲在關濤身後一聲不吭,不得不說這一幕看得觀眾都恨不得替她給萬傳家一拳,太不硬氣了。

更讓人生氣的是,本來已經決定重新控告萬傳家的何幸運,被韓主任一頓“糖衣砲彈”加威脅,居然選擇收錢和解,10萬塊就讓萬傳家買下了她的尊嚴。

兩人的第三次見面,萬傳家露出了挑釁且不屑的眼神對她說道:“幸運妹妹,恭喜啊”,從今以後她就是與萬家集團合作的一員,羊入虎口還不得任憑拿捏? ,也難怪被糾纏。

“吉祥物”該出手時就出手,專治囂張不講理

可以說何幸福和萬傳家的第一次見面就給他留下了深深的“陰影”,在萬傳家撕著幸運衣服時,何幸福一腳踹開門並一板凳給他“開了瓢”。 、

婚鬧的時候又多囂張,從衛生所出來的萬傳家就有多麼狼狽可笑,頭上纏著紗布,一臉的無精打采,周圍還有兄弟們的嘲笑,這面子丟大發了。

萬傳家無奈又陰狠地說道:“你說長得像個吉祥物似的,下手那麼狠”,看得出萬傳家對於何幸福的顏值也是表示肯定的。

同樣有著美貌,他不去糾纏何幸福,一是因為何幸福不是年輕且不知事的小姑娘,已經結過婚,二是因為何幸福恰好是他這煞神的剋星,在她這裡萬傳家處處討不到好。

推薦文章  《開端》、《鏡雙城》男主白敬亭、李易峰出演埋藏16年的操場案件

何幸福這性子就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凡事認死理,不管你是不是書記兒子,就是硬剛,當王家被強制徵地,她再次與死對頭萬傳家“對線”。

何幸福提出重新開會投票,萬傳家當即怒道:“你說開會就開會,你貴姓啊?”,何幸福理直氣壯的回懟:“我姓何”,直接把萬傳家給整不會了,被懟得毫無脾氣。

其實仔細想想,萬傳家就是欺軟怕硬罷了,對待何幸福這樣脾氣的人就不敢再放肆,之後兩人也有過不少對手戲,基本上只要遇到就開吵,卻沒什麼實際的攻擊。

最有喜感的還是在法院裡,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律師、法官都沒地方插話,有網友甚至表示嗑到了“傳家福”CP,咱就是說CP可以冷門,但不能邪門啊!

也有人覺得萬傳家才是整部劇裡最爺們的人,拋開他耍流氓的事情不看,他對待自己的親爹孝心滿分,也講究兄弟義氣,只是差個可以約束、引導他品質的女人。

而傳家媳婦顯然就不是這種人,遇到事情只會去挑唆添火,盲目的護著自家男人,沒有原則和底線,也難怪被萬傳家收拾。

如果換做何幸福,兩人勢均力敵,甚至她還能壓他一頭,想必會把萬傳家拿捏得死死的,或許在媳婦管教下,萬傳家也不至於走上不歸路。

總而言之,《幸福到萬家》對於角色有著獨到的理解,每個人物都有著正反面,這才是人性的展現,而萬傳家顯然是惡人的代表,他對待兩姐妹的行為有跡可循。

雖說有CP粉嗑他與何幸福,但三觀至上,希望最後能給萬傳家惡有惡報的結局,不知道你怎麼看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