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服毒」後,我的義大利急診24 小時


看見下面圖上這棵石榴樹了嗎?

我在義大利學習和生活,這棵樹就在我回家必經之路的路口。

這一年多以來,我看著這棵樹從開花到結果,果實漸漸長大,熟透,開裂,然後落了滿地。

終於,在2021年秋日的某天,我再也克制不住好奇心,嘗了一顆。

真是酸甜可口!

潘多拉的魔盒就此打開。

從那天起,我就走上了被義大利醫院急診室收治住院的第一步。

秋天太美好了!果實成熟的季節,我在路上又發現了許多結果的樹。

以前在路上看到可愛的小花小果,我最多只是拍張照,然後繼續趕路。

但自從吃了家門口的石榴之後,我以為自己就此實現了「水果自由」。

我去請教了身邊的植物學大佬,經他辨認,這次我看到的是柿子、XK果和草莓樹(作者註:Arbutus unedo,杜鵑花科漿果鵑屬,不是平常吃的草莓)。

簡單來說就是:這些都是能吃的!

最初幾次吃之前,我還保持著本能的警覺,問朋友:

不會有毒吧?

朋友給出了一個很難反駁的分析:應該不至於,最多很難吃。如果這麼常見的、隨手可以摘到的果子都有毒,不知道有多少人都進醫院了。

我對朋友的分析深信不疑,徹底放下了對未知野果的戒心,看到啥都想嘗嘗。

是嘛,劇毒植物應該屬於野外,在城市裡怎麼會隨便種呢?

於是,我快快樂樂的「神農嘗百草」生涯,就在這個秋天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但很快,我就遇到了這條路上的劫數――垂序商陸

這株野果長相類似小型葡萄(後來才知道在義大利語中俗稱就是「土耳其葡萄」),紫紅紫紅、顆顆飽滿、可愛得不像話。

我當然並不認識它,只覺得也是某種普通漿果,揪了兩顆吃:不酸不澀,還有一絲甜甜的口感,吃起來很像藍莓。

吃完之後,我還開心地發了動態:又遇到野果,但只吃了兩顆,好遺憾!

回程路上,我再次路過了栽種著垂序商陸的地方,本著「多吃水果身體好」的態度,我又揪了一小把。

最後,我一共吃了大概十顆。

幸好,朋友看到了我之前發的動態,她回復我:這個有劇毒!不能吃!

此時,距離我吃下那兩顆果子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其間我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

我趕緊查資料:食用後,一般2~3小時毒性發作,會有急劇高熱、噁心嘔吐、嚴重腹瀉甚至呼吸困難等狀況出現,最嚴重的甚至會造成生命危險。

一行一行讀下來,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心臟砰砰亂跳腿腳發軟,肚子感覺灼熱,頭也開始發懵。作者註:其實根據後面的發展看,很可能只是緊張或心理作用,但當時,我以為是要「躺板板」的徵兆。 )

我決定立刻前往急診室,哪怕在醫院大廳坐著等待症狀出現呢。

萬一過一會兒在家裡開始上吐下瀉、呼吸困難,貓可沒辦法幫我打急救電話。

我趕緊打電話叫車――雖然已經2021年了,但路上是攔不到車的,打車軟體也是沒有的。

義大利的打車方式仍然是打電話,調度中心再通過無線電聯繫司機來接。

從等車來,到進入醫院的時間,我內心天人交戰:

萬一症狀明顯,在醫院吐了起來,直接被抓去洗胃,怎麼辦?

但是,什麼症狀都沒有,也好像不是很妙,萬一醫院不理睬,直接讓我回家,不就抓瞎了?

事實證明,擔憂是無用的,預想的情況都沒出現,後來真正出現的,都是提前想不到的。

好不容易到了醫院,面對急診台的護士,我直接亮出下午拍的照片解釋服毒經過,心裡在想:

這麼常見的果子,肯定有不少人誤食過……吧?

推薦文章  事關春節!廣西各地返鄉人員,要這樣報備! _防控_登記_疫情

就像在雲南一說你吃了「紅傘傘」大家就立馬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要我給護士看一眼照片,她應該就能明白怎麼一回事了。

然而,急診台護士姐姐臉上出現狐疑的神色。

她一邊用稅號直接調出我的醫保檔案,一邊跟同事溝通了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她又返回讓我重新給她看下照片……

最後她飛快地打好就診描述,在我手腕上係好就診條,我一看,分級是Azzurro(藍色)。

如今義大利急診會把病人按緊急度分成五個等級:

紅色,嚴重生命威脅,立即救治;

橙色,較大風險,要在15分鐘內得到救治;

藍色(新加的分級),情況較為穩定,但又較有風險,要在一個小時內得到處理;

綠色,情況較為穩定,2小時內處理;

白色,不緊急。

最新急診分級規則詳解

(來源:晚郵報)

藍色這一層分級是10月1日剛剛生效的,我這就趕上了。

當時的我還沒有預料到,在醫院等待我的,是一場「大型社死」。

我被帶離前台,到旁邊的小房間量血壓、做心電圖。

護士一直在跟醫生溝通,進進出出又問了我好幾遍服毒的細節,吃了幾顆,什麼時間吃的,現在什麼感覺。

最讓我想遁地的一個問題是:perché hai mangiato. 你為什麼要吃這玩意?

