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我國數字經濟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強 ——基於中美比較視角


我國數字經濟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強 ——基於中美比較視角

/ 作者

閆德利 騰訊研究院資深專家

我國數字經濟居世界第二位

但與第一名差距明顯

毋庸置疑,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人們甚至常把中國和美國相提並論,認為兩國共同領導著全球數字經濟發展(UNCTAD,2019)。誠然,我國在諸多領域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位。而對兩國之間質的差距,人們往往避而不談——我們知道,數字領域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是有著天壤之別的。

根據信通院數據,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二位,2018年達到4.73萬億美元,但僅相當於美國的38.3%;我國同期GDP則相當於美國的66.4%。根據《福布斯》數據,我國上榜2019全球數字經濟百強企業榜單的企業數量居世界第二位,有14家,但遠不及同期進入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前100位的企業數量(24家)。很顯然,同樣是世界第二位,我國數字經濟在國際上的實力和地位遠趕不上國民經濟整體。也就是說,從各行各業在國際上的地位來看,數字經濟並不是我國的優勢領域。

在互聯網平台方面,中美兩個「優等生」的差距也十分顯著。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數據,在全球70個最大數字平台中,美國和中國分別佔據市值的前二位,美國佔68%,中國僅佔22%。根據CB Insights數據,2020年9月美國和中國擁有獨角獸企業的數量分別居前二位,美國佔48%,中國佔24.7%。

中美兩國在半導體、操作系統、雲計算等底層和核心技術方面的差距,人們已有比較清醒的認識。應用端是我國的強項,但在很多關鍵指標上美國仍數倍於我國。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成績不可謂不突出,但遠未達到與美國並駕齊驅的地位,並沒有媒體報道的那麼強大,需要進一步加快發展。

中美互聯網差距有進一步拉大趨勢

互聯網是數字經濟中最具活力、最有創新力和最富魅力的領域,它集中體現了中美兩國在數字經濟方面的格局和差距。我國互聯網由最初學習美國,到後來本土創新,形成中國特色和中國模式,走在了世界前列。並與美國幾乎保持著相同的節奏,實現了同步發展,被譽為互聯網的「雙子星」。然而,近幾年中美互聯網反而有差距拉大的趨勢,需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

從2014年開始,按年度市值看,始終保持在世界十大互聯網公司之列的有8家——蘋果、微軟、亞馬遜、Alphabet、Facebook、Salesforce、阿里巴巴和騰訊。另外兩家在2014年-2016年是Booking和百度。從2017年至今,這兩個名額則由Adobe、PayPal和Netflix三家美國公司輪流佔據。從數量看,我國進入前十的互聯網公司由之前的3家減少為2家,美國相應地由7家增加到8家。從市值看,我國在十大互聯網公司市值中所佔比例也呈下降趨勢,從2017年底的22%持續下滑至目前的16%,美國相應地由78%上升至84%。從代表公司看,蘋果的市值在2014年底低於我國當時最大的3家公司(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之和,現在則超過最大的6家公司(阿里巴巴、騰訊、美團、京東、拼多多、網易)之和;亞馬遜的市值在2014年底遠低於阿里巴巴,現在則相當於我國最大的3家公司之和。如下表所示。

我國數字經濟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強 ——基於中美比較視角

我國互聯網公司收入增速快於美國的優勢也在減弱,甚至不復存在。我國4家主要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和京東)的收入平均增速在2014年是美國9家主要互聯網公司(微軟、蘋果、亞馬遜、Alphabet、Facebook、Salesforce、PayPal、Netflix、Adobe)的2.3倍,此後逐年降低,2019年降至1.1倍,我國僅以2.3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快於美國。如下表所示。

我國數字經濟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強 ——基於中美比較視角

註:部分公司的財年不是自然年。對此表中的年度,微軟是截止次年6月,阿里巴巴是截止次年3月,Salesforce是截止次年1月,蘋果是截止當年9月,Adobe是截止當年11月。

問題、不足和方向

數字經濟是看得見的未來,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的數字經濟很強,但沒有那麼強。我們不能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必須清醒認識到所處的位置和存在差距,認真研究進一步推進互聯網發展、壯大數字經濟的舉措,方能成為名副其實的數字經濟第二強國。

1 / 發展驅動力單一,產業互聯網亟待補足

在互聯網發展的早期階段,中美兩國均由消費互聯網驅動。近年來,美國雲計算和企業服務蓬勃興起,成為支撐新一輪增長的核心驅動力。例如,Azure和AWS分別成為微軟和亞馬遜增長的核心動力,使兩家公司盡享人口紅利之後,成為著名的企業服務公司。眾多細分領域的產業互聯網服務也百花齊放、蓬勃發展,Salesforce已多年位居世界十大互聯網公司之列,Zoom和Shopify(加拿大)的市值已達1000億美元之上,ServiceNow和Intuit在800億美元以上。在美國,互聯網不僅深刻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還在改變著企業的生產經營和管理方式。

美國是以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雙腿跑」的方式向前發展,我國則是消費互聯網一枝獨秀,產業互聯網剛剛起步,呈現出「單腳跳」的特徵。要跟上美國的步伐,我們亟需補上產業互聯網這門課。

我國產業互聯網的發展潛力和市場空間極大。我國有1.2億戶市場主體,還有眾多政府部門、學校、醫院、事業單位、社會團體等組織機構,它們對利用數字技術提高生產經營效率有著強烈的需求,但這個市場遠未得到有效開發,仍屬空白。國家發展改革委和中央網信辦等部委十分重視產業互聯網發展。去年10月聯合發布的《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實施方案》要求「以產業互聯網平台、公共性服務平台等作為產業數字化的主要載體」。今年4月又聯合印發文件,把「構建多層聯動的產業互聯網平台」作為推進「上雲用數賦智」行動的主要方向。建議加快制定實施產業互聯網國家戰略,加快推進互聯網和國民經濟各行各業的深度融合。

