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李德生逝世後,群眾清晨就趕來排隊,王景清悲痛出席追悼會


前言

2011年5月14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裡,匯集了許許多多飽含思念的花圈,人群中不時傳來啜泣的聲音,成千上萬的人聚集在此,都是為了送別一位為我國革命做出過傑出貢獻、戎馬一生的將軍——李德生。

人群中出現一個眾人熟悉的身影,那是毛主席的女婿王景清,在周圍擁擠的人流中,記者認出王景清,走到他身邊,詢問道:「李訥同志來了嗎?」

圖|李德生同志

李德生,從窮孩子到實力將領

李德生,我黨我軍的卓越領導人,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戰鬥的一生,他從貧苦家庭走出來,一路與革命事業同行。

他出生在大別山腹地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之中,那個戰火連天的歲月,百姓們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李德生就嘗過了窮困、貧苦的味道,可以說,他是個在大山里、在艱苦裡長大的孩子。

7歲的時候,李德生被父母送去拜師,學習裁縫技術,師傅待他並不好,李德生經常挨打,而且時常吃不飽飯,於是找到機會,李德生就跑回了村子裡,為那些富裕人家放牛,補貼家用。

圖|李德生舊照

1928年,李德生12歲的時候,中國工農紅軍解放了他的家鄉河南省新縣陳店鄉李家窪村,雖然還沒有成年,但一點也不妨礙他為革命做貢獻,李德生做了童子團的小團長,站崗放哨、送信帶路,樣樣都不落下。

後來,李德生向父親主動提出,自己要參加紅軍,父親覺得他年紀太小了,沒有答應他的請求。1930年,14歲的李德生背著父親,報名參加紅軍,紅軍營長看他太小了,還是個小孩子,就不願意帶他走。

李德生很倔強,堅持要跟著工農紅軍的隊伍走,無奈之下,營長只好對他說:「你跟我的通訊員賽跑,如果你贏了他,我就帶你走。」這對於意氣風發的李德生來說,是件很輕鬆的挑戰。不出意外,他成功贏過了營長的通訊員,也正式進入紅軍隊伍,成為一名紅軍傳令兵。

從參加工農紅軍開始,李德生走進往後幾十餘年他投身革命事業的奮鬥史。他從士兵一步一步走到將軍,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再到抗美援朝戰爭,李德生總是能出色完成作戰任務,立下無數戰功。

上甘嶺戰役,是李德生軍事生涯史上不可忽略的一大亮點,也是在抗美援朝戰場上中國人民志願軍和「聯合國軍」展開的一場極為激烈,極為艱苦的戰役。

圖|上甘嶺陣地

1952年10月14日,「聯合國軍」向我人民志願軍第15軍兩個連的陣地發起猛攻,第15軍的戰士們勇敢衝鋒,浴血奮戰,挫傷敵人銳氣,給敵人以重大打擊,當然,我志願軍也受到不少傷亡。

7天的拉鋸戰之後,第15軍向組織發出電報:

「上甘嶺方向第45師『其本身已經無力將這個仗打下去』……」

多日作戰,我軍將士有極大的消耗,前沿陣地在經過連日作戰後,已經被打成一片鬆土,由此帶來的結果是,我軍將士在作戰中藏身困難,與此同時,敵人不斷向上甘嶺地區增兵,這註定是場持久戰,我們又該如何堅持下去?

