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岳飛與袁崇煥真的含冤而死?其實,一個咎由自取,一個死有餘辜


岳飛與袁崇煥都是古代中國傑出的軍事將領。雖然所處時代不同,但兩人都是抗金名將。他們一生最光輝的事業,都是抵禦女真人的入侵。

岳飛發跡於底層士兵,袁崇煥則是進士出身。他們雖然出身不同,卻都有悲慘的結局。岳飛因莫須有的謀反罪名,最終被害於風波亭。袁崇煥則是遭皇太極的反間計陷害,崇禎皇帝將他凌遲處死。

表面上看,宋高宗和崇禎皇帝不辯忠奸,冤殺忠良。但是,如果追溯一下嶽、袁二人的半生行徑,並且從帝王的角度去看待問題。那麼,袁崇煥該是死有餘辜,岳飛則更是咎由自取。

岳飛與袁崇煥

袁崇煥:死有餘辜,心如明鏡,無怨無悔

袁崇煥首次奔赴遼東時,明朝已經丟失遼河以東全部土地。朝野上下聞後金而色變。滿朝官員,提起赴遼東就任,無不面露難色,百般藉故推諉。在這種情況下,袁崇煥作為一個小小的知縣,從未經歷戰陣的他,竟然主動請纓去遼東戰場。在當時,這已然難能可貴。更沒有人會想到,袁崇煥將成為大明抵抗後金的脊樑。這都是袁崇煥值得稱讚的。

但是,功勞並不能掩飾過錯。當袁崇煥還在憑藉堅城大炮,固守寧錦防線,等待後金進攻時,他的對手皇太極卻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後方。

崇禎三年,皇太極親率八旗大軍,繞過袁崇煥的防線,借道蒙古,突破長城,直接攻打北京。袁崇煥作為兵部尚書兼薊遼督師,朝廷委以重任,崇禎皇帝更是器重有加。他唯一的任務就是抵禦後金的入侵。而今,後金的鐵蹄不但越過寧錦防線,甚至越過的山海關,直逼京城。袁崇煥縱然有一百張口,也很難替自己辯解於萬一。

岳飛與袁崇煥真的含冤而死?其實,一個咎由自取,一個死有餘辜

袁崇煥

回想三年前,崇禎皇帝剛剛登基,袁崇煥也重新被啟用。雖然山河破碎,風雨飄搖。但是,君臣二人都躊躇滿志,誓要重整河山。崇禎皇帝對袁崇煥滿心期許,大力支援。袁崇煥也感念皇恩深重,許諾五年復遼。

現在,三年過去了。袁崇煥不但未能收復遼土,反倒讓奴騎直搗北京。致使京師危急,更陷君父於危難之間。言猶在耳,諾言落空,袁督師深負皇恩,又當何以自處。

回顧袁崇煥之前的歷任經略督師,但凡兵敗,要麼落獄身死,要麼以身殉職。楊鎬、袁應泰、熊廷弼無一例外。袁崇煥招致遼事以來前所未有之危局,不但使自己五年復遼的計劃破產,更使崇禎皇帝的中興之夢破滅。雖然拚死力戰,然除非一起,他還有其他出路嗎?

所以說,袁崇煥被誅的原因,並非皇太極設反間計,是乃袁督師禦敵不利。臨刑前,袁崇煥曾作詩一首,來總結自己的戎馬生涯:

《臨刑口占》

一生事業總成空,

半世功名在夢中。

死後不愁無勇將,

忠魂依舊守遼東。

袁崇煥想必知道自己因何而死。因此,袁崇煥的絕命詩中沒有一處鳴冤告屈,也沒有岳飛《小重山》中「欲將心事付瑤琴」的孤獨與無助,只有「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遺憾和不捨。

