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一副司令偶遇乞丐母親,小心跟上後:你是來找兒子的嗎?


楊梅生將軍

舊時代的中國,軍閥割據,蠻夷入侵,可謂內憂外患,四面楚歌。

在民族存亡之際,社會上湧現出無數愛國人士,以及思想先進的政黨,正在四處募集志同道合之人。

他們打破了門第之見,也擊碎了資產階級對人民的壓迫,一時間,竟成為了諸多愛國人士,爭先加入的對象。

在湘潭,有一位鬱鬱不得志的青年人,正在為窮困潦倒的生活,四處奔波。

他迷茫散漫,對未來一無所知,也不知當下應何去何從,在那個混沌世界裡,彷彿連呼吸都要小心翼翼。

直到他拖著精疲力竭的身體,來到了長沙,在那裡他終於找到了生活的出口,和未來的發展目標。

右上為延安時期的楊梅生

可這位不得志的青年人究竟是誰,他後來的發展如何?他與母親之間,又有著怎樣令人感慨萬千的故事?

此人正是我國的開國將領,楊梅生同志,那年他家道中落,被迫輟學。

身為家中長子,又不得不扛起生活的重擔,可在那種多方勢力割據下的社會。

空有一副想要承擔生活重任的雄心,卻根本找不到任何一處,能夠勉強餬口的工作。

而大多數的青年人,都如楊梅生同志那般,同時經歷著迷茫和不知所措的窘迫現狀。

1927年初,流浪在長沙街頭的楊梅生,依舊在不停地四處打聽著,何處有招長工的人家。

楊梅生夫婦

顯然,在當時的長沙,根本無法滿足如此龐大的工作缺口,但從長沙街頭,大大小小的角落裡看。

就連穿長袍的教書先生,都蹲坐在一旁,面如死灰地,承受著現實給予的打擊。

更別說只讀過兩年私塾的楊梅生了,基於此種現狀,楊梅便生只想趁著,鞋底沒被磨破之前,趕緊撤回老家。

正當楊梅生準備「打道回府」之時,卻不小心被一波急速奔走的人群,推翻在巷口的破草垛裡。

他慌忙站起身來,理了理本就布滿補丁的衣服,定睛一看,原來是長沙青年的愛國遊行。

只見他們昂首闊步,慷慨激昂,揮動著「反對大英帝國殖民者霸凌中國」的旗幟。

湖南農村武裝力量

霎時間,楊梅生熱血沸騰。

以至於他頭也不回地,加入了遊行隊伍,並高呼著:「打倒帝國主義,反對殖民者霸凌」的口號。

比起漫無天日地尋找餬口的飯碗,楊梅生此時忽然意識到,他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可以做。

那便是「參軍報國」,後來在湖南省總工會的推薦下,楊梅生來到了武漢,並投身了國民革命軍。

興許是命中註定,緣分使然,楊梅生同誌第一次參軍,就加入了由中國共產黨帶領的,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團。

而後在我黨人士的積極帶領下,楊梅生同志便開始前往江西,同毛主席一道參與了秋收起義。

至此,楊梅生同志的革命之路,正式開啟,也預示著未來,他將跟隨共產黨,共同譜寫中國革命事業的宏偉篇章。

而彼時,在楊梅生的湘潭老家中,還有一家老小,在翹首期盼著,楊梅生能夠混出名堂,衣錦還鄉。

沒成想,除了收到楊梅生的一紙書信,「參軍報國」之外,至此多年未能與之相見。

而楊梅生同志也萬萬沒想到,一入軍營深似海,從此家人成「路人」。

從秋收起義,到反「圍剿」作戰,再到「二萬五千里長徵」,楊梅生的革命征程,如上了發條那般,根本停不下來。

就當時革命戰事的嚴峻形勢來看,且不說給家裡去封信報個平安。

怕是一聯繫上父母,就會使他們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儘管,楊梅生十分掛念家中父母,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頓時又斷了念想。

