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毛澤覃的兒子,從小更名改姓,一生從未見過毛主席,今年86歲


引言:

在革命發展的道路上,無數革命先輩都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而在這條道路中,離不開毛主席的領導,毛家人為革命發展所作出的貢獻,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為了革命事業,毛家人毫不猶豫,即使是面對死亡,他們也都毫無畏懼。

毛主席的弟弟毛澤覃就是其中的一位,可惜的是,在江西掩護遊擊隊撤離之時,不幸遇難。毛家的前輩們,為了革命事業義不容辭,毛家的後代們更是繼承了毛家人身上的優良傳統,依舊在堅持為社會主義事業做貢獻。

正文:

對於毛澤覃的兒子毛岸成來說,最不幸的事就是,在自己尚未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父親。毛岸成還有一個名字,叫賀麓成,這個名字是隨著她的母親賀怡所取。

長徵期間,賀怡生下了賀麓成,因為當時國內形勢嚴峻,加之失去了父親的庇佑,為了兒子的安全考慮,賀怡只好把賀麓成交給當地的老鄉撫養,因為害怕毛岸成這個名字過於招搖,會有危險,這才給他改名。

對於失去丈夫的賀怡來說,她的內心是無比沉痛而又憤恨的,她不想讓丈夫白白戰死在沙場,於是便加入革命隊伍,想依靠自己的力量,為丈夫報仇。

可在那個戰亂的年代,一切意外都有可能發生。在一次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賀怡被捕入獄,雖然是個女人,但賀怡的身上有種比男人還堅強的意志,無論對方如何折磨自己,她都不屈不折,始終緘默不言。

九年後,賀怡被釋放,並在第一時間前往鄉下看望自己的兒子。這時候,賀麓成已經十四歲了,他早已習慣了新的生活,收養他的這戶老鄉,對待賀麓成也視如己出,把他培養得很好。

之後,收養他的父母,便主動將賀麓成的真實身份和他講了一遍,不僅僅是他的身份,包括他父親的犧牲,他叔叔是誰,都一清二楚地告訴了他。

了解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賀麓成的第一反應是驚訝的,他不敢想像,自己的身份竟然會如此特殊,想到自己的母親還是孤苦伶仃的時候,賀麓成決定,放下一切去北京,回到母親賀怡的身邊。

等到北京的時候,賀麓成與十年未見的母親,緊緊相擁在一起。原本母子二人以為,終於可以團聚,終於不用再忍受母子分離之苦了。可老天偏偏沒有給他們這個一直幸福下去的機會。三個月後的某一天,賀麓成和母親一起出門遊玩,不幸的是,途中遭遇車禍,也正是這場車禍,讓母子兩人天人永隔。

母親的意外離世,對賀麓成的打擊是巨大的,他不能想像也無法承受這種痛苦,十年了,他和母親才相處了三個月的時間,命運為何要如此捉弄自己?

可斯人已逝,活著的人還要堅強面對生活。等賀麓成的情緒穩定之後,賀家人為了讓他有更好的發展,親自將賀麓成送到上海,去投奔自己的大姨賀子珍。

因為那場車禍,賀麓成的腿受了很嚴重的傷,還好有大姨賀子珍的悉心照料,賀麓成才恢復了健康。因為一些原因,賀子珍沒有辦法繼續照顧賀麓成,便把賀麓成託付給了自己的兄弟撫養,也就是賀麓成的舅父。

到了舅父家裡之後,賀麓成一直都很懂事,學習努力刻苦,從來不會給舅父惹麻煩。雖然因為受傷落下了不少課程,但他足夠努力,最終以優異的成績被上海交大錄取,成為一名大學生。

雖然自己是毛主席的侄子,但賀麓成從未和身邊的同學提起過,大家知道的,也只是他是個父母雙亡的孩子。對於賀麓成來說,只要平平淡淡,踏踏實實做人,就滿足了。

可惜的是,賀麓成雖然拿到了出國深造的機會,但卻因為當時社會的種種原因,最終還是留在國內。

不過,塞翁失馬安知非福,雖然不能出國,但他的優秀表現成功引起了錢學森的注意,在錢學森的邀請下,賀麓成進入國防部任職,和錢老一起研究原子彈,為祖國的科學事業發展做貢獻。

那時候的中國,社會經濟才剛剛恢復,因為經歷了戰爭,很多方面都遭受了重創,處在恢復階段。國內的科研環境也很差,很多研究資料都是國外的,需要賀麓成一點一點地翻譯,然後再根據這些資料,進行設計研究。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科研工作者的努力下,中國的第一枚飛彈終於在1964年研製成功,這也預示著,我國的軍事以及科技力量在逐漸壯大,我們也擁有了先進的武器,也有了說話的底氣。

對於賀麓成來說,眼前的成功,並不會讓他沾沾自喜,他依舊在科研崗位上努力著,依舊在為祖國的科技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

第一枚原子彈研製成功後,毛主席非常高興,但此時的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侄子賀麓成也是研發人員之一。

其實,對於賀麓成來說,他想見毛主席,或者想讓大家知道自己的身份,很容易。但他卻並不想這樣,只是一個人默默努力著,自始至終都很低調。

直到毛主席逝世,參加弔唁的名單中有賀麓成的名字,大家才知道,原來這是主席的親侄子。在看到毛主席的那一刻,賀麓成的眼中滿是淚水。

結語:

如今的賀麓成已經86歲了,生活依舊樸素。他的一生明明有毛主席侄子的光環,卻始終沒有用這個光環,而是靠著自己的努力,默默地為國家的科研事業鞠躬盡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