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說要一起流浪的朋友,結婚生小孩了


2017年我們從商場買完東西搭輕軌回去住的地方,快到站的時候,鵝說想要去海洋極地世界玩,她說她的導遊證可以免費進去所有的景點、展覽館,她不想錯過。

我說你可以幫我一起先把東西放回家再去嗎?她猶猶豫豫地不肯,車到站以後,我們還僵持著,我拎著東西下了車,在站台上回過頭看,她已經跟著車往下一站去了。

她沒有跟我分享過海洋館好不好玩,我自己也從來沒進去過,小時候大人總說要帶我們這幫小孩進去,但是也沒捨得每人花70幾塊進去看動物,現在價格已經漲到快200塊。

雖然那次讓我很不爽,我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她不願意幫我拿東西回去再出門,不過我也不會問出來,因為我知道她是比我還要敏感幾十倍的人 。

可能她也不開心,走了以後就沒再聯繫過我,但隔很久,我想到她還是會問她最近好嗎?然後我們依然聊得來。

只是我心底覺得,她不再當我是她可以依靠的人了,因為確實,我不是一個能靠得住的人。

大概我傷了她的心,雖然那個時候我也很難過,但還是比較幼稚地去處理那些問題。

想到中學時和鵝一起逃課,她說要帶我去小城最高的地方吹風,到了才發現其實是一棟居民樓的頂樓,爬消防梯上到最高處,真的很涼快。

那時候我們總覺得自己被困在這個小地方,一心想往外跑,憧憬著美好的世界有我們的一份。

那個說要一起流浪的朋友,結婚生小孩了

高考後我去了天津學語言,鵝去了哈爾濱學導遊專業。畢業後鵝開始當導遊帶團隊,玩得很開心的時候,常常分享她身邊發生的那些有趣故事給我聽。

她講在新疆的時候,有位台灣的大叔對她很好,一直很關照她,還說以後她有機會去到台灣要招待她。每次她說這些她遇到的暖心的好玩的事給我的時候,我知道,她過得很好,並且很享受現在做的事。

我也很為她開心,但又帶著一絲不會被察覺的嫉妒,她比我開心。儘管這些不該出現的小心思,我都小心翼翼地不表現出來,因為我也討厭自己的那一面,但有時候還是覺得被她看透了似的。

最近知道她的消息是問她工作怎麼樣了,因為疫情我想一定沒辦法帶團,她說在家裡照顧女兒。很多事我都是後知後覺,後知後覺。

我還停留在高中時她總是笑呵呵的,叫我大抱抱熊的樣子。

她給我看她女兒的照片,視頻,叮叮叮、從微信那端一直跳出來,我相信現在她的手機裡面一定滿是她女兒。小傢伙趴在床上的樣子,咯咯笑的樣子,睡覺的樣子… 就是這個小人,從我這裡偷走了鵝對我的一部分愛(如果那份愛還在的話)

高中時也這樣想過,那時候喜歡班上的語文老師,借著做課代表的緣由,常常出入她的辦公室。有天去交作業冊,在她的書桌上看到她女兒的作文頁子,那頁的題目寫著《我的媽媽》。我不知氣從哪裡來,拿了那一頁紙,折起來裝進自己的口袋,想要丟到外面的垃圾桶里,走出辦公室又折回來,撫平那頁紙又放了回去。

我在生氣什麼呢?沒有女兒,她就會把那份愛給我嗎?

我想我大概只是氣為什麼我沒有人愛而已,也因為這個,做了很多傻事。

相關文章  9月底開始,3星座橫財來襲,桃花旺盛,喜事不斷,生活越過越愜意

那個說要一起流浪的朋友,結婚生小孩了

算一算,我和鵝已經4年沒再見了,長大以後,日子就以年計算了。以前,只是周末見不到,就覺得過了好久,好多話要講給對方聽。現在更多的只會放在心裡,難怪成年以後心變得越來越沉了,要裝的事情太多了,又不願意放下。

至於我,仍想像不到自己結婚生小孩的樣子,即便同學朋友一個一個進入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而我,我好像被丟在十八歲的高中校園,在長滿竹筍的花壇前,扮著少年維特。

我知道是我自己不願意往前。

說過要一起流浪的鵝,我以前把她當作我唯一的同伴,想著所有人里也只有她可以沒有任何掛牽地上路,但是我忽略了她也有她的選擇。

這兩年一個人去了一些地方,我稱作我的流浪之旅,已經不再苛求旅途中是否有伴。去年在青秀山遇到的流浪貓讓我想了很久,太執著的人往往不懂得怎麼放下,才會一直陷入痛苦。我在學習放下很多不必要的情緒,很難,但是不放下更難。

跟鵝說過,祝福你,要快樂這樣的話。這是真心的,我希望她比我幸福,比我快樂,因為我對自己的標準很低。

晚上在護城河邊散步的時候,超過了前面邊走邊拿出一塊西瓜吃的大叔,他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剛剛見過你了。我說已經走了一圈了,他說怎麼不跟家裡人啊朋友啊一起出來走,一個人?我說一個人走得快,就快步繼續往前走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一個人更自在,奇怪、明明你也一個人。

那個說要一起流浪的朋友,結婚生小孩了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