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即巔峰到翻版“祥林嫂”,觀眾們為什麼不肯對她寬容一點?


有一搭沒一搭追更“浪姐”的藝綻君這週突然發現,黃奕已經在上期節目裡毫無水花地被淘汰了。發現的原因說起來有點好笑,是因為經常刷屏的彈幕“大可不必”突然不見了。

之前,當黃奕在節目裡提起女兒時,彈幕總會飛過一片片的吐槽。在很多觀眾看來,反复打母愛牌的黃奕活脫脫就是翻版的祥林嫂,無論做什麼都要淚水漣漣地把女兒掛在嘴邊,帶著所有人反复咀嚼她的痛苦。一次兩次倒也算了,次數多了難免讓人反感。

母親這個身份,似乎成為了黃奕現在唯一可說的事情,回味起來實在讓人唏噓。尤其是在前幾年,幾乎所有關於她的熱搜,都在把那段失敗的婚姻撕扯給外界圍觀。在前夫黃毅清的“描述”裡,黃奕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女人,她失去了作為女演員的最後一點體面,事業和人生墜入深谷。

可稍微有點年紀的觀眾都知道,黃奕從前根本不是只靠黑料博眼球的人。藝綻君對她的印象始於至今被網友們津津樂道的《上錯花轎嫁對郎》。那是黃奕接拍的第一部電視劇,二十歲出頭的她在劇中飾演揚州女俠李玉湖。雖然演技稍顯稚嫩,但也足夠吊打現在的一眾“青年演員”。

李玉湖英氣俏皮,活潑可愛,雖然頑皮了點,但一點也不招人煩,和齊天磊這對CP好嗑到能讓觀眾們的姨母笑咧到後腦勺。那時候的黃奕真可謂明眸善睞,靈氣逼人。

還有《新女駙馬》,黃奕在劇中飾演妙州知府馮少卿之女馮素貞。為報家仇,馮素貞扮成男裝來到京城,一舉奪得新科狀元,成為駙馬。用現在的話來說,這是絕對的爽劇,重生+金手指+先婚後愛等各種要素一應俱全。黃奕的表演完全撐起了馮素貞這個角色,女裝時端莊溫柔,男裝時又俊又蘇,冷靜機智,比病病歪歪的迂腐男主等一堆男角色加起來都能打。

再有就是《還珠格格第三部天上人間》,黃奕接棒飾演小燕子。雖然這部《還珠格格》爭議頗大,但不得不說,黃奕的知名度又被推上了一個高峰。在電影領域,黃奕也有拿得出手的成績,《蕩寇》《竊聽風雲2》《毒戰》等等,都是她參演的作品。

推薦文章  馬蘇竟然這麼清純,39歲的她挺有少女感的,一身清純的搭配顯柔情

在“浪姐”開篇的採訪裡,黃奕說早年的自己是一帆風順的。但她作為女演員的成績,很快被紛亂的感情抹殺。黃奕至今有兩段失敗的婚姻,第一段是與相識41天的薑凱閃婚閃離,第二段就是與黃毅清的互撕大戰。

不知道這一切是否受制於成名太早的迷茫和原生家庭積累的傷害。小時候,黃奕跟著爺爺奶奶生活,不算太大的年紀,父母又離異分開。後來,面對感情時,黃奕似乎總是很著急,她好像非常渴望尋到溫暖的庇護。

遺憾的是,與黃毅清的段婚姻完全事與願違。某度上詳細列出了夫妻兩人關係轉折的一些節點:

出軌、家暴、謊言、不斷的攻擊與不斷的回應澄清……婚姻中所有不堪的事情幾乎都被抖落一地。黃奕曾自述,家裡被裝了二十個攝像頭,也不敢聯繫朋友。對女兒的爭奪,更是一度成為兩人矛盾的焦點。

直到黃毅清因販賣毒品被判15年,一切似乎才漸漸平息。

一個人過得好不好,真的能從TA的臉上直觀地看出來。 2020年開始,她參加了《演員請就位第二季》《吐槽大會第五季》等綜藝節目。雖說擺脫了前夫,跳出了婚姻的苦海,藝綻君依然覺得,這團陰雲盤旋在她心底沒有散去。也或許是因為年齡漸長,直到這季“浪姐”,黃奕依然經常會給人一種睜不開眼睛的感覺,看著不太有精神。

而不管在哪個綜藝裡,眼淚、失敗的婚姻、女兒,都是她的“標配”,到了“浪姐”依然如此。時間稍微一長,觀眾們就從最初的同情,迅速快進到了滿屏的“大可不必”。

推薦文章  《傾城亦清歡》全陣容官宣,袁冰妍一身鎏金藍紗裙絕美!

藝綻君理解雙方的想法。站在黃奕的角度,女兒可能就是那段至暗時間裡支持著她死處逢生的最大動力,作為母親,她愛女兒無可厚非。而真要拋開家庭,這幾年的黃奕又有什麼可談的呢?她才振作起來沒多久,數年的感情糾纏早就耗光了她的口碑和人氣,舊日的光環早已遠去,新的高峰還不曾到來。

站在觀眾的角度,沒有人願意為沒完沒了的眼淚買單。歸根到底,人類的悲喜並不相同,在壓力爆棚的當今社會,誰也不想在本該放鬆的時候再接受一把他人的苦難。但這季的“浪姐”並不是一個對演員有利的平台,在“唱”和“跳”顯然更能炸場的隱形語境中,作為演員的黃奕,實在沒有太多發揮的可能。

不過,藝綻君還是希望,黃奕能像她在《你不要擔心》裡唱的歌詞那樣,真的認同“過去的就讓它走”,灑脫並不是像她在初舞台上尬喊兩句“who怕who”就能做到的。就像寧靜說的,“她其實可能心裡很虛”。到底是沉湎於過去的傷痛、甚至因此享受它帶來的快捷的同情,還是已經真的決定乘風破浪,享受重新開始的生活,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

觀眾和市場也多給她一些時間和機會吧。當一個歷經波折的中年女演員試圖重回職場,她所遇到的困難,或許真的比外界看到的更多。對中年女性的寬容,不該是說說而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