圖|志願軍戰士向陣地運送彈藥

在這種作戰形勢下,志願軍第12軍受命重返前線地區,加入上甘嶺地區的作戰。兵團代理司令員王近山作出部署,組織五聖山指揮所,由第12軍副軍長李德生負責統一指揮在上甘嶺前線作戰的第12軍、第15軍所屬部隊。

李德生臨危受命,一到前線,他立刻召集第12軍第91團團長李長生、第31師副師長李長林、參謀長林有聲、政委劉瑄等人,商議作戰決策,根據上甘嶺地區志願軍高炮部隊較多、較強的情況,決定實施車運彈藥、物資、傷員等,在靠近前線地區,則採取分段運送的辦法,以保證安全。

相關文章  郭俊然律師:合同審查的十六字訣

同時,李德生抓住「聯合國軍」駐點分兵把守的作戰方式,集中兵力扼守主要陣地,其他陣地則以火力控制,時不時對敵軍發起突然襲擊,修築工事,在多種攻勢下,我志願軍逐漸掌握作戰主動權。

要知道,當時李德生奉命去前線後,王近山將軍曾說過一句:「只要李德生上去,我就可以放心了。」實際上,李德生確實也沒有讓王近山失望,在上甘嶺前沿陣地,經過一個多月的激烈作戰,敵軍傷亡慘重,無力再發動大的攻勢。

圖|志願軍將士歡慶上甘嶺戰役的勝利

在李德生將軍的周密指揮下,12月初,我人民志願軍成功粉碎了敵人最後一次猛烈進攻,完全穩固了我方陣地。

這場上甘嶺戰役,激烈程度幾乎前所未有,其砲兵火力密度已超過二戰最高水平,我軍將軍不畏不懼,勇猛作戰,在裝備劣勢的情況下擊退侵略者,扭轉戰爭局勢,這一仗,既見我軍威嚴,也見李德生實力強勁。

關於李德生在戰場上立下的赫赫戰功,是列舉不完的,在戰場上,他勇猛作戰,到新中國成立後,他脫下軍裝,又專注於地方建設上去,可說是一點也閒不下來。

圖|李德生在認真工作

李德生走向中央,毛主席委以重任

1969年4月,黨的九大在北京舉行,李德生出席會議,此時的李德生正在安徽省工作。等會議結束後,李德生返回安徽,傳達會議精神,並繼續抓省裡的各項工作。

7月的一天,李德生正在主持召開省里工作的會議,他的秘書匆匆走進辦公室,靠近他耳邊說道:「總理的電話。」

之前,李德生時常給周恩來、又或者周恩來總理的辦公室打電話,進行工作匯報,請示工作,如今周恩來總理打過電話來,李德生心想總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於是示意參會人員,讓大家稍等會,自己先去辦公室接電話。

圖|周恩來總理

電話那頭,週總理說道:「德生同志,中央決定,調你到北京來工作。」李德生當下很驚訝,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調到北京工作去,穩定了一會情緒,李德生回週總理:「總理啊,我長期在軍隊工作,經驗不多,水平不高,比較適合在下面工作。建議中央再考慮,我是不是仍然在安徽工作好一些?」

周恩來沒有同意李德生的建議,而是讓他安排好工作,儘快抵達北京。李德生交代好手頭各項工作,帶著一個秘書、一個警衛員直飛北京。

到達北京的當天,李德生就接到中央辦公廳的電話,來到中南海懷仁堂。

圖|李德生

李德生在中南海懷仁堂見到周恩來總理,周恩來站起來,親切地與他握手,邀請他坐下,這次談話內容,周恩來主要是詢問他關於來北京工作的意見。

當著周恩來的面,李德生思考許久,始終認為他還是更願意在地方上做事,於是認真地回答:「我在部隊時間長了,更願意乾地方的事。」而如果是要到中央上工作,李德生更願意去國務院業務組工作,在那裡,他能夠充分研究地方工作,研究地方經濟建設問題。

二人談話的最後,周恩來告訴李德生關於他的任命決定:

「德生同志,中央已經決定,你除了參加中央政治局的活動和中央臨時交代的任務外,還參加軍委辦事組和國務院業務組的工作,是這兩個組的成員,兩個方面都參加。同時,仍然兼著安徽省、安徽省軍區和十二軍的領導工作。」

