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飢餓站臺」:看完我決定不吃晚飯了


「 命運像水車的輪子一樣旋轉著,昨天還高高在上的人,今天卻屈居人下。

——《堂吉訶德》」

飢餓站臺

Ho保

「飢餓站臺」是一部西班牙電影,屬於科幻驚悚片,是一個社會寓言故事。故事開頭就鋪滿懸念,隨著一個個問號解開,引導觀眾逐漸深入故事的核心,整個觀影體驗流暢而深刻,即使影片結束都有種渾然不覺,意猶未盡的感覺,整個人依然停留在思考片中問題的狀態。

故事發生在一個被稱作「監獄坑」的地方,這裡由幾百層組成,每層都是四面水泥牆,兩張床,一個洗漱池。比較特別的是,房間中間有一個洞口,每個房間都是如此,從上到下貫通。監獄坑的層數由上到下算,最上面是0層,越往下層數越高,彷彿地獄。

監獄坑從何而來,因何而起,影片都沒有交代,可以簡單理解為這是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世界,然後接受其中的設定即可。

監獄坑由一個管理部門運營,其中每層關押兩人,特別之處在於中間的洞口,人們每天的食物都由一個升降平臺,自上而下送來,站臺從0層開始盛滿食物,開始下降,依次停留,直到最底層。

這意味著每一層吃的都是上一層剩下的食物,上層享用完美食物,中間層擁有一片狼藉的殘羹剩飯,而底層,幾乎什麼都沒有。每個人只能在站臺停留的短暫時間裡用餐,如果你不想捱餓,那麼你就得狼吞虎嚥。

影片從男主格倫在監獄醒來開始,格倫對這一切所知甚少,上面這些監獄坑執行的規則,全由他同房間獄友,一個禿頭大叔講出。每個人進入監獄坑可以隨身攜帶一樣東西,格倫是自願進入的,他說是為了戒菸,並且把《堂吉訶德》這本書看完,所以他帶的是一本書,而禿頭大叔是因為過失殺人被關進來的,他帶了一把刀。

格倫醒來時在48層,等食物站臺下來時,儘管都是殘羹剩飯,禿頭大叔毫不猶豫地狼吞虎嚥起來,格倫想到這是94個人吃過的,還比較抗拒。第二天,第三天之後,他明白了,不吃的結果就是餓死,在活命面前,一切體面都不重要,也跟著猛吃起來。用禿頂大叔的話說,這是一個還不錯的樓層,雖然沒有完整的食物,但是不至於餓死。

監獄坑裡只有三種人,上層人和下層人,還有掉落的人。

你能吃到什麼樣的食物取決於上層,而你影響不到上層,所以上層人不會理你,基於同樣的原因,你也不會理下層的人。越往下的樓層,食物也就越少,當人們掙扎在飢餓線時,一切道德都消失了。有人會被殺死,推下洞口,一直掉落到底,在爭奪食物中失敗的人就是掉落的人。

看到這裡,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這個監獄坑的寓意就是我們身處的社會,而電影中的每個角色都具有典型的象徵意義,代表了現實社會中的某一類人。

拿著書進入監獄坑的格倫,想法很天真,說是自己是來戒菸的,把監獄坑想象成了一個靜修之地,殊不知他進入的是一個修羅場,而書本也代表著文明。他的書是《堂吉訶德》,堂吉訶德是一個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者,不在騎士的時代,卻幻想自己是一個行俠仗義的騎士,鬧出了種種匪夷所思的笑話,堂吉訶德善良卻也盲目,這也暗含了格倫就是堂吉訶德式的人物。

而禿頭大叔象徵著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不會主動作惡,而當為了自己的利益時,對於作惡又毫無猶豫,同時他也不想把自己同純粹的惡人畫等號,依舊想保留自己文明人的臉面。這裡也批評了消費主義,大叔每天在家看電視,被電視購物忽悠了幾波,一氣之下,把電視丟出窗外砸死了人,這樣他才被關進監獄坑,他攜帶的刀就是電視購物買的。