可現殘酷的現實,並沒有因為楊梅生的「謹慎」,就選擇背道而馳。

就在楊梅生還在不停地參與遊擊作戰之時,湖南湘潭那邊,國民黨的軍隊,正開始大範圍地搜捕共產黨人。

他們所到之處,無不燒殺搶掠,宛若野蠻之人,但凡找不到他們想要的共產黨人。

便開始從他們的親屬下手,而楊梅生的母親,也不幸遭到了敵軍的逮捕。

因為交代不齣兒子楊梅生的作戰部隊,以及落腳地點,楊梅生的母親為此,受盡了敵之酷刑。

而後,更是在其奄奄一息之際,便被敵軍徑直拖到了亂葬坑,任其「自生自滅」。

幸運的是,歷經此劫,楊梅生的母親憑著強大的生之信念,保住了一命。

從她殘喘著,爬出亂葬崗的那一刻起,她便暗自下定決心,後半生,就算顛沛流離,也要留一口氣,與兒子相見。

而時間線上的另一端,楊梅生同志,還在緊急遊走於閩贛遊擊區的附近,準備掩護周恩來同志的到來。

可面對如此茂密的森林,楊梅生若要帶領周恩來同志,穿越敵軍的層層封鎖,也只有冒死一搏。

該如何,巧妙而機智地化解,與敵軍的迎面交戰呢?如此,楊梅生便急中生智,策劃了一出「聲東擊西」的操作。

當時,國民黨的保安隊,與楊梅生所帶領的三個武裝連隊,即將在密林之外的出口「相遇」。

在此之前,為了確保周恩來同志順利抵達中央革命根據地,楊梅生特意命令兩個連隊的人,繞道而行。

待國民黨安保隊的人員,經過出口之時,我軍兩個連隊的人馬,便開始以槍響為號。

立即向反方向「策馬奔騰」,待敵軍聞聲而動,伺機而追之時,恰好給了周恩來同志,順利轉移的時機。

如此,楊梅生便憑藉自身的機智,順利完成了組織上交代的任務。

時至1932年,黨中央在湘贛地區建立了革命根據地,而楊梅生則成為了該地駐軍,第九師第43團的政委。

在與國民黨交戰之餘,楊梅生還聯合湘贛地區的農民,一併參與了,阻擊和破壞國民黨的軍事設備及路線。

湘贛革命根據地紅軍

而後也因為時常遊走在家鄉與革命根據地之間,楊梅生偶然得到了一次「回鄉省親」的機會。

這是5年來,楊梅生第一次在家門口作戰,進而能夠有機會返回老家,看望家人。

那時他一身灰色戎裝,面色黝黑,腰間別著一部半自動手槍,兩條小腿上,還綁著一層厚厚的白色繃帶。

當他提心弔膽地敲開自家大門之時,神情既緊張又凝重,他既害怕家中無人開門,又害怕被「賊人」盯了去。

伴隨著「吱嘎」一聲作響,楊梅生緊繃著的神經,突然放鬆了下來,開門的正是他許久不曾謀面的爹。

當楊梅生透過昏暗的煤油燈光,看見床上枯瘦如柴,又渾身是傷的母親之時。

頓時心如刀絞,淚如泉湧,還來不及寒暄一二,楊梅生便被父親的一個巴掌,抽得說不出話來。

他知道自己該挨這一個巴掌,也知道自己這一生可能都沒有機會再為二老盡孝。

於是楊梅生便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為父親母親各自磕了三個響頭。

直言道:「孩兒不孝,連累家人受苦受難,可國家一日不寧,孩兒誓死難歸」,說罷,轉身便消失在黑暗中。

回到部隊的楊梅生,全然已是一副新的面孔,再沒有了往日的種種雜念。

想來楊梅生已經做好了,將此生獻給革命事業的準備,如此那艱難的二萬五千里長徵,也是時候啟程了。

從拖著飽受痢疾折磨的病體,到忍辱負重用一己之力,為前行的紅軍突破「鋼鐵封鎖線」。

到抗日戰爭時期的一系列反「掃蕩」、「反蠶食」等鬥爭,再到最後的解放戰爭。

楊梅生多次在作戰中負傷,也在負傷中反覆刷新著戰績,直至1949年解放戰爭全面勝利。

屬於楊梅生的「戰鬥」生涯,依舊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只是這一次,他是帶著希望和期許,返回湘潭的。

湘潭土匪

想起參軍22載,至17年前的短暫回鄉之後,在楊梅生的腦海裡,已許久未曾出現過家鄉的面貌。

想來若不是解放戰爭勝利,楊梅生怕是更難抽出多餘的時間和精力,用來懷念自己的家人。

可當他收拾好心情,踏上征程,返回家鄉之時,卻只看到一切物是人非的景象。

那時國民政府退居台灣,在湘潭地區留下了上萬名的殘黨餘孽,加之匪患嚴重,湘潭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模樣。

楊梅生深知,若一日不掃清「障礙」,湘潭將一日不得安寧,也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解放」。

