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徐崢”身邊的小配角,到今天德云社的扛把子,于謙的傳奇經歷


從小到大看過的電視劇實在太多,其中古裝編劇讓我感到驚豔的,一部是戲說乾隆,一部即是李衛當官。

戲說劇其實最看重編劇的實力,這部劇無論從台詞還是劇情堪稱上品。

劇中不管大小角色,正反人物都會有很經典的台詞,讓人深思。

特別是此間對官場的剖析,的確很通透。

其次,什麼人說什麼話,用詞文雅內涵又生動俏皮,的確很有意思。

比如,有一集,李衛說“咱們就逃之夭夭,”接著調皮地接到“其葉蓁蓁。”“逃之夭夭”的典故出自詩經桃夭一篇,李衛常看戲,所以能讀出下面一句。

這加的一句,隨然短小,可見編劇的功力。類似的驚喜隨處可見,典故詩詞信手拈來,京腔京味的台詞,功夫到家。

《李衛當官》首播於2001年,鄭軍執導,劉和平、毓鉞編劇,徐崢、陳好、唐國強等人領銜主演。

該劇的總製片人蘇斌與總編劇劉和平,也分別擔任1999年轟動一時的《雍正王朝》的總製作人和總編劇。

眾所周知,《雍正王朝》是一部歷史正劇,在考慮下一部合作的作品時,蘇斌與劉和平反复斟酌後決定不走老路,而是創作一部風格與《雍正王朝》截然不同的古裝喜劇。 《李衛當官》就這麼誕生了。

2000年前後,是古裝歷史劇創作的巔峰期——至今仍無法逾越。當時的古裝劇主要是兩個路數,一個是《雍正王朝》《康熙王朝》《天下糧倉》這類歷史正劇,另外一類是歷史戲說劇,《還珠格格》《宰相劉羅鍋》《鐵齒銅牙紀曉嵐》等蔚為壯觀。

徐崢出現的每一場戲都讓觀眾看得酣暢淋漓。而他那句“呀呀個呸”的口頭禪,更成為許多小伙伴們一時之間的流行語。

事實上,徐崢本人對於李衛這個角色也確實是真愛。

當年,徐崢第一次看到《李衛當官》的劇本是在機場,因為時間比較匆忙,他和導演、製片人匆匆見面後,被限在當場翻看劇本,而徐崢僅僅翻了幾下子,便覺得《李衛當官》的劇本十分夠勁過癮。

接下李衛這個角色後,徐崢再次看到劇本是在飛機上,這時候的他簡直成了表情包,時而狂笑不已,時而自言自語,時而閉目沉思,時而猛咬手指。

能讓演員沉迷到這種程度,可見劇本的質量有多麼過硬。

推薦文章  TVB花旦疑因不續約痛失內地大製作,由民選視後頂替出演

沒想到當初“徐崢”身邊的小配角,如今竟然成了德云社的扛把子!

于謙在很早的時候就在娛樂圈裡發展了,因為喜歡說相聲,工作的重心在相聲演出上,不過有時候也會在影視劇中跑跑龍套,因為喜歡也因為賺錢。哪怕角色再小,只要導演找他,他基本不會拒絕。

那個讓徐崢爆紅的《李衛當官》中,就有于謙的身影,雖然只是客串,但于謙演繹得有模有樣的。

《絕代雙驕》裡的算命瞎子也是于謙飾演的,兩個不同風格的角色,雖然只是配角,但于謙把兩個人物的特點詮釋得非常到位。

拍《小龍人》的時候,于謙還很年輕,臉也沒有現在這麼黑,不管再小的角色,于謙也會用心演繹,正是他這種認真的態度,才深得導演的喜歡。

沒有一個人的頭髮,像于謙老師的頭髮一樣,給當代中國人帶來如此之多的樂趣。

有人誇張地說,如果于謙老師不燙髮,德云社的笑料會少掉百分之五十。

如今我們只記得燙過頭的于謙,他大部分的曝光都集中在燙頭以後。似乎,在大家的記憶中,于謙老師的頭髮從出生之時就該是燙卷的。

其實,某種程度上可以說,謙哥的髮型把他的人生分割成了兩部分。後面這部分的謙哥,大家都熟悉,不用多說。

郭德綱曾評價于謙不爭名,不奪利,好開玩笑,好交朋友。在他心中玩比天大。

1969年1月24日,于謙出生於北京積水潭醫院,是家中第三個兒子。父親於莊敬是我國第一批高端地質人才,退休前曾擔任大港油田總地質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母親也是石油煉廠的專家。

在與郭德綱說相聲時,郭德綱經常拿于謙父親“王老爺子”開玩笑,說于謙是宦官之後,恭親王府公公之子,出身滿洲“尿”黃旗,滿名愛新覺羅·筐,京城八大鐵帽子王之綠帽子王世襲罔替!