岳飛與袁崇煥真的含冤而死?其實,一個咎由自取,一個死有餘辜

袁崇煥

岳飛:咎由自取,至死不知,何以至此

岳飛的英雄事蹟,數百年來已經被廣為傳頌。實際上,宋高宗對於岳飛還是格外賞識和器重的。建炎元年,岳飛還只是一個小小的東京留守司統制。十年之後,紹興七年,岳飛就已經做到了荊湖北路、京西南路宣撫使兼營田大使。此時的岳飛年僅35歲,宋高宗已經讓他當開府建衙,統領大宋半數的軍隊。

對於岳飛的耿耿忠心,高宗皇帝也不懷疑,僅從一件事便可看出。紹興十一年,紹興和議後,高宗皇帝開始著手處理岳飛、韓世忠、張浚等手握重兵的大將。令人意外的是,首先進入宋高宗視線不是岳飛,而是貪財的張浚。在高宗皇帝眼裡,岳飛不過想建功立業。雖然擁兵十幾萬,但是岳飛應該不會背叛自己,這一點宋高宗還是有把握的。況且,此時的岳飛已經主動交出了兵權,回廬山老家替母親守喪了。

岳飛與袁崇煥真的含冤而死?其實,一個咎由自取,一個死有餘辜

宋高宗與岳飛

岳飛的悲慘結局,歸根結底在兩個字——「個性」。岳飛的個性過於耿直、鮮明,而且有些恃才傲物。對於同僚如此,對於高宗皇帝亦是如此。值得強調的是,岳飛縱然用兵如神,才幹卓越。但是,他能以十年的時間,從一個下級軍官,升任統帥十幾萬兵馬的高階將領,這一切說到底都是宋高宗賜予的。高宗皇帝對岳飛的恩寵可謂無以復加。但是,岳飛從未站在宋高宗的立場上,替皇帝考慮問題。岳飛時常把「收復失地,迎回二聖」掛在嘴邊,讓高宗為難。此外,岳飛遇事只知進,不知退。朝廷以之為棟樑,岳飛卻自恃才高,稍不如意便以辭官要挾高宗皇帝。

紹興七年,大將劉光世隱退,主動交出兵權。高宗皇帝本想把劉光世麾下5萬兵馬劃歸岳飛統領。岳飛喜出望外,但是最終此事未能實現。岳飛認為高宗出爾反爾,憤而辭官。高宗皇帝幾番派人勸說,岳飛方才復職。紹興九年,天眷和議後,岳飛力勸高宗皇帝廢除和議。宋高宗不予理睬,岳飛又藉故請求辭官。此時,高宗皇帝拿岳飛可以說無可奈何。雖然與金國暫時達成了和解,但是局勢還很不穩定,戰爭隨時可能再次爆發。所以,宋高宗還不能讓岳飛辭官,他還要儘可能拉攏岳飛。但是仇恨的種子,已經在高宗皇帝心裡埋下。

岳飛

岳飛本是河南的一個農民,高宗皇帝不以其出身卑賤,十年時間把他從小小的統治提拔為兩路宣撫使兼營田大使。岳飛身為臣子,空有一腔抱負,卻不能體諒皇帝的苦衷。倚仗岳家軍,憑藉高宗皇帝對自己的依賴,一次又一次挑戰皇帝的耐心。可是他忽略了一點,仗總有一天是要打完的。戰爭時期,他的一切都是皇帝賜予的。刀槍入庫,馬放南山之日,皇帝同樣可以收回一切。到那時,他還有什麼可以倚仗呢?

當聽說朝中已經有人彈劾自己的時候,已經賦閒在家的岳飛真的開始慌張了。他上疏辭去一切保留的官銜,以求表明自己的忠心,但是為時已晚。那首著名的《小重山》便是這個期間所作。辭中說: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絃斷有誰聽。

雖然結局同樣悲慘,但是岳飛和袁崇煥有一點不同。袁崇煥死前心如明鏡,無怨無悔。相反,岳飛至死都沒想清楚,他光明磊落,一心盡忠報國,為何卻落得那般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