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歸山海山海藏深情


行於川流不息的車流之上,止於熙熙攘攘的人海之中,我就定定地、定定地凝視著天邊那抹漸行漸遠的紅霞,那棟漸行漸遠的樓閣,以及那道漸行漸遠的身影,皆若鏡花水月,於拂袖間,化作縹緲青煙,且馭長風,至萬裡。
不世才情,濟世誠心。不過束髮之年便一朝及第,登堂入室,這樣的你不知令多少莘莘學子所景仰,高宗提筆禦賜沛王陪讀,更是成了皇族近臣,放眼燦若星河的初唐文壇,能以此少年之姿身居如此高位,可謂萬中無一。在那樣一個人才選拔制度早已發生滄海桑田般巨大變化的時代,你於千軍萬馬中脫穎而出,無疑是引領了一個嶄新的時代,向後世勞苦大眾宣告:才情能夠真正決定未來的時代雖姍姍來遲,但終究不負重望得到來了。若要問你提筆題下的這部傳記有多長,毫無疑問,它至少延續到了今時今日。你當年備受推崇的歲月,我早已無法辨明,只知道在靜謐的星夜極目遠眺,那顆明亮的啟明星從未停止閃爍。或許,我們本就走在截然不同的兩條道路上,任我拼盡全力,也只能趕上你街燈下昏黃的殘影,永遠無法觸及你風中飄搖的衣袂,隨你追尋黎明。
一塵不染,孤高倨傲。唐初那幅綿延百里的山河畫卷上,無疑略顯擁擠以至於容不下你一騎絕塵的淡漠,載不起你冠絕天下的傲氣。或許那不過是你不經意間的放縱,任那頑皮的少年任性乘著東風潛滋暗長,直至掙脫車夫的束縛,一發而不可收。一篇《檄英王雞》,不過是你指間擦過的點點墨跡,卻引動聖怒,一朝被貶。在你眼中,它只是一張紙;在高宗眼中,它亦是一張紙。但於你,它是孩童習氣,是少年意氣,是富足生活中的一點玩味;於高宗,它卻更像是挑撥離間,顛倒是非,是政治鬥爭中的一紙罪狀。我不想將你從支離破碎的夢中喚醒,嚮往自由的孤雁北旅尋愁,焉知心內是遊,心外是憂,但憑一腔驍勇,已載不了你的滿腹經綸。你習慣了用你那少年的印象派思維去構造,想像你的理想國,殊不知或多或少,人總要為自己的那份天真的幻想買單。時至今日,我仍然能聯想到站在你身後的無數文臣武將凝望著你遠行的背影,任他載負這少年意氣遠去。盛唐氣象,人人稱道,但汝既身為鯤鵬,又豈能為萬裡長空的區區一隅所阻。

相關文章  西遊記故事能編成酒令,算是天才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