于謙宦官之後雖假,但書香門第是真。

于謙小時候,父母工作忙,家裡也沒什麼玩具。他家隔壁就有個花鳥市場,他就經常泡在那裡。漸漸的,他迷上了那裡的小動物,也萌生了長大後當動物飼養員的願望。

當然,于謙長大後沒有當成飼養員,成了一名相聲演員。

因為愛玩動物,2018年,他寫了一本書,取名《玩兒》,書中介紹了他養的動物。 2020年,他又出了一本書,名為《于謙動物園》。

推薦文章  《人生大事》的賣相好在哪《人生大事》為什麼好看

讀《于謙動物園》,感覺他就在跟你聊天。于謙自己也說了:“咱們就屬於閒聊天兒”。兩人坐在動物園裡,泡壺茶,聊聊魚,聊聊蛐蛐兒,聊聊小馬。聊著聊著,就聊出了人生的意義。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于謙還曾是一名央視的主持人。

那是1996年,于謙被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及幾個地方台邀請,成為欄目中長期的節目編導及主持人。

做主持人的這一年讓于謙對編導有了更深刻的體會,但是在他心中“主持人”並不是自己一生的追求,他更想要突破……

於是從1997年開始,他又重新回到了演員的崗位,在這期間認識了他生命中最終的一個男人——郭德綱。

于謙老師告訴大家自己剛結婚時真的很難,生活完全沒有著落,全靠妻子一個人每月2千塊錢的工資維持家計,這樣的生活維持了2年多,才漸漸有所好轉。

聽後大家很是感嘆:原來于謙老師曾經也一貧如洗。但令于謙老師高興的是老婆從來沒有抱怨過,而是一個人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踏踏實實過日子。

于謙老師也是看在眼裡,愛在心頭。

所以,于謙老師的人生感悟就是簡簡單單4個字:“平平淡淡”。

一些從苦日子熬過來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同感,即使現在過上了衣食無憂的日子,甚至非常富有,比起很多人都脫穎而出,但是,再有錢也不過一日三餐,粗茶淡飯來的實際。

相聲中,最好的黃金捧哏之一,有于謙的位置,若要論起好演員的陣容中,于謙也絕對在其中。

在第十一屆“澳門國際電影節”中,電影《老師·好》一舉奪得金蓮花最佳男主角大獎,于謙拿下影帝。

不僅如此,在首屆“光影中國”榮譽盛典中,于謙仍舊憑藉著電影《老師好》再度獲獎,榮獲“2019年度榮譽推介男演員”。

雙影帝足見于謙的精湛演技。

于謙的世界裡可不止有相聲,他更多的時間是用在吃喝玩樂,陶冶情操上面。

于謙的三大愛好抽煙、喝酒、燙頭,出自搭檔郭德綱的相聲段子裡,這個當時以為是段子,後來發現居然都是真的。不過,于謙也說了,燙頭是因為頭髮太少了,把頭髮燙蓬鬆,顯得發量多,沒想到于謙也如此愛美。

比起于謙真正的愛好,這些流於表面的真的都不算什麼,于謙真正的愛好,總結起來就是:吃、喝、玩、樂!

推薦文章  50歲港姐何婉盈自曝想脫單!當單親媽媽15年,女兒生父身份成謎

“名望這個東西,我很怕它崩塌,所以現在打造的人設就是我自己。”

于謙說的這句話,適用於現在時下的年輕演員。現在的娛樂圈,虛假人設太多,以至於崩完一個又一個,其實做自己就是最好的人設,真實才能得到觀眾永遠的愛戴。

于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理想主義者,所以他做事情都是隨心而發,他的終極理想狀態也讓一般人難以想像。他想像的最佳的狀態就是一個人被扔在深山老林裡,他需要的是一種絕對的純粹的自我。

在馬場裡的于謙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他一個人坐在那,看著動物,喝著茶,他不希望被打擾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