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期,齊國第一個稱霸,但為何山東卻簡稱「魯」


齊國是周朝最重要的諸侯國之一;魯國是孔子的家鄉,它們是山東半島上最著名的兩個古國。

在西周和春秋時期,兩國以泰山為界,泰山西南為魯,比較靠近中原;泰山東北為齊,比較靠近大海。

戰國時期,山東半島基本上都歸屬戰國七雄裡的齊國,魯國只能偏居一隅苟延殘喘。如果不是孔子,魯國在歷史上的存在完全無法與齊國並列。

同樣身處列國林立的亂世,齊國和魯國為何出現如此差距?

周王授齊、魯征伐之權

魯國的周公、伯禽家族和齊國的呂尚(姜子牙)家族,被封到遙遠的山東半島,並不是去天高皇帝遠的地方享清福,而是把最傑出的人才放在最險惡的地區去「開拓」。

呂尚(姜子牙)

山東半島在商末周初是殷商族群勢力和土著勢力極強盛的地方。周初,東方大叛亂就起源於此,周公率軍東徵才將之平息,所以把自己的兒子伯禽和當時傑出的軍事將領姜太公分封於此。這是周人經略天下的智慧,把天下最邊緣、最不穩的地區安排上最得力的人,像幾顆強有力的釘子釘住四角,內部的局勢也就沒有大問題了。

從結果看,除了北方的燕國因為實在太遠、長期失聯外,其他幾顆「釘子」都經營得很好。

齊國:因其俗,簡其禮

正所謂機遇與風險共存,齊國、魯國面臨最大的危險,同時也有最好的發展前途。

地理條件上,齊國靠近海濱,,所以有「魚鹽之利」。興魚鹽之利不是管仲發明的政策,而是齊國自姜太公時期就有的政策。整個周王朝都以農業為主要經濟支柱,齊國因地利之便能夠享受到漁業、鹽業以及因此而起的工商業帶來的利益,經濟富足程度是遙遙領先的。一直到秦漢時期,齊地都以富庶聞名天下。

周王朝授予齊、魯征伐之權。後來齊桓公打楚國,號稱當年周王朝授權齊國「五侯九伯,汝實徵之」,還賜給姜太公一雙鞋,表示在「東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無棣」的範圍內想打哪就打哪。

齊國地處邊遠、敵人環伺,只一味強調鬥爭肯定不行,在鬥爭中也要講團結。姜太公作為戰略大師,自然精於此道,在齊國實行「因其俗,簡其禮」的政策,也就是順應齊國土著人群的禮俗,簡化週禮的條款。

而齊國還有齊桓公這樣的雄主和管仲這樣的良相,對齊國稱霸起到了重要作用,很快,齊國的政治經濟實力從列國中脫穎而出。

週夷王烹齊哀公

隨著齊國政治經濟實力的逐漸雄厚,問題也就來了。照齊國這個發展勢頭,有錢、有權、有影響力的齊國大概不用等到春秋時期,就會在東方形成一個新的政治中心。周王朝的統治者自然也看明白這一點,在周初創業階段結束後,齊國一直受到周王朝的壓制,甚至可以說處在相當憋屈的境地,最著名的一個例子,就是「週夷王烹齊哀公」。

齊國有一個鄰國紀國,也是姜姓國。照理說,同為姜家人,又都在海邊討生活,就算不能同甘共苦,至少也要和平共處吧。可齊哀公在位期間,紀國的國君跑到週夷王那裡說齊哀公的壞話。具體說了什麼也沒有記載了,但後果非常嚴重。週夷王聽信讒言大為惱火,雖然當時周王室已經走下坡路了,但發火上頭的周夷王還是要雄起一回,直接把齊哀公扔到大鼎裡給煮了,這就是史書中記載的「週烹哀公」。

魯國:變其俗,革其禮

宗法地位是魯國最大的優勢:魯國是周公之國,周公作為周初實際的無冕之王,地位極高,所以魯國在祭祀時可以使用天子禮樂。

地理位置上,魯國離中原更近。作為中原腹地的諸侯固然安全,但諸侯擠在有限的空間內,上面有周天子鎮著,擴張和吞併都是不允許的;所以很無奈,魯國的天時、地利、人和都差點意思,導致實力不濟。

魯國的伯禽(周文王姬昌之孫,周公旦長子,周武王姬發之侄),年輕且背負著周公後嗣的包袱,雖然團結了殷商舊族,但對於土著人群,那是絕對看不上的,更不會在禮俗上遷就他們。所以魯國採取了「變其俗,革其禮」的政策。

傳說當時在周王朝主政的周公聽說齊、魯政策的差異,就判斷「魯後世其北面事齊矣」。從此開始,齊國與魯國之間開始拉開差距。

明明齊國比魯國強,山東為何簡稱魯」

① 被封於齊國的薑尚屬於外臣,而周公屬於宗親:齊國此時為東夷少數民族聚居區,魯國卻是富庶之地,齊國的強大是分封之後慢慢形成的。

② 魯國是周禮的實施者,時人稱「週禮盡在魯矣」:魯國是春秋時期唯一一個可以和周使用同規格禮儀的諸侯國。 《禮記明堂位》裡曾有記載「凡四代之器、服、官,魯兼用之。是故,魯,王禮也,天下傳之久矣。」

③ 魯國在文化上佔優勢:孔子是魯國人,因為孔子的至尊地位,所以,本地人更願意把山東稱為魯,來顯示自己文化發源地的地位。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