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被圈禁的13年:體內裝避孕環,換衣服也被盯著看,收入僅兩千


小甜甜被圈禁的13年:體內裝避孕環,換衣服也被盯著看,收入僅兩千

開頭

2021年,美國法院宣布,正式結束父親對布蘭妮的人身和財產監護,這對這位樂壇小天后來說,莫過於是人生中最開心的一件事情,畢竟,她在前者的“照顧”下,被活生生折磨了13年,不僅個人財產被剝削,而且被當成搖錢樹,就算發著高燒也要被硬逼著在舞台上又唱又跳。

雖然一切值得慶祝,但家人借用她的名氣從而圈錢的行為並沒有結束,據悉,在她重獲自由不久後,妹妹就出了本傳,並編造出各種謊言,企圖毀掉布蘭妮的前程。

那麼,面對惡魔一般的家人,這位小天后究竟都經歷了些什麼?

今天就讓我們來走進布蘭妮·斯皮爾斯的故事。

成名史

1981年12月,布蘭妮出生在美國密西西比州,因為從小喜歡唱歌跳舞,所以她的母親就帶著她去大城市到處試鏡,10歲時,她登上了電視表演唱歌,並接拍了一些商業廣告,6年後,她的歌聲打動了Jive唱片的高管們,成功和公司簽約,開始製作她的第一張專輯《愛的初告白》。

她確實是天生屬於舞台的。

在《愛的初告白》正式發行後,專輯空降美國公告牌專輯榜冠軍,一年內在全球發售超過1000萬張,成為全球青少年藝人中銷售量最高的專輯。

其中與專輯同名的歌曲講的是高中女生戀愛故事,她在MV裡穿著校服唱歌,表情混合著天真、倔強和性感,這首歌發行首日就售出五十萬份,並連續兩週拿下告示牌百大單曲榜冠軍,這讓布蘭妮一夜成為全美最知名的青少年偶像。

所以,她可謂是,出道即巔峰。

既到巔峰,自然有可能“摔下來”。

1999年4月,她成為了《滾石》雜誌的封面人物,但她稍顯性感的打扮,卻使她成為了眾矢之的。

因為那段期間,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剛好被爆出軌白宮實習生莫妮卡·陸文斯基。

這起震驚全國的醜聞讓美國人對感情的態度一下子變得保守起來,人們也開始警惕像陸文斯基那樣的“壞女人”,並將性感打扮的女孩都當成了陸文斯基的“翻版”,於是布蘭妮就這麼被“掛到了靶子上”。

推薦文章  神盾局局長獲得奧斯卡終身成就獎,喜劇演員表示想參加頒獎典禮

美國家庭協會呼籲全國抵制她的專輯,認為她的純真和性感是“令人不安的混合體”,會誘導小孩變化。

對此,布蘭妮的回答是:“我有強烈的貞操觀,不是人們想像中的樣子。”

在節目中,她更是不惜強調“自己在結婚之前都會保持處子之身,讓自己像個’好女孩’。”

之後,她依然穿著熱辣的短上衣和熱褲,唱著青春的戀曲,但推出第二張專輯之後,她漸漸地把重心放在了個人感情上。

情史

2004年1月,她和青梅竹馬傑森·亞歷克山大在拉斯維加斯註冊結婚,但布蘭妮以“缺乏對自己行為的理解”為由,在55個小時後,又和男方選擇了離婚。輕率的行為,讓全國人民再次“肯定”了她“蕩婦”的稱號。

同年9月,她再次註冊結婚,對像是舞蹈演員凱文·佛瑞德林,這段感情同樣是在衝動之下“誕生的產物”,因為從他們戀愛到訂婚,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婚後,他們育有兩個孩子。

但成為人母並沒有讓布蘭妮的形像變好,在一張廣為流傳的照片裡,她單手抱著寶寶開車,旁邊坐著丈夫凱文,這樣開車自然是違規的,照片公佈後,所有媒體都在指責布蘭妮,說她拿寶寶的生命開玩笑。

網友也再次開啟“攻擊模式”,有人發問:“她這樣真的算是一個好母親嗎?她真的知道怎麼照顧孩子嗎?”

對於這點,小天后在節目上解釋,她當時遭遇了“八卦記者的圍觀”,寶寶和她都徹底被嚇到,為了安撫好孩子,她只好邊抱娃邊開車離開,至於違規駕車,她聲稱“自己不會辯解”,但這番解釋顯然是蒼白的,媒體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成天扛著“長槍大砲”,繼續對布蘭妮的私生活實行瘋狂追踪。

也許是這樣的生活太累了,她生下第二個孩子之後,要求和凱文離婚,2007年,兩人辦完所有離婚手續,接著開始爭奪撫養權。

但正是因為孩子,讓她漸漸被逼到崩潰,狗仔像學行為的鯊魚粘著她緊緊不放時,她忍無可忍,首次在鏡頭面前發了火,還在姨媽去世後,剃光了自己的頭髮。

這則消息再次沖擊了大眾,八卦雜誌曝光她剃髮的照片後,人們紛紛斷定“布蘭妮瘋了”。媒體還稱:“從她拿起剃刀的那一刻,她就不再是美國偶像布蘭妮,而是’閣樓上的瘋女人’。”

