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的暖陽和暗夜


天漸漸冷,又忽然暖和了幾日,陽光透過大大的玻璃窗子,洋洋灑灑一地的溫暖。這樣和煦的日子,走進屋子覺得浪費,走出房間去還是覺得奢侈,有些無所適從。

打開電腦,瀏覽了過去的日記,揀拾一些時光的碎片。過去的光陰總是感覺很美好,還有那首老歌《昨日重現》。

晴空,艷陽,翦翦風。這樣的冬日,溫暖,愜意。靜靜聆聽時光的步履輕輕,悠然享受著日漸衰老的生命。且做一蟄伏偷生的蟲吧。有限的生命在無限的時空裡是那樣微乎其微。陽光暖暖地曬著半間屋子。窗外朔風驟然,寒枝搖曳,勁草哀鳴。靜靜地坐著,感覺自己是一隻冬眠的蟲,無所思,無所為,只待春風送暖,驚蟄復出。

窗外風起,叫囂著肆虐。夜不再寂靜,門簾使勁地摔打著玻璃門。最後一片葉子終究抵擋不住狂暴,啪嗒一聲墜落在窗台上。思維如漣漪被狂風吹起,圈圈放大又誠惶誠恐地平息。這樣的夜,驚恐難眠,親人、歲月、奔波、悲歡離和、一些永遠不能企及的夢。抽象的具體的紛湧而至,剪不斷也懶於梳理,任由它天馬行空而去。

醒了。黑暗中摸索到手機。整個世界頓時亮麗呈現。時政,經濟,社會奇聞。大千世界裡,有人歡喜,有人悲戚。瑟縮在一個狹小的角落。傾聽天籟之音。積雪凝重。雞鳴幽遠。車聲隆隆如朔風吹過。天地廣闊無可形容,我之渺小不及塵埃一粒。沉寂或飛揚,終究土中生滅。

相關文章  完成36億元C輪融資後,追覓科技官宣成為多特蒙德合作夥伴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