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快報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前段時間,華為在西班牙發布了新一代折疊屏手機MateXs,這款手機憑藉其出色的顏值還有更進一步的鉸鏈設計贏得了海內外的不少讚譽。

而除了手機外,華為還發布了一個重要產品,那就是華為移動服務HMS Core(華為移動核心服務)4.0。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HMS Core4.0的發布象徵著華為在抗衡谷歌方案的進程上再進一步,而這也是華為今年年初最重要的一步。

什麼是HMS和GMS?它有哪些作用

華為HMS是Huawei Mobile Service的縮寫,翻譯過來就是“華為移動服務”。

是不是聽起來很耳熟,沒錯,“華為移動服務”和谷歌的“谷歌移動服務”十分相似。

兩者都是用來為手機提供基礎服務的,比如雲空間、應用市場、支付錢包等。

谷歌的GMS,全稱為Google Mobile Service,翻譯過來就是“谷歌移動服務”。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那麼有人會問了,既然谷歌有自己的GMS,那為什麼華為還要自己推出HMS呢,其實裡面的原因很複雜。

首先就是由於某種特殊原因,所以國內的用戶幾乎用不上GMS(即使下載安裝了也會顯示無網絡)。

但在海外GMS就非常重要了,很多國家甚至有規定,手機如果沒有GMS甚至不能銷售,所以很多人說在國外沒有GMS基本寸步難行。

具體來說,如果一台安卓手機沒有GMS授權,那就意味著手機不能預裝Google的應用程序,例如穀歌搜索、谷歌瀏覽器、YouTube、地圖等等服務和應用。

而沒法安裝了,更談不上使用了,所以這也會嚴重影響海外市場的銷售(前面也說到了,有的國家沒有GMS甚至不讓銷售)。

而除了谷歌預裝應用之外,其他的第三方應用也都是在谷歌商店下載,所以在國外沒有GMS其實是非常不便的。

HMS是什麼時候推出的,它的發展經歷了哪些階段?

至於華為為什麼要推出HMS,相信大家也都略知一二,那就是被美國政府列入實體清單。

這時候有人可能會說了,華為不是一直能用谷歌的安卓系統嗎。

確實如此,雖說谷歌公司宣布停止與華為合作後,華為仍然能夠繼續使用安卓系統,但在2019年5月16日之後,華為的新手機便不能夠再預裝谷歌移動服務GMS了,更談不上使用了。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去年九月Mate30發佈時,華為便已無法使用谷歌的GMS服務,當時很多人都為華為捏了一把汗,認為華為遇到了最嚴峻的挑戰。

所以當時雖然余承東表示,華為將推出自己的HMS(華為移動服務)以解決此問題,但很多人還是不太相信華為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因為抗衡甚至替代GMS不是什麼簡單的事,首先是運營,GMS已經有了多年的運營經驗,在應用審核、商品出售、以及配套的系統優化上都有著很豐富的經驗。

然後是生態圈,如果HMS沒有足夠的生態圈也不足以支撐起這個生態。

所以在之後的2019年華為開發者大會上,華為首次面向全球發布HMS生態,然後還宣布將全面開放HMS核心服務,與開發者共築生態。華為此舉的目的也很明顯,就是為了擴大HMS的影響力和與開發者的互動性。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具體來說,在開發者大會上,華為表示會開放14個HMS Core能力、51項服務和885個API基本情況等等。

基本上華為提供了全場景的能力開放,開發者只需要集成HMS SDK即可使用華為的多個開放能力,這些能力和服務將會幫助開發者應用獲得更多的用戶、更高的活躍度。

可能大家還是不能理解太多,就拿HMS Core來說,它可以為全球開發者提供的一系列新功能。

比如華為地圖服務為開發者提供了6大類25種API接口,覆蓋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支持40多種語言,可以幫助全球開發者實現個性化地圖呈現和交互;

而統一掃碼服務可支持識別收款碼、共享單車碼、點餐碼、快遞碼、開票碼等多種碼,讓用戶可以一步直達應用、快應用、快服務等。

要知道,上面說的還只是其中的兩例,華為一共開放了14個HMS Core能力、51項服務和885個API基本情況,所以不難發現華為是非常重視HMS的。

而在開發者大會之後,華為還宣布將推出10億美元的“耀星計劃”,邀請全球開發者加入到HMS生態中。

所以很多人都說,2019年的華為開發者大會對於HMS的發展是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也確實如此,在那期間華為宣布了很多關於HMS的未來規劃)。

HMS目前的不足之處有哪些,以及和GMS的差距

眾所周知,華為是一家更擅長硬件的通信設備製造商,由於和谷歌的性質不同,所以華為不可能自研一系列用戶所需求的軟件。

華為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把重心放在了第三方開發者上,華為希望通過前面所說到的HMS Core,提供服務API,以吸引海外的軟件廠商來開發適用於華為手機的軟件。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而華為也確實逐漸做出了效果,截至目前,華為全球註冊開發者已經超過130萬,全球接入HMS Core的應用數量超過5.5萬款。