是啊,為什麼呢? Per curiosità. 好奇罷了,我也只能這麼回答。

護士再回來之後,我被安排了一張床。後來我就一直被固定在了這張床上,急診的床位都是這樣床動人不動。

我被推到更裡面的位置,床腳放著我的接診報告、心電圖等一系列材料。

然後護士讓我把自己拍攝的那幾張植物照片,發給一個電話號碼。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那個號碼的頭像――帕維亞的毒物控制與國家毒理學信息中心。

一下子,我感覺事情有點不妙。

還沒來得及消化,護士就拿著一套針管回來,直接給我上了留置針。

更不妙了。

護士固定好針,抽了三大管血,安撫我:

「等下輸液就不用再扎啦!」

然後又消失了,留我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懷疑人生。

這時候,旁邊負責管理病床的姐姐過來看擺在我床腳邊的單子。

畢竟周圍不是老年人就是有明顯外傷的,實在看不出我有什麼毛病。

隨著視線下滑,她的表情發生了極為精彩的變化。

雖然我吃了有毒的果子,仍然能看出她在努力地憋笑,好擔心她會憋出內傷。

她很禮貌,但明知故問地看著我問:

出什麼事兒了?

可能是她表現得太有親和力了,不像其他醫生那麼威嚴,我回答她:

我出於好奇吃了有毒的果子!

說完後覺得還不過癮,於是我乾脆把自己如何從吃了鄰居的石榴,到開始「嘗百草」的經歷和盤托出…..

她的臉上露出充分理解的表情,給我蓋了條毯子就離開了,但我卻遠遠聽到她在跟其他同事轉述我的「慘案」,大家還一起哈哈大笑。

呵,成年人……

我羞得無地自容,拿毯子摀住了臉,幸好戴著口罩,真的。

第二天在住院區,我又見到了她,她還開心地和我打招呼――la ragazza melograna!(石榴女孩!)

雖然這個稱呼確實很可愛,但是,求求還是不要說了。

後來,我才看到了那張擺在我床腳邊的單子,上面赫然寫著:

Ingestione volontaria――「自願服毒」。

推薦文章  姐姐508冊,弟弟506冊!南京這對「10後」姐弟厲害了

「鯊」了我吧。

我以為,這份尷尬到這裡就結束了,沒想到還有更意外的。

預想中的高熱、腹瀉、嘔吐等中毒症狀在我身上遲遲沒有出現,只有一開始做的心電圖提示異樣,這引起了醫生的警覺。

過了一會兒,醫院騰出了一個有心電監護的位置,我立刻被推過去,貼好電極片、掛上水。

上了心電監護之後,我的心態已經稍稍輕鬆,只覺得把自己交到醫生手上十分安心,應該沒什麼大事了。

我天真地問護士姐姐:

你看,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出現嚴重症狀,是不是吊完這瓶水就能走了?

護士姐姐端過來一杯魔藥,斬釘截鐵地說:

NO, 你今晚就和我待著吧!我們明天早上再看情況。

看到杯子裡的藥,我徹底清醒了過來。

心如死灰,那也只是灰而已。但這杯藥,已經超出了我對「灰」的認知。因為它長這樣:

這是一杯炭水,字面意義上的,炭和水,是活性炭的那個炭,鉛筆芯的裡面含有的那個碳。

編者註:雖然元素是一樣的,但是這二者可不是同一種東西。醫院的炭是藥用炭,千萬不要自己隨意模仿,用類似的方法試圖「解毒」)

