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劉亞樓,頂3個參謀長,暴脾氣的劉亞樓為何受到林彪這樣讚揚?


1930年,紅12軍的一個年齡不大的小營長給林彪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天,按照慣例,林彪來到了紅12軍做考察,剛好遇到一個年輕的小營長在給全營的戰士們講話,見小營長講得正起勁,林彪便阻止了旁邊想要前去打斷講話的人。

站在旁邊聽了一會兒的林彪,暗中點了點頭,一直在旁邊站著等到小營長講完話。在小營長講完話時,眾人皆鼓起了掌,就連林彪也抬起了手,為這個小營長鼓掌。

一直專注於講話的小營長根本沒注意到,旁邊多了一群聽眾,直到有人示意,小營長才發現站在旁邊的林彪一行人。對於這一場面,這個小營長並沒有驚慌,而是很淡定地抬起手敬了個禮,就準備歸隊了。

誒,那個小營長,你等一下。」,林彪旁邊的人叫住了小營長,「怎麼回事兒,沒看見領導在這呢嘛,一聲招呼都不打?」,小營長仍舊沒有開口說話。林彪卻沒有計較,反而走上前摸了摸這個小營長的頭,誇讚道:「你這個小營長很不錯嘛!

沒想到,聽到這句話的小營長卻很不客氣地回道:「說我小,你也不大啊,不就是個24歲的小軍團長嘛!

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小營長脾氣這麼暴躁,對此,林彪很是驚訝,與此同時,眼神裡卻流露出一絲讚賞。

這名小營長名叫劉亞樓,在之後的戰鬥中,出色的表現直接蓋過了他的暴躁脾氣,更加受林彪的喜歡了。

一、敢打敢沖的「常勝將軍」

出生於福建省武平縣一個農民家庭的劉亞樓,原名叫做劉振東,之後才改的名,寓意著「為了革命能夠更上一層樓,為了中國能夠更上一層樓。

在加入中國共產黨後,直至1932年10月,23歲的劉亞樓已經時任紅二師政治委員,從1930年3月被任為連長到師首長,劉亞樓僅用了2年半的時間。

在紅軍反圍剿作戰期間,年紀不大的劉亞樓在幾次戰役中多次展現出異於常人的作戰指揮才能。

1930年12月,在第一次反圍剿時,根據當時的具體情況,他覺得可以巧使妙計「誘敵深入」,於是,劉亞樓便向上級請示由他帶領35團,演一齣戲。

隨即,他率領著35團首先表現出被擊敗的假象,假裝率兵逃亡,一路上命士兵不斷地丟掉事先準備好的包袱、馬燈等,等到敵軍上當受騙,追趕我軍時,劉亞樓的計謀就實現了一大半。

很快,敵軍就追著「潰敗」的我軍到達了劉亞樓埋下埋伏的龍岡九菜嶺下,此時,埋伏已久的我軍,按照劉亞樓的指示,和「潰敗」的我軍聯合殺個「回馬槍」,來了個「甕中捉鱉」,殺得敵軍人仰馬翻、措手不及。

在第三次反圍剿中,李亞樓在率軍衝鋒陷陣時身負重傷,甚至被誤判為死亡,被裝進了棺材,幸運的是被戰友發現,搶救了回來。

在第四次反圍剿中,在我軍猛攻南豐失利後,為了將損失減少到最小,劉亞樓主動向周恩來和朱德提出撤除對南豐的圍擊,同時,還建議接下來由他親自率領11師進行黃陂伏擊戰。果不其然,在劉亞樓的率領下,我軍11師神兵天降,將敵軍52師全部殲滅。

長征路上,率領著紅軍開路先鋒紅二師的劉亞樓,不僅率領著紅二師成功突破敵軍三道防線,成功控制了湘江渡河點,與敵軍四個師的武力抵抗了整整四個月。緊接著,在劉亞樓的率領下,紅二師再次突破黔軍防線,準備強渡烏江。為了能夠順利渡過烏江,劉亞樓多次親自前往岸邊查看實際地形,為了親自確定最佳渡河點,在接連兩天的多次搶渡後,順利渡過了烏江,佔領了遵義。

在遵義會議後,劉亞樓率領著紅二師和兄弟部隊四渡赤水河,實行運動戰。之後,便行軍160公里,奪取了瀘定橋,為中央紅軍北上打開了通道。在紅四方面軍西進時,劉亞樓率領的紅二師再次擔任起了重任,在劉亞樓的率領下,紅二師不僅率先翻越了高達4000多米的金川,同時,還為全軍接下來成功翻越雪山提供了充足的糧食保障。

在長徵結束後,劉亞樓擔任了由毛主席直接指揮的直羅鎮戰役的主攻任務,最終,在他的率領下和紅十五軍的配合下,共殲滅了敵人五千餘人,敵軍109師和106師被全部殲滅。

在長徵過程中,劉亞樓率領著部隊為艱難的兩萬五千里長征路作出了重要貢獻。

這樣一個優秀的指揮官,脾氣卻是大的出奇。

二、脾氣暴躁的「雷公爺」

[1945年8月,遠赴蘇聯深造的劉亞樓跟隨著蘇聯紅軍回到了祖國東北地區。1946年2月,劉亞樓便被任命為東北民主聯軍參謀長。

參謀長是個暴躁脾氣,可謂是人盡皆知,暴躁脾氣的劉亞樓還有了個稱號「雷公爺」。

但是,劉亞樓這個脾氣暴躁的參謀長,可不是個「昏頭」,而是一個字典裡決不允許「糊弄」兩字出現的「雷公爺」。

其實,劉亞樓之所以令軍隊裡的人信服,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功過分明,做得好就是好,只要你打了漂亮的勝仗,他不僅會在大會上表揚,在任何小會上他都會多次表揚。相反,若要是你打得不好,哪個地方出了紕漏,事後肯定少不了一頓批,他決不允許有人在他面前提「差不多就行」、「還好」這些字眼。因為,在他眼裡,只有好與不好,決不能糊弄了事。

有時候會有人受不了劉亞樓的批評,心裡自然會有情緒,但是,劉亞樓從不會遮遮掩掩,「你要是有什麼困難,你就直說,你們要是沒有困難,那還要我這個參謀長幹啥!有什麼問題、困難、想法,你就提出來,我來給你解決!打仗,不是小孩子過家家,不是你哭爹喊娘就能解決的事!這可是要死人的!