格倫在48層這段時間,一天跟著平臺下來的還有一個亞裔年輕女人,禿頭大叔說她每個月都會下來,為了找到自己的孩子,同時她也會先殺死自己的獄友。格倫想和她對話,而女子一言不發,在一個對視之後隨著平臺下去了。

監獄坑中人們的層數不是固定的,每個人都會隨機更換一次,他們會被麻醉氣暈倒,帶到其它樓層,如果此時你的獄友死亡,你會得到一個新獄友。

格倫在整個影片中有三個獄友,也把整部影片分成了三段,格倫正是在這三段中逐漸對這個監獄坑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也在這其中得到了鍛鍊和成長。

一個月後更換樓層,格倫和大叔來到了一個不太好的樓層,171層,在這裡你沒法指望食物平臺活命,相互殘殺是必由之路。禿頭大叔利己主義者的面目暴露無遺,因為自知正面無法打過年輕的格倫,而提前把他綁了起來。當他要殺男主時,亞裔女人順著平臺而來,救下了男主。餘下的日子,男主不得不靠吃禿頭大叔的肉活命。

又一個月後更換樓層,格倫來到一箇中間層——33層,也有了一個新獄友,一箇中年女人。她是格倫進入監獄坑的面試官,她為管理局工作了25年,卻一直不知道被她送進這裡的人有何等遭遇。她嘗試改變現狀,因為她認為食物的總量是夠所有人吃的,但是上層的人總是吃的很多,下層的人才沒東西吃。她覺得如果監獄坑裡的人能夠自發性團結,就不會有人餓死。她試圖勸說下層的人定量吃飯,並且給傳遞下去,這樣所有人都不會餓死。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指望底層人進行文明地自我改革只是幻想,沒人會理她。格倫看不下去之後,直接威脅下一層,如果不照做就在食物上抹屎,當利益要受損時,下層的人同意了只吃定量。格倫的威脅只對自己下層的人有用,因為他沒法給上層人的食物抹屎。

又一次更換樓層,他們來到了202層,中年女人直接上吊自殺了,中年女人曾經作為這裡的工作人員,她一直認為這裡只有200層,所以她覺得食物是足夠的,需要的只是自發性團結。而當他們換到了更底層時,她的世界觀崩塌了,她的身體也成了格倫這個月的食物。

中年女人象徵著寄託於底層人自我改良的溫和改革派,只有說教,只有美好的願景和幻想,對於食不果腹,掙扎在死亡線的底層人來說,太不切實際了,自殺,也成了她的歸屬,代表著她放棄了希望,也預示著這條路走不通。

格倫靠著中年女人的屍體活過了一個月,再次醒來時,他被換到了6層。他的新獄友是一個黑人大哥,黑大哥帶進監獄的是一根繩子,他企圖上層的人發善心,將他拉上去,而這次他在6層,前面只有5層,他非常興奮。而事實確是殘酷的,第5層的人不僅沒有拉他上去,還戲耍了他,在他快上去時,直接在他頭上拉屎,使他差點跌落洞口,繩子也掉下去了,這也表明黑人大哥的方法也是失敗的。

在下層的人永遠無法把希望放在上層人手中,當你寄希望於上層人的幫助使你攀上去時,等著你的只有上層人對你拉的屎。因為上層人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如果他們在乎的話,就不會有底層人吃不到食物的情況了。

目睹了這一切,經歷了這麼多的格倫,似乎覺醒了,他想到了一個解決這個困境的辦法。還是建立規則,使每層人只吃最低限度的食物,來保障所有人都有食物,而和中年女人不同的是,他決定跟著食物平臺下去,拿起武器,用武力來維持這個規則。他一個人做不到這件事,黑大哥被他說服了加入其中。

