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用一生去治癒被別人霸凌的童年,如果父親為我出頭就好了


我想起小時候的自己,用現在的目光來看,就是一個小偷。我翻過鄰居家的圍牆偷他家的雞蛋。放學的路上,我偷偷扯過別人的花生,薅過別人的胡豆。

小時候的我,如果家庭好一點我絕對不會做這些事情。小時候的自己雖然有tou的壞毛病,但是自己長大後並沒有走上歪路,是個清清白白的人。

家庭清苦

童年的我家裡是一貧如洗,跟我年紀相當的同學家裡面有電視,有零花錢,有舒服的大床,乾淨整潔的著裝,而我什麼都沒有。在我12歲的時候,才有了第一件新衣服。

父親將我抱養回來的時候,已經年過半百。當母親有身孕的時候,我已經五歲了。所有人都勸父親把我弄出去丟掉,減輕他的負擔,有了親生的女兒,沒有必要再去大費周章養一個養女。

母親精神有點問題,幾乎不能幹農活。需要依靠父親的照顧。這樣一來,父親的肩上便扛著三個人。四張嘴吃飯,只有一畝薄田,父親的辛苦,想也想得到。

父親看我可憐,人性本善,雖然家庭條件十分困難,但還是不忍心將我丟棄,供我上學。父親種的菜極少,就小小的一塊田,要不了多久就吃完了,母親腦子不好,秧苗剛下地,就把它拔回家去,沒菜的時候就只能吃鹹菜。那時候的我,最奢侈的就是炒雞蛋,白水煮蛋。沒有肉的日子,雞蛋就是奢侈品。

一點點菜籽油,將雞蛋煎得兩面金黃,最簡單的食材往往就是最簡單的烹飪,便能激發出它的香味,那時候我捨不得吃,留給父親當下酒菜。我是厭惡母親的,不能減輕父親的負擔就罷了,還成了累贅。

對於父親,怪他不願意為受欺負的我出頭,又感激他的辛苦付出

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在我5歲的時候,就已經會做飯了。那時候還是柴火灶,燒火也是最簡單的事情。那時候純粹是不想年邁的父親過於勞累,不是懂不懂事。

成長的路上真的很多心酸,同學們孤立我,說我是撿來的野孩子說我的媽媽是瘋子,爸爸的年紀比他們爺爺都大,家裡窮。放學後,將我攔在路上,輪流的扇我的耳光,將水裝進瓶子裡,潑在我身上。將我的書包,扔進田裡。成群結隊地辱罵我。 。 。 。 。

現在看來,他們只是童言無忌,事實也是如此。我的自尊心就這樣被他們踐踏,直到現在我都不想原諒他們。是的,我要用一生去治癒童年。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性格太過敏感。只要我不在的地方,我就感覺別人會背著我說我的壞話。

相關文章  半個月解放上海,黨中央毛主席的這些舉措眼光長遠,穩定了局面。

有的時候,我經常想,要是父親不撿我回來就好了。我就餓死在路邊,就不用去承受所有人的惡意,所有人的輕蔑。

父親雖然將我撫養長大,給我吃的穿的。卻很少過問我的事,我在學校裡被欺負,當我哭哭啼啼向他訴說的時候,他就一句「打死你」

時隔多年,我仍然能記得當時冰涼的心境。別人家的孩子被欺負,家長找上門破口大罵,而我的父親就平平淡淡一句。我不是想讓你大吵大鬧為我出頭,我只是想有一種被關心的感覺。

那時候的我,拚命地多幹家務,就想你多誇誇我,可是你總是不耐煩。

不過現在看來也無所謂,你只是不善言辭罷了,或許是覺得小孩子的事,根本就無所謂。

你是個好父親,督促老師管嚴一點,讓我好好學習。

零下幾度起來幫我做早飯,讓我吃了去上學。

給我買過很多我喜歡的影碟片,還有汽水。

為了給我上戶口,低三下四的求人,跑斷了腿,受盡別人白眼。

我輟學的時候,你不願意,想讓我多讀書。可是,我不想你那麼的辛苦。交學費的錢都賣了家裡唯一的一隻狗,家裡一貧如洗,你已經60多歲了,我怎麼忍心?妹妹因為遺傳媽媽,早早就輟學,也要你費心照顧,家裡的重擔,你年紀大了,挑不起了。

我很感謝國家,因為一系列的扶貧政策,讓我的父親在晚年的時候,不用那麼的辛苦勞累,可以鬆快地過個晚年。

希望你長命百歲,無憂無慮地過完晚年。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