當然,要是有人反駁,劉亞樓也會聽取,但是有個前提,說得有理並且能夠徹底說服他。只要你說的能夠讓他覺得可以採納,他不但會放手讓你幹,還會表揚你,為你在背後做足準備,助你一臂之力。

例如,在遼瀋戰役開始後,東野部隊攻打錦州時,要求第八縱隊封鎖錦州機場,而錦州有兩個機場,一個正在使用一個早已荒廢,因沒有具體明確包圍哪個機場,八縱隊指揮人員便撥了電話詢問劉亞樓。

這一下可把劉亞樓氣得半死,「你們是幹什麼吃的,兩個機場,一個好的一個廢的,你們說要封鎖哪一個!是不是沒吃飯,餓糊塗了!」說話一股東北大碴子味兒的劉亞樓,拍著桌子開口就罵。

此外,除了「雷公爺」這個稱號外,在二戰四平,一次黨政領導機關轉移時,劉亞樓便有了一個少為人知的「肝火旺」稱號。

當時受東北局的委託,劉亞樓負責組織火車運輸,根據當時輕裝轉移的要求,所有人員只能攜帶必需的衣物以及少量生活用品。可是,在車站檢查時,李亞樓卻發現竟然有人將桌椅、梳妝檯都搬上了火車,這可把劉亞樓氣得不得了:「把這些給我搬下來!」。

相關文章  荷蘭60年不敢公開的戰績,被志願軍20分鐘打崩潰,只有54人完好

話音落下也沒人敢上前搬,管理科科長不得不上前同劉亞樓解釋,「那是……的,他不讓我們搬,我們不敢搬啊……

一聽不讓搬,劉亞樓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個健步跨上了火車,指著那堆桌椅大聲問道,「這是誰帶的!

我帶的」,不讓搬的那位領導出了聲。

規定就是規定,即便是領導也要遵守,劉亞樓毫不留情面地接著說道:「不知道東北的規定?你還是領導幹部呢,難道要帶頭違反規定嗎?

還未等那個領導幹部說話,劉亞樓便一揮手,讓身邊的幾名戰士把不該出現在火車上的桌椅搬了下去。見劉亞樓火氣這麼大,那名領導幹部也不敢阻止,小聲嘟囔了一句:「這個劉亞樓,可真是肝火旺!

自此,「肝火旺」便成為了別人戲稱劉亞樓的代號。

別看劉亞樓火氣這麼旺,在東北任職期間,作為林彪的搭檔,甚至被惜字如金的林彪當眾誇讚:「你一個劉亞樓,那可是頂我三個參謀長啊!

三、「暈機」的首位空軍司令

在新中國成立後,一個頂三個的劉亞樓迎來了中央交付的艱巨任務,即:給百廢待興的新中國建立一支強大的空軍隊伍。

我交給你個新任務怎麼樣?當空軍司令,上天上打仗!」,一天,毛主席突然將劉亞樓叫到了跟前,沒有任何事先準備的劉亞樓就接到了這一重要的任務。

相關文章  勿忘國恥:1939年8月,日軍在肅寧縣大曹村血腥屠殺無辜群眾73人

此時的劉亞樓正準備收拾行囊,和部隊一起南下,現在讓劉亞樓突然做這個空軍司令,不想下前線的劉亞樓自然不干,「毛主席,我是搞陸軍的,這突然讓我去搞空軍,我什麼也不懂啊,更何況,我這個人有個毛病,一上飛機我就頭暈吶。你說,這不是為難我嘛!

劉亞樓的意思再不過於明顯,可是,在打定主意的毛主席面前,推脫不過的劉亞樓最終還是擔起了從零開始建立新中國首支空軍部隊的重擔。

當時,百廢待興的新中國,不要說飛機少得可憐,就連飛行員在整個中國都找不到幾個。為了能夠順利開展之後的工作,劉亞樓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到蘇聯去尋求幫助,逐步完善了各項基礎工作,在培養飛行員建立航校時,說乾就乾的劉亞樓毫不含糊,愣是一個月開了6所航校。

1950年,在我軍戰士支援朝鮮時,我國空軍已經能夠參與作戰,展示出的水平直逼空軍強國水平。

在抗美援朝結束後,不甘心的美軍竟多次派出先進的高空偵察機,私自入侵我國領空,為了打擊美國囂張的氣焰,週總理要求無論如何都要打落一架敵偵察機。

為了能夠完成周總理的指示,重病在身的劉亞樓愣是親自指揮作戰,1946年11月15日,成功擊落第一架美軍高空偵察機。

1965年1月10日,美軍的一架先進的U-2偵察機被成功擊落。而此時,劉亞樓已經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樣子,敵機被擊落的消息,也只是令臥病在床的他精神振奮了一刻鐘。

1965年5月7日,年僅55歲的劉亞樓將軍與世長辭,追悼大會由林彪主持,參加悼念活動的軍民多達10萬餘人。

將軍千古,百世流芳,劉將軍的功績不會被歷史遺忘。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