前50層的人昨天應該都吃過食物,他們決定從50層之後才分發食物,前50層全部禁食一天。在下降的過程中,遇到一個「智者」,智者說你們的想法是正確的,但是應該更文明,先講道理,再動武力。

智者說,管理局是沒有良心的,但是可以寄希望於在0層,為管理局的工作的人是有良心的,我們需要給他們一個訊號,一份完整的擺盤精美的食物,經歷過所有層之後,完好的送上去,表明監獄中的人是「文明」的。

男主和黑大哥接受了這個建議,一邊繼續下去分發食物,一邊保護一份義大利布丁完好,儘管每次都先講道理,最後還是需要掄起棒子。這個建議只使得自己顯得文明,本質上還是暴力,暴力不管如何修飾仍然無法擺脫其本質,狂撲向食物的底層人,都會捱到結實的一棍。

逐漸往下,慘景盡顯,許多層已經進行過殺戮,沒人了。男主意識到是亞裔女乾的,她已經在他們之前下去了,並進行殺戮。中年女人曾說過,監獄坑裡根本沒有孩子,亞裔女也不是找孩子,她是一個外來人,帶著夢想來到這個國家。

繼續往下,他們遭遇了亞裔女正在和兩個壯漢搏鬥,激烈的戰鬥之後,亞裔女死了,兩個壯漢被殺,男主和黑大哥也身負重傷。

亞裔女是混亂善良的代表,殺戮是她認為的解決監獄坑現狀的途徑,她只殺壞人,對於男主這樣善良的人還伸出了援手。有些像亂世中劫富濟貧的土匪,暴戾卻有一點底線,不過當他們飢餓時,也會毫無猶豫搶走窮人的口糧,正如亞裔女受傷醒來時毫無猶豫的殺了中年女的狗來吃。

這之後男主和黑大哥仍然堅守著信念,要把補丁完整的送上去,在接近最底層時,他們遇到了一個小女孩,一個亞裔小女孩,掙扎後他們把布丁給了小女孩,小女孩成了送上去的訊號。

其實小女孩只是男主的幻想,根本沒有小女孩,完整的布丁也被送了上去。

0層的管理局工作人員看到完整的布丁又感到驚訝嗎?他們有良心來改變監獄坑底層自相互害的局面嗎?其實影片在中間就已經給了答案。

負責製作食物的0層工作人員看到布丁後,廚師長髮現布丁上有一根頭髮,而大發雷霆,調查到底是誰的頭髮不小心把頭髮弄進食物。他們在乎的,只是自己有沒有完成自己的工作,其它事情,他們也不在乎,這也太過諷刺了。

智者的希望也只是幻想,管理局沒有良心,而0層的管理人員也不過是行屍走肉般的工具罷了。

所以到了最後,一切都沒有改變。

正如堂吉訶德做著騎士夢出去,受傷落魄回來一樣,男主只能在最底層等待著死去,而整個監獄坑還是像之前一樣執行著。

如果監獄坑的管理局沒有改變,把希望寄託於任何人,任何事,付出怎樣的努力,到最後都是徒勞。因為這裡的規則就是食物從上自下運送,結果就是上層人會吃撐到嗓子眼,還會向下吐口水。中產階級人士不憎恨上層也不憐憫下層,他們只覺得還好我在中層,不好不壞,然後狼吞虎嚥殘羹剩飯。底層人為了活命,只能互害,殺了同樣的底層人,吃了他們的肉,活下去,期待下一次換到一個好的樓層。

底層人只有吃人和被吃的命運,中層人在苟活中也有一定選擇,可以選擇更善良一點,上層人早已脫離溫飽,可以追求吃飽吃好之外別的生活享受,馬斯洛需求金之塔,他們也可以追逐塔尖的需求。

當男主格倫,禿頭大叔,中年大姐,黑人大哥,亞裔女子所象徵的人群都試圖解決這個困境時,我們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無解」

羅夏日記

月亮你也要,六便士還嫌少

–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