重任在肩,李德生還沒有正式進入到崗位上,就已經感覺到工作上的壓力了。自從接收到任命通知,就連李德生的秘書也不閒著,他簽收來自各方面的文件,接聽來自各方面的電話,李德生與秘書必須迅速進入到新的工作節奏上來。

相關文章  汪精衛的妻子陳璧君被抓,審判時不承認漢姦身份,晚年信服毛主席

沒過幾天,李德生又收到周恩來總理的通知,說毛主席要會見他,而且還是單獨會見。

圖|毛主席在認真看報

李德生跟著周恩來再次來到中南海,只不過這次不是去懷仁堂,而是去毛主席的住處,他們過去的時候,毛主席正坐在沙發上,全神貫注地看書。這一年,毛主席已經76歲了,但依舊保持著愛讀書、愛學習的習慣。

李德生從來沒有和毛主席如此近距離地接觸過,他認真地觀察著主席,看到坐在沙發上的主席穿著一身睡衣,淡黃色的,那衣服已經有些舊了,從這身睡衣上,可以感覺到毛主席的節儉簡樸。

李德生心裡很緊張,他走上前去,問候道:「主席好!」毛主席放下手中的書本,握住李德生的手,親切地招呼著他坐下,毛主席和顏悅色地說道:「李德生同志,李-德-生。其實我也是李德生(得勝)啊!」

圖|毛主席

毛主席為什麼也說自己是李德生(得勝),以前他帶著隊伍從陝北轉戰到河北,一路上危險重重,時常要與敵人戰鬥,為避免在敵人身上浪費過多時間與精力,毛主席沒有用自己本來的名字,而是稱自己叫「李得勝」,寓意就是希望能得到勝利,如今與李德生坐在一起,毛主席也禁不住自己之前用過的名字來。

一開始,毛主席就這麼幽默,這讓原本很緊張的李德生放鬆了一些,當然,和領導人談話,他還是拘謹的,毛主席看出了他的不自然,沒有一開口就聊工作安排,聊組織上的事,而是和他聊些家常,聊歷史地理,問他多大了,有什麼生活習慣沒有,平時喜不喜歡讀書之類的問題。

在毛主席嘮家常的安撫下,李德生漸漸放鬆了下來,完全進入聆聽毛主席教導的狀態中。他跟毛主席坦誠地就講,覺得自己身上的職務太多了,擔子實在有些重,他擔心自己幹不下來。他希望,能幫助自己免去一些職務。

圖|李德生

李德生的建議,毛主席並沒有同意,他擺擺手說道:「一個也不要免,德生同志,你是一邊工作,一邊學習。」毛主席鼓勵李德生,可以用一部分時間來工作,一部分時間不斷學習,工作自然會不斷進益的。一旁的周恩來說道:「德生同志,就按照主席的指示,大膽地工作吧。」

回到自己住的賓館後,李德生腦海中一直回味著毛主席告訴他的話,毛主席並沒有告訴他應該具體做什麼,只是說要多學習,拓寬自己,從戰略的宏觀角度上為自己指明方向。

李德生心裡也明白,毛主席不讓他辭去那些職務,是不願他日後在中央負責工作脫離群眾,還好李德生體會到了毛主席的深刻用心,並將主席的教導落實到之後的具體工作中。

圖|李德生

據一位在瀋陽軍區、蘭州軍區都待過的同志回憶,李德生視察軍區的時候,一般都不是坐在那裡,聽工作匯報,而是走到士兵們中間去,了解大家具體的生活情況,他去家屬院,看望士兵們的家屬,噓寒問暖,關心他們吃得好不好,住得暖不暖等各種生活細節問題。

一次,李德生是視察568團,有一位士兵的家屬向他反應,如今還生活在窯洞中,夏天比較潮濕,居住起來十分不方便,李德生有些驚訝:「是嗎?我知道了。」

過後,他立刻安排人員專門解決這個問題,從軍區劃撥籌建家屬房的經費,為家屬們建房,大家都能夠搬進新房中,滿心歡喜。

相關文章  範縣樂土糧油購銷有限公司第十二分公司職工陳保華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李德生將過往毛主席對他的教導都落實在行動中,他沒有讓毛主席失望!

