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蜜蜂出行再被約談,共享電單車進入淘汰賽


蜜蜂出行再被約談,共享電單車進入淘汰賽

作者丨李廣

來源丨AI藍媒匯(lanmeih001)

幾近年末的冬天,對於共享電單車這個賽道來說並不溫暖。

日前,北京市交通委會同市網信辦等部門和北京朝陽區政府、海淀區政府,共同約談蜜蜂出行等多家共享電動自行車企業,提出限期整改要求。逾期未能整改到位的企業及其運營平台,或將面臨行政罰款、扣留車輛、下架APP等多重處罰。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監管層第一次對共享電單車行業進行約談整改了。

蜜蜂出行再被約談,共享電單車進入淘汰賽

半年點名三次

以共享電單車賽道的代表平台蜜蜂出行為例,今年以來其已經被工信部三次點名要求整改、下架,屢陷監管漩渦。

今年10月,工信部發布的《關於侵害用戶權益行為的應用程式報告(2020年年第五批)》中列出了131款未按要求完成整改的應用程式。其中OPPO軟體商店6.0.10版本的蜜蜂出行應用程式存在違規收集個人信息、超範圍收集個人信息、違規使用個人信息、應用程式強制頻繁過度索取許可權等問題。

彼時,工信部對上榜的131家應用程式有限112日前完成整改落實工作。

但顯然蜜蜂出行並未按要求完成整改。11月10日,工信部再次發布《關於下架侵害用戶權益應用程式名單的通報》,通知顯示基於10月的整改名單,仍有60應用程式未按要求完成整改,工信部將對這些應用程式進行下架。

這其中就包括上次通報的蜜蜂出行。

直到八天前的12月21日,工信部再次發布《關於侵害用戶權益行為的應用程式報告(2020年年第七批)》,發現有63應用程式未完成整改。

蜜蜂出行再被約談,共享電單車進入淘汰賽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次通知中官方特別在通報中提及:「部分應用商店及移動應用分發平台對利用技術對抗、更換『馬甲』等方式故意逃避我部監管的企業,監測發現和處置力度不夠。後續我部將對上述問題突出、有令不行、整改不徹底的相關企業,採取全面下架、停止接入、行政處罰以及納入電信業務經營不良名單或失信名單等措施,依法嚴厲處置。」

而搜索此次名單即可發現,這一次「代替」蜜蜂出行上榜的違規應用程式是應用寶上架的蜜蜂出行小蜜版,違規原因與蜜蜂出行相似,同樣是應用程式強制、頻繁、過度索取許可權。

顯然,蜜蜂出行小蜜版符合工信部提出的更換「馬甲」問題。

天眼查數據顯示,蜜蜂出行小蜜版的開發方寶駕(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蜜蜂出行的開發方北京蜜蜂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疑似實控人和最終受益人均為李如彬,二者屬於關聯公司。

換句話說,今年下半年蜂蜜出行已經收到來自工信部的三次點名,和北京交通委同網信辦等部門的聯合約談一次,深陷監管漩渦。

蜜蜂出行再被約談,共享電單車進入淘汰賽

盲目擴張?

即便是屢陷監管漩渦,蜜蜂出行仍未停止運營擴張。

事實上,包括北京、天津等在內的多個一二線城市都已經明確表明「不發展共享電單車租賃」,亦或是針對共享電單車出台了不同的管控政策。

這其中官方羅列的問題明確指向運維壓力和押金風險等。以天津發布的通知為例,其在「不發展」的前提下鼓勵採用免押金方式租車、企業按200:1比例組建運維隊伍、禁止向未滿12歲兒童提供服務等。

換句話說,官方並非主觀排斥共享電單車這一存在形式,而是警惕該賽道競爭日趨白熱化的同時,中小玩家由於缺乏安全、運維、資金擔保能力的同時可能產生的風險。

諸如共享單車留給市場的一地雞毛和用戶被無端虧欠的押金。

蜜蜂出行再被約談,共享電單車進入淘汰賽

來源:蜜蜂出行App

所以,為了規避共享出行1.0時代暴露出來的種種問題,後續入局的大公司早已迭代模式,用信用制代替押金制,從根源上防範可能發生的金融風險。除此之外,亦著重平台內的自我監管,著重保障用戶的人身財產安全,真正做到提升效率、改善生活,完成互聯網公司科技賦能的使命。

只有回歸科技的本質,共享電動車才能真正迎來業內期待的市場爆發。

事實也正是如此,根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共享電單車數量已超過100萬輛。預計2025年年共享電單車投放車輛將超過800萬輛,複合增長率將達到41.4%,收入範圍將到達200億元。

縱觀整個賽道,這仍是一個肉眼可見的宏大市場。

只是從入局者的角度來看,如何跳出盲目擴張、爭搶地盤的思維,摒棄共享出行1.0時代存在的亂象,結合自身優勢,發展真正安全、健康、有效的共享電單車市場,才是「蜜蜂出行們」最值得思考的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