基於此,黨中央便給予楊梅生,湘南地區剿匪副司令的職務,便於其輔佐總司令詹才芳,開展湘南地區的重振工作。

楊梅生

在詹才芳與楊梅生的領導下,解放軍先後剿滅了長期蝸居在,臨武地和藍山等地的殘餘匪患。

而後在又在1949年底,殲滅了江華、嘉禾等地,多達1萬餘名的國民黨餘孽,及地方餘匪。

徹底為解放軍南下,平定匪患,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當湘南地區趨於平靜之時。

湘潭易家灣碼頭,又逐漸恢復了往日的生機,作為解放軍南下的主要交通港口。

易家灣碼頭,一直都是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必爭的交通要道,雖然易家灣碼頭現在歸解放軍管理。

可國民黨的人在撤退之前,已經儘可能地將碼頭周圍,所有的鐵路,公路一併摧毀。

湖南易家灣碼頭

毫不誇張地說,除了無法被破壞的海上運輸之外,易家灣在解放軍接手之時,簡直就是個「燙手的山芋」。

為了重振易家灣碼頭,楊梅生接到上級的命令,要親自監督和策劃,恢復易家灣碼頭的運輸工作。

因此,他有較大一部分的時間,都留在老家湘潭開展工作,基於此,楊梅生也開始有了尋找家人的念頭。

一日,楊梅生按照慣例,前往熙熙攘攘的碼頭,檢查鐵路兵的維修工作。

當他站在甲板之上,屹立於人群之中之時,恍惚間,眼神裡突然閃過一絲異樣。

易家灣碼頭

他反覆揉搓著眼睛,難以置信地盯著人潮中,那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婦人。

心口瞬間被電流擊中了一下,一時間竟抽搐得語無倫次起來,「那,那,那個老婦人,好像是我的老母親吶。」

楊梅生說罷,便推開人群,大步流星般地,朝著老婦人的方向,跟了過去。

起初,楊梅生並不敢大聲喚她,並與之相認,恐怕她年老體弱,再嚇出個好歹來。

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後,看著她拄著拐杖,背著破爛不堪的包袱,一面翻撿著垃圾,一面忍不住地扶著後背。

直到,老婦人走到一處大樹根下,席地而坐,他這才忍住情緒,上前開口道:「老婦人你可是來找兒子的?」

老婦人聽罷,一個激靈坐起身來道:「同志你可認識我兒,我找了他快20年了,他叫楊梅生。」

楊司令聽罷,心裡頓時五味雜陳起來,眼前這個古稀之年的老母親,已經完全認不出他的模樣了。

於是,他引起老婦,前往營地休息,並告訴老婦,這就帶她去找兒子。

待到老婦人來到營地之時,楊梅生將其扶坐在一處槐木樁上,撲通一聲,便跪在了老婦人的面前。

老婦人雖然老眼昏花,可還是被這種制服的軍長同志嚇了一愣:「孩子,你這是作甚」。

「娘啊,我就是楊梅生啊,我是你的兒子啊」,楊梅生說罷,抱著母親的腿便痛哭了起來。

1949年的湘潭人民

一旁的戰士們見狀,也一個接一個地低下了頭,老婦人聽罷,只用她那乾枯的雙手。

顫顫巍巍地捧起楊副司令的臉,端詳了好一陣子,當她的手指觸碰到那雙,與自己曾經一樣明亮的眼睛之時。

老婦人,也開始忍不住抽泣起來,想來,她已經太久沒有享受過太平日子,也太久沒有見到過日思夜想的兒子了。

如今,新中國已經成立,天下趨於和平,湘潭得到解放,老婦人便有意沿途乞討,返回家鄉。

為的就是能讓那個,尚且無法確定,還在不在人世的兒子,能在回家的時候,有人留一扇門。

有道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如今天意使然,能讓七旬母親,在湘潭老家與兒子重逢。

此情此景,於楊梅生和母親來說,都已經用盡了平生所有的運氣。

1949年湘潭乞討者

想來人活一世圖的是什麼?不正是身強力壯報國志,衣錦還鄉雙親在嗎?

如今,楊梅生離家20餘載,早已將身家性命交給了國家,末了卻未曾想到。

還能在有生之年,活著見到朝思暮想的母親。

而他也不再是那個迷惘不知歸途的少年,他們之間所缺失的,那20多年的光景。

楊梅生雖然不能替母親挽回,卻可以用後半生的光景,為母親撫平這一生的創傷。

常言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比起那些戰死沙場的革命戰士,楊梅生已經足夠幸運了。

秋收起義倖存的革命將領

只是一想到,今天的和平,是無數個先烈們,舍下無數個小家,痛失了無數個手足至親,所換來的。

就越發覺得這份和平來之不易,如今,吾輩雖生逢國之鼎盛時期,也必定會銘記歷史,守望祖國的大好山河。

讓那些為了國家和平事業,而貢獻出寶貴青春與生命的先烈們,英魂不泯,浩氣長存。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