不久後,她準備去看望孩子,可是出門就被記者包圍,對此,她大喊著讓對方離開,但沒人肯走開,她只好拿著自己的雨傘,對著狗仔的車就猛砸下去,這番行為,更加讓大眾相信她精神不正常。

最終,她失去了兩個孩子的監護權,並被送進醫院治療精神疾病。同時,法院將她的個人監管權交給了她的父親,而這也是她噩夢的開始。

囚禁

推薦文章  開播飆升榜第一!秦海璐《獵罪圖鑑》一出來,該有多少國產劇臉紅

之後的十三年裡,她在父親的逼迫下,不停地錄製新專輯、開巡迴演唱會,和當音樂節目評委。曾有網友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在她的視頻下留言:“如果你需要幫助,下次就穿黃色衣服。”結果她下一次真的穿上了黃色衣服。

2020年,她終於就個人監護問題,把父親告上了法庭。聽證會上,她親口曝光了十幾年來發生在它身上的事情,並控訴父親對自己的控制和虐待。

她說:“我幾乎每天都要工作,哪怕是周末和節假日也不能休息,我曾經發燒到40度,我也要被逼著和粉絲合影,和開完兩個小時的演唱會。

如果不願意工作,我就會被拿走信用卡,電話和護照等物品,讓我寸步難行,在過去十幾年中,我對自己的工作沒有任何的決定權,所有的合同以及表演都被強制要求籤署。

我身體內還有一個避孕環,是被父親強制塞進去的,因為我不能結婚,更不能生孩子,只有這樣,父親和他的團隊才能賺錢。有個廚師在工作日每天都來做飯,早中晚地觀察我,甚至可以看著我換衣服,讓我沒有任何隱私可言。

此外,在賭城駐唱期間,我每週的演出利潤能達150萬至200萬美元,但我得到的僅有2000美元。我還被強制服用了一種藥物,但這種藥物如果服用超過五個月可能會精神受損,而我已經連著吃了好幾年。 ”

囚禁,被當成搖錢樹,還不被允許成為一名母親,種種罪行,都讓人們震驚,也讓人們第一次開始可憐這位出道即巔峰的歌姬。

幸運的是,2021年,她結束了被“圈禁”的生活,徹底恢復自由後的第二年,她再次前往了賭城,並在社交媒體上發文道:“這一次來拉斯維加斯不一樣了,我終於知道享受生活是什麼意思了。”

到41歲,才明白什麼叫生活,可悲,不過如是。

更可悲的是,家人對她的剝削並沒有徹底結束。

今年1月,她恢復自由僅僅一個月後,妹妹潔美·琳·斯皮爾斯就出版了自己的新書,書中,她回憶了一遍自己曾在家庭中受到的傷害,雖然她一再強調“這些都與親姐布蘭妮無關”,但買過書籍的網友發現,她在書中提到姐姐的次數,多達230次,所謂欲蓋彌彰,就是如此。

有了第一次自然有第二次,所以這自然不是她首次利用布蘭妮的名氣,達到毀掉後者的目的,據報導,2017年,她在姐姐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演唱了一系列姐姐的歌曲,還表示自己“是致敬”,可在此之前,布蘭妮就明確表示,她要在舞台上表演自己的歌曲,最後,小天后只好強忍憤怒和妹妹合影。

媒體還挖出,一向在公眾面前表示“支持姐姐”的她,其實早在2018年就成為了布蘭妮資產的秘密監管人之一,也就是說,她也企圖成為父親那樣的人,染指姐姐的資產。

面對這些證據,她卻一直矢口否認,並聲稱2008年姐姐未婚生女時,家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後者的身上,

而當時精神崩潰的她,卻無人關心,關於這件事情,她都沒有怪罪於姐姐,所以後者自然也沒有資格來讓她賠罪。

推薦文章  「資料看盤」熱點快速輪動機構多方向出擊連續兩日超億元搶籌一股

面對無恥的親生妹妹,布蘭妮自然沒有再好言好語,她發文道:“潔美·琳,恭喜你寶貝,你Low到了一個不能再Low的新階段,我現在終於知道,只有人渣才會如此編排另一個人,感謝你讓姐姐知道最Low的人是什麼樣子,你贏了,寶貝。”

結尾

雖然飽受家人的折磨,但這一次,布蘭妮並沒有選擇逆來順受,據報導,她已經簽下了價值1500萬美元的自傳書約,將盡可能地親自撰寫,另外,她也將創作新的音樂作品和上節目接受采訪,更加美好的是,她再次擁有了自己的愛情,知情人士稱,男方很珍惜她,願這位被折磨半生的小天后,下半輩子都能擁有幸福的時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