圖|毛主席

1973年春,中共十大正在籌備召開之中,大家聚集在一起開會,商議提名黨的主席、副主席人選等,會上,毛主席先發話:「誰來當副主席?」

大家列舉出了周恩來、葉劍英等重要領導人,他們都成為副主席的候選人,此時,毛主席表示:「我看,現在的候選人裡面,有老的,有青的,還沒有中的!我們不是講老、中、青三結合嗎?我們也應當老、中、青三結合啊!」

周恩來提議,李德生可以作為一名候選人,這一年他57歲,年紀不算大,況且他一直以來的工作成績都很不錯,對這一提議,毛主席也直接表明態度:「可以」。

和當初受命來到中央工作一樣,李德生對這一決議完全沒有準備,原本正坐著聆聽會議內容的他,趕緊站起來說道::「我不合適,我的資歷、能力、水平都不太夠。」

毛主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他,給予他肯定和鼓勵。李德生站起來,原本還想推舉李先念同志,作為副主席的人選,可他心中也很明白,毛主席、週總理做出這一決定,自然有其考量的道理。

在隨後召開的中共十屆一中全會上,李德生被正式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他按照毛主席的戰略方針,走到人民群眾中去,積極參與到黨、國家、軍隊的建設事業中。

圖|李德生

李德生逝世,無數人淚灑追悼會

2011年5月8日,李德生與世長辭,結束了他這為國為民奉獻的一生。

5月14日,李德生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公墓禮堂舉行,很多領導人、親朋好友、各界的人民群眾紛紛趕來這裡,向李德生將軍告別。

禮堂內,肅穆的哀樂縈繞在耳畔,禮堂上方懸掛著一個黑底白字的橫幅,上面寫著:「沉痛悼念李德生同志」九個大字,橫幅的下方擺著李德生將軍的遺像,他靜靜地安睡於鮮花翠柏叢中,身上覆蓋著鮮紅的黨旗,人群中有人輕輕說一句:「將軍就像睡著了一樣。」

李德生將軍的兒子李和平、李南征,女兒李遠徵、李優優,以及媳婿、孫輩等後人們,向所有來告別緬懷的人們深深鞠躬,並致以謝意:「謝謝了,謝謝你們。」

圖|李德生的追悼會

來送別李德生將軍的人有很多,不少群眾從清晨就趕過來排隊等候,現場人很多,但大家都很有秩序地靜靜等待著。

記者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是毛主席的女婿王景清,他穿著樸素簡單的灰色人民裝,胸前佩戴著毛主席像章,神情悲痛,記者走到王景清身邊,與他握手,並詢問道:「昨天您老休息得還好吧?李訥同志來了嗎?」

「唉,堵車堵得厲害……」王景清一臉遺憾地搖搖頭說道。王景清、李訥夫婦前一晚深夜十一點鐘得知李德生將軍的追悼會將要舉行,他們趕緊和負責治喪工作的同志們聯繫,希望能出席追悼會。

王景清風塵僕僕地趕來,他和記者說道:「我剛剛參加完遺體送別儀式,現在你看,我連訃告都沒有拿到,不知道還有沒有了?」記者安慰王景清:「會有的,您老一定會拿到的。」

圖|毛主席女婿王景清對李德生同志的逝世感到萬分難過

等告別儀式結束後,一隊解放軍戰士抬著李德生將軍的棺木走出禮堂,李德生的親人們緊隨其後,聚集在禮堂周圍的群眾眼眶濕潤,紛紛落淚,李德生的遺體即將被火化,群眾哽咽說道:「希望將軍的骨灰能夠葉落歸根。」

從此,無數後輩永遠懷念這位偉大的李德生將軍!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