杯子裡的水比黑心商人的心更黑,無論放大多少倍看還是那麼黑。白色的勺子伸進去染得黑透,杯壁也像墨水瓶。

護士告訴我這是醫用的,喝進去可以和毒素結合,她還說「喝起來可能有點噁心」。

我躺在床上,看著這杯藥,心靈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

那麼飽滿誘人的果子是有毒的,這一看就有毒的黑水卻是救命的。

元素同樣是碳(C)、氫(H)、氧(O),碳水炸彈那麼讓人愉悅,炭和水卻像喝爐灰。

掙扎了好久,我努力把它想像成黑芝麻糊,艱難地喝了下去,喝完後,唇齒間留存著硌硌的沙土感。

「這回總可以結束了吧?」

折騰了大半天,再反應過來已經入夜了。

夜間的醫院依然繁忙,醫生終於親自確認了我的狀況,對腹部做了觸診,並再次查看了監護儀上,我那隻有50多一點兒的心率。

其實,在這次中毒之前,我就有心動過緩的毛病,我也早已習慣了這個設定。

然而那天入夜後,我戴著口罩,一隻胳膊扎著針不能隨便彎曲,另一隻胳膊綁著血壓計。

看著電子書半睡半醒,心率還在逐漸往下掉:最高只有45,一睡著就只剩下30多一點。

這已經達到警戒線,再加上血壓也低於正常值,儀器在我一睡著之後,就會開始滴滴滴報警。

我被吵醒,心率又回到40以上。

就這樣折騰了一夜。

我沒太把這當回事,但醫生不這麼覺得。他報告給了帕維亞的毒理學中心,對方反饋「持續監控,直到穩定」。

於是,我在儀器的滴滴答答聲中熬到早上,滿懷期待地以為醫生可以「放生」,卻被告知:不行,要等你穩定為止。

我後來才知道,有許多植物性毒素的典型副作用就包括心率血壓降低呼吸麻痺

作用機制大概是心臟傳導阻滯及神經麻痺,醫生的謹慎還是非常有道理的。

也是第二天早上,我得到了另一個噩耗:想出院?要先把昨晚喝的那杯「魔藥」排泄出來。

問題是,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屎意!

從昨天午飯後快一天了只吃了十顆果子,腹中空空,沒有原料怎麼拉嘛。

此刻,我枯坐病床上,胸前像八爪魚一樣掛著那麼多電線,無法活動,餓著肚子,沒有通訊工具,等著一坨怎麼也等不來的純黑色便便

而且,因為心率和血壓低,我連獨自上廁所都不被允許。

推薦文章  回望35年創作之路,葉錦添藝術隨筆《無時序的世界》出版_舞台劇_美學_陳冠中

我越想越傷心,越想越後悔:誰能想到,嘴饞,竟然可以讓人落到這般田地。

用盡了手機的最後一點電,跟住在附近的朋友求救,朋友送來了救命的充電器巧克力

托前台轉交時,護士姐姐瞬間露出興奮的表情:

哈,我知道你!我昨天就在現場!

空氣中充滿了他人的歡樂和我的無地自容。

有了補給之後,我的情緒逐漸穩定,一邊做著再住一夜的心理準備,一邊跟護士求情:

我是真的無法交出便便啊!

後來,醫生看我心率已比較穩定,血液化驗各項指標也無大礙,權衡後決定還是等待自然排出較好,終於給我開具了出院許可。

等我終於踏出急診大門,已經接近第二天深夜。

醫院外,自由的空氣,冷颼颼的。

後記

或許由於就醫及時,或許由於我習慣性吐籽,所以沒有攝入毒素集中的部分,此次中毒沒有帶來更嚴重的後果,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出院後,我經歷了幾天黑便和胃部不適後,已經完全康復。

我短暫的神農嘗百草生涯也就此終結,從此看到奇異植物,我總懷疑它們要害朕,並自願成為了「不要亂吃形象宣傳大使」。

寫下這個經歷,是想以自身的慘痛教訓勸誡身邊的好奇寶寶們:有些東西,超市不賣是有道理的!

要對大自然保有敬畏,沒有十足的知識兜底,千萬不要貿然伸出魔爪!

醫生點評

文章中主人公的遭遇相信讀到的人都會替她捏把汗,幸運的是最終沒有大礙。

大家生活中或多或少也都聽說過,或親身體驗過與主人公類似的遭遇。

俗話說:好奇害死貓

普通人因為缺乏相關專業知識,對於不熟悉的「美味」,會有情不自禁想體驗一把的衝動。

但這在現實中會面臨很大風險。因為很多看起來的「美味」,可能是披著華麗外衣的「惡魔」。

因為毒素的不同,不同的有毒食物進入人體後,可能會引不同臟器的損害,比如呼吸抑制、心律失常、肝功能受損、腎臟衰竭,但都「殊途同歸」,可能危及生命。

文中的主人公出現的就是心率失常的情況。

對於這樣的病人,在國內我們一般會採取非常積極的處理和快速響應,比如洗胃、灌腸、催吐、輸液等等手段齊上陣,確保病人的情況不會持續發展。

但文中的主人公是幸運的,即便沒有採取這些措施,也還恢復得不錯。

所以我也在這裡奉勸大家,對於不熟悉的物質,哪怕看上去再美味,也要慎重對待,三思而後嘗。

一旦吃了出現各種不適症狀,一定要第一時間就醫,並告知醫生具體吃了什麼可疑物質。

最好是能附上可疑物的圖片(這一點文章主人公做得很好!),便於醫生及時診斷,做出正確處理。

內容製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