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相聲遭遇大洗牌!愛徒週煒被拋棄,西安曲藝團苗阜成新寵


10月16號,中國廣播藝術團發佈公告,稱月底即將舉辦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並邀請全國的老中青三代演員齊聚一堂,消息一出各大媒體爭相報導。不出所料,這次演員名單中最後壓軸的,依然是曲協主席姜昆。算上這次,德雲社已經連續三年無緣非遺相聲大會,有人說,人家這是主流相聲大會,自然不會邀請民間相聲團體!既然如此,那青曲社的苗阜、王聲怎麼就能來呢?

讓人意外的是,前兩屆非遺相聲大會炙手可熱的人物,姜昆的愛徒週煒、相聲新勢力的盧鑫玉浩,這次卻沒有出現在相聲大會的名單上。主流相聲遭遇大洗牌,愛徒被拋棄苗阜成新寵,這事可有的說呢!

在很多觀眾的心裡,青曲社一直是未來最有可能與德雲社抗衡的民間相聲團體,但他實在是不給力啊!有細心的網友發現,在非遺相聲大賽的宣傳海報中,苗阜後面所在工作單位寫的是西安曲藝團而非青曲社,也就是說,苗阜雖然是青曲社的班主,但工作關係應隸屬於西安曲藝團。他早已經成了正兒八經的體制內相聲演員,按理說捧著鐵飯碗可得小心端著,他偏不!

前段時間,青曲社相聲江湖門店,員工拉條幅討薪一事鬧得沸沸揚揚,苗阜不僅拖欠員工工資,還拖欠裝修隊的工程款,一直自詡為公私合營、自負盈虧的青曲社,竟也有發不出工資的一天?實在讓人迷惑。要知道前不久,苗阜還拍著胸脯打保票疫情期間工資照發,如今豈不是打了自己的臉,讓人笑掉大牙?

和苗阜一樣,盧鑫玉浩也參加了2019、2020年的非遺相聲大會,不同的是,苗阜深陷輿論卻不受影響,依舊能參加2021屆非遺相聲大會,但盧鑫玉浩卻沒這個福氣,無緣2021屆非遺相聲大會,究其原因,還要從青曲社開始說起。

盧鑫玉浩曾是青曲社的台柱子,但一場演出只得100塊錢,一個月二三千的工資根本養活不了自己,2016年兩人參加了一檔綜藝節目《笑傲江湖》,別具一格的新時代相聲深受觀眾歡迎,就連郭德綱也要三番兩次邀請他倆來德雲社。德雲社是中國最火的相聲社團,能進德雲社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德雲社人才濟濟,兩人進了德雲社未必發展的比現在好,也有可能就此埋沒,因此從青曲社出來後,兩人就成立了自己的「相聲新勢力」。對於盧鑫玉浩的選擇郭德綱欣然接受,還在相聲新勢力開業的當天,為他們送上親手書寫的牌匾。眼看曾經的台柱子離開老東家,還和德雲社打得火熱,苗阜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上次西安市曲藝家協會換屆選舉大會上,苗阜與盧鑫一同當選副會長,合影的時候兩人離得老遠,一個在東一個在西。

2020年11月3日,第二屆非遺相聲大會剛結束沒幾天,苗阜就發了一條微博:「20年了沒被打過,張玉浩老師感謝你讓我知道,你已經離開青曲社了!」從照片上看,苗阜的臉上有幾條很明顯的抓痕,正如苗阜所說,他被玉浩打了,有意思的是,這條動態剛發布沒幾分鐘就被刪掉了,正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時候,鄭宏偉站了出來,鄭宏偉是盧鑫的師父,是玉浩的義父,還是青曲社的財務總監,事情的起因是苗阜的搭檔王聲先動手打了財務總監鄭宏偉,鄭宏偉一氣之下退出青曲社加入了徒弟的相聲新勢力,玉浩的師父魏元成也一樣加入了相聲新勢力。你敢打我師父?那我就敢打你!這才有了於浩打苗阜的事。有網友跑到玉浩的微博下詢問原因,玉浩只說了一句,「因果有循環,陰陽自流轉!」至此青曲社和相聲新勢力徹底結下了梁子,再因相聲新勢力和郭德綱走的近,青曲社就將他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也怪不得,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有了苗阜,卻不見盧鑫玉浩!

除此之外,姜昆的徒弟、天津北方演藝集團總經理週煒也同樣無緣相聲大會,不過週煒被撤完全是他自己作的!

今年夏天河南被暴雨包圍,大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相聲界也成為網友們關注的對象,德雲社捐款千萬被網友稱讚太實在,主流相聲發布加油視頻網友卻不領情,因此很多主流相聲演員都遭遇了逼捐,楊議直接曬出了捐款憑證,其他相聲演員則置之不理,只有周煒不甘示弱,直接在評論區回懟網友,「我捐的是你啊傻孩子不信回去問問!」作為公眾人物口吐芬芳實屬不該,有網友看不過去指責他的行為給軍人臉上抹黑,週煒卻回答軍人就是這個血性!

很快這件事在網上引起了爭議,很短的時間內,週煒以前的黑料全被扒了出來,若說網友道德綁架實屬不該,那週煒言語侮辱卻是有失身份,作為公眾人物身為國家一級演員,不敢想像這樣的話會出自周煒之口。隨著事態越來越嚴重,週煒緊急公關,稱自己的帳號被盜,罵人的話不是自己發的,然而這樣老掉牙的藉口根本沒人信,無非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賊喊捉賊!週煒無計可施只好將帳號註銷,眼不見心為靜,前面出了這樣的事,主流界怎麼敢用他?這也是此次非遺大會撤掉他的根本原因!

相關文章  你的童年是誰呢?是她們嗎

雖然德雲社無緣此次非遺相聲大會,但德雲社的前成員倒是參加的不少,何澐偉李菁自從2010年離開德雲社後,便在一起搭檔說相聲,但尺寸越來越慢慢的毫無道理,李菁捧哏保託有餘,賣點不足,沒多久兩人就裂穴了專心走仕途之路,李菁成了北京曲藝家協會副主席,何澐進了北京曲藝團,兩人都吃上了公家飯前途無限光明,不過這次相聲大會兩人卻是互相不理睬,自個準備自個的節目,還有一個大逗相聲社的班主李寅飛,也曾在德雲社待過一段時間,這次有幸參加非遺相聲大會,可見與主流關係不錯,或許他會成為第二個苗阜也說不定呢?

江山父老能容我,點個小贊讓我火,2021屆非遺相聲大會中,你更期待誰的表演呢?期待你的留言,我們下期再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