開頭說到,華為前段時間除了發布Mate Xs之外,還發布了HMS Core4.0,也是在這次發布會上,余承東表示,華為已經面向17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應用市場、瀏覽器、雲空間、主題等華為終端雲服務應用,視頻、音樂、智能助手等應用也在逐步面向全球提供服務。

根據當天透露的數據,華為AppGallery的月活躍用戶已達4億,成為全球第三大應用商店,僅次於Google Play及蘋果App Store。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但數據往往只能展示一部分,儘管華為已經鋪好了基礎設施,也開放了很多接口,同時也給開發者給與了很大的激勵。

但生態建設並非一蹴而就,如今如此強大的GMS和APPSTORE也是經過多年的發展才壯大的,華為要想從中獲得一席之地,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時間、普及率、生態建設、開發者參與度 ….其實制約華為HMS快速發展的因素還有很多,而華為作為一家超大型的企業,當然也比筆者更懂這些道理。

所以也一直做著努力,比如為了加快HMS生態的建設,華為還專門成立了全面負責HMS生態建設的二級部門——全球生態發展部,人員暫定36人,隸屬消費者BG,負責人汪嚴旻,向余承東匯報。

要知道二級部門的地位僅次於四大BG,這意味著HMS生態建設將是華為長期的戰略重點。

而余承東在發布會上表明了華為對於HMS的期待:“消費者可以選擇蘋果的Apple Store,也可以選擇谷歌的Google Play,未來,還可以選擇華為的HMS。”

所以小編開頭才說,華為HMS其實只是為了抗衡GMS,要代替實在是太難,余承東這番話也證明了,華為想給消費者多一種選擇。

不過對華為來說,就算GMS能夠繼續使用,也很可能會繼續研發自己的HMS,因為HMS所起到的作用除了抗衡GMS之外,還能帶來不少的收入。

這裡不說收入驚人的蘋果AppStore,就拿谷歌應用商店來說,其在2019年便給谷歌創造了293億美元的收入。

所以華為不甘心只做一個硬件製造商,推出自己的HMS肯定只是時間問題(因為日後的鴻蒙OS也會用到,只不過美國的禁令加快了這一進程)。

HMS的未來和前景,代替?抗衡?還是逐漸消失

其實筆者覺得,HMS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消失。

因為大家都知道,華為已經連續幾年實現了銷量增長,而且出貨量也穩居全球前三。

所以只要華為想,HMS就永遠有不少人用,再加上華為也一直在加大投入,所以HMS肯定不會輕易放棄的。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雖說在前段時間發布的MateXs上還是沒有預裝谷歌應用,但有媒體披露,谷歌可能正在向美國白宮申請,正式許可它與華為再次合作(雖說目前還不清楚合作的具體內容是什麼),這也反映了目前谷歌和華為的心態。

實際上谷歌是不想失去華為這一塊大蛋糕的,畢竟這可是安卓銷量前二的廠商。

不過華為已經下了很大的決心發展HMS,因為就在幾週前,華為駐奧地利的一位高管表示,即使美國將來取消禁令,華為也沒有計劃使用谷歌服務。

而從華為的動作中也能猜到谷歌為什麼一反常態,會主動申請與華為合作。

因為前面說到了,華為準備投入數十億美元,開發自身應用商店AppGallery和自己的應用,其中一部分將預裝在華為生產的Android手機上,並部署在谷歌開源Android操作系統之上。

如果華為最終大規模實施了這一計劃,此舉無疑會嚴重損害谷歌的利益,不僅如此,如果其他安卓大廠看到後也可能會效仿華為,這對谷歌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損失(因為谷歌自家的手機銷量並不高,全靠三星等廠商)。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總結:華為正逐步壯大,未來可能擺脫谷歌的枷鎖

實際上,自從被美國劃入實體清單導致海外供應受阻後,華為就一直在做相應的對策(比如轉用國產供應鏈,研發投入HMS等等)。

而除了HMS之外,還有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就是鴻蒙操作系統。

余承東才接受采訪時曾透露,鴻蒙已經完成了手機端適配,達到可商用水平,在未來所有華為手機的系統都可以換成鴻蒙,包括主流應用。

但目前安卓系統還是可用的,所以華為在短時間內也不會實行這套“B計劃”。

但這也說明了華為的前瞻性,畢竟未雨綢繆不是壞事,故步自封才需要警醒。

也希望華為和其他的國產手機能越做越好,在打破壟斷的同時也能更加的造福消費者。

一張圖看懂HMS(BY華為):

HMS能抗衡谷歌嗎?深入解析谷歌服務和HMS不同之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