2 / 國內市場日漸飽和,國際化遭遇回頭浪

美國公司天然是國際化公司,面向全球提供服務。由於各國發展程度不一,互聯網新服務的普及時間會呈現出明顯的階梯性。他們可以採取這樣的策略:在本土市場走向正規之後,把業務首先拓展到加拿大和西歐等文化相近、經濟發達的地區,其次多會選擇拓展亞太市場,然後是南美和中東,最後是非洲地區。隨著時間的推移,會不斷有新的增量市場形成,這為美國互聯網公司提供了足夠大、足夠有想象力的市場空間。

由於我國本土市場足夠大,誕生了一批大型互聯網公司。人們也一直懷有美好期待,希望能在吃完中國市場的紅利后,集中力量發力海外業務。當前,我國的人口紅利日漸消失,截至2020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4億,互聯網普及率達67%,網民的人均每周上網時長達28小時,消費互聯網市場趨於飽和。然而,國際化進展卻不盡人意。特別是當前國際政治經濟環境日益複雜,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和回頭浪,互聯網公司成為重點打擊的對象。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增強,資本市場開始重新審視我國互聯網的未來前景。

與貨物貿易主要追求商品本身的物美價廉不同,互聯網業務往往涉及文化、價值觀和生活方式等軟性因素。因此,相較於製造業,互聯網的國際化對自身的要求更高,也更難。加快推進互聯網企業走出去,我們必須把文化軟實力建設擺到更突出、更重要的位置,全面提升國民素養,加強國際友好交流。我們要更加重視國際規則的協調,對認識上、利益上的分歧,力求細緻耐心解決,求同存異,實現最大公約數。唯有這樣,我國互聯網公司實現整體走出去才能成為現實。

3 / 教育和人才方面的影響開始顯現,創新項目缺乏

美國的高等教育發達,名校雲集,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學生。很多學生畢業后選擇留在美國工作。另外,每年有大量的高素質移民湧向美國,他們為美國互聯網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根據Kpcb數據,在美國市值最高的25家科技公司中,有15家是由第一代或第二代美國人創建或參與創建;Wework、Palantir、wish、stripe、epic games等獨角獸公司也是由第一代美國人創建。眾多外國人在美國互聯網公司中擔任著重要崗位,例如Alphabet、微軟、Adobe等公司的CEO都是印度裔。

美國互聯網是「國際市場、國際資本、國際人才」,我國則是「國內市場、國際資本、國內人才」。我國互聯網公司中來自外籍的僱員數量還非常少,基本上是本土人才。在互聯網的人才競爭中,我國處於明顯劣勢。特別是隨著互聯網發展進入「深水區」,這對團隊的素質、國際化視野和創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高素質的多元化人才對互聯網發展的影響開始日益顯現。「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歷史上我們曾經擁有百家爭鳴的稷下學宮、弦歌不絕的嶽麓書院,現在我們需要步步為營、久久為功,努力辦好面向數字經濟未來的教育大計,切實提升人才培養水平,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人才保障。

4 /行業監管日趨嚴格,包容審慎仍需堅持

在互聯網發展的早期階段,我國營造了相對寬鬆的政策環境。創業公司無不受益於此,如雨後春筍般發展壯大。激烈的、充分的市場競爭,促進了優勝劣汰,形成了市場競爭力。這也是我國互聯網取得今日成就的一個重要原因。隨著互聯網開始向市場化程度較低的領域滲透融合,主管部門對其監管愈加嚴格。對那些成熟業務(如網路零售)以及關乎人們生命和財產安全的業務(如p2p網貸),加強監管十分必要。對那些未知大於已知的新業態,對發展中出現的問題不是本著鼓勵創新的態度分門別類幫助治理完善,反而一棍子打死,極大限制了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的萌發,極大打擊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積極性。有關部門對企業微觀經營層面的干預增多,管得太死,更是讓企業無法適從。例如,網約車業務在快速發展過程中存在不盡人意的地方,加強監管無可厚非。但有的地方政府對網約車司機戶籍、汽車的軸距等微觀指標做出嚴格規定,給企業經營造成干擾和困惑。

二十年來,互聯網極大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人類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儘管如此,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指出:「我們仍處於數字經濟的早期階段。」對未來,未知遠大於已知。建議堅持採取包容審慎的監管態度,在看不準的時候給予「觀察期」和「包容度」,給予新業態萌發壯大和市場檢驗的機會,不能「一人生病,眾人吃藥」。同時對發展中出現的問題要及時加以糾正,保障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不斷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註釋:

[1]馬化騰、孟昭莉、閆德利、王花蕾,《數字經濟:中國創新增長新動能》,中信出版社,2017年4月

[2]馬化騰等,《指尖上的中國》,外文出版社,2018年4月

[3]閆德利等,《數字經濟:開啟數字化轉型之路》,北京:中國發展出版社,2019年11月

[4]閆德利,數字社會發展與治理叢書之《數字經濟》,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20年4月

[5]馬駿、司曉、袁東明、馬源、閆德利,《數字化轉型與制度變革》,中國發展出版社,2020年5月

[6]閆德利、吳緒亮等,《產業互聯網》,電子工業出版社,2020年10

器之能面向正在進行數字化轉型及智能化升級的各領域產業方,為他們提供高質量信息、研究洞見、資料庫、技術供應商調研及對接等服務,幫助他們更好的理解並應用技術。產業方對以上服務有任何需求,都可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