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倒流20年,他們才是最驚豔的“花”樣男子


裘德·洛的中文暱稱“裘花”,意指像花一樣美麗的男子。如今人過中年,已經頂著“M”字的髮際線,相比“美麗”更多“魅力”,但時光倒流回20年前,怕是叫他一聲“英倫玫瑰”也不為過……

裘德·洛

1995年登上 L’Uomo雜誌的裘花

裘花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漂亮男孩。他的風流是自成一派的,深深根植在臉部的每一段線條中。他微微側臉的一個回眸,輕輕扯起嘴角的一個笑容,都是讓人少女心爆炸的催化劑。

1997年,25歲的裘花出演電影《王爾德》。在片中他飾演王爾德一生的最愛,道格拉斯勳爵“波西”。即便是身高178的裘花,在身高195的巨人Stephen Fry身邊也只能是小鳥依人的一個男孩,他有純真的眼神,被天使吻過的下巴,也難怪王爾德會為波西神魂顛倒。

面對王爾德的無限寵溺與退讓,他時而挑釁、時而挑逗、時而委屈、時而傲嬌,他既是白月光也是硃砂痣。

1999年的《天才瑞普利》中他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浪子,在意大利的陽光下浪擲青春的激情。他的風流與快活如此令人信服和著迷,讓一切故事的發生都顯得合理起來。 (馬特達蒙飾演的男主也一樣美不可言~)

2004年的《阿爾菲》,一個風度翩翩、讓人愛恨交加的花花公子,遊走在諸多女人當中如魚得水,卻一樣難逃孤獨。反叛、張揚、憂鬱,這樣的風情如何不讓人傾慕?

2006年,34歲的他在聖誕特供喜劇《戀愛假期》中飾演一位倫敦的出版社文學編輯,兩個女兒的父親。髮際線略有後退,但美貌只增不減。

傾訴衷腸時他的視線將對方牢牢鎖住,眼睛比海水還要波光粼粼。當他表現自己的脆弱時,他好像卸下所有防備。

2018年,他成為了鄧布利多教授。這個史上最偉大的巫師,格林德沃的宿敵與摯愛,動動手指就能讓魔法界抖三抖的男人也曾有過令人落淚的美少年之戀。

原來,男孩會老,但赤子之心不會。

約翰尼·德普

Johnny Depp

90年代的德普,引領了當時男士長發的潮流

《神奇動物2》那段牽動人心美少年之戀,另一位主角格林德沃的扮演者便是德普。

腳蹬小皮靴,身著修身風衣還要內搭考究馬甲的格林德沃,是一個連衣扣都定制的精緻男孩。比起一個黑布袋套了五年的伏地魔,格林德沃的追隨者眾多,似乎有說服力得多。

推薦文章  《忍石》電影阿富汗戰爭片結局

扮演格林德沃的德普叔在面面俱到的妝發下成為了一位經歷滄桑的黑巫師,但他曾經也是名鎮四海的睫毛精哥特美少年。

1990年,德普在經典cult片《哭泣寶貝》中飾演了一群邊緣青年的小領袖,他的標誌性特殊技能:單眼流淚,為他贏得了許多女孩的愛慕與青睞。

1993年的《邦尼和瓊》,延續《剪刀手愛德華》裡的“怪咖”人設,有著長長的捲發,戴著禮帽,打著波點領帶,有著用電熨斗烤麵包等諸多古(ke)怪(ai)行為,而姑娘們義無反顧地愛上了這樣的與眾不同。

同年《不一樣的天空》,30歲的德普遇到19歲的小李子,讓人淚目的兄弟情,更讓人感嘆這對神仙組合的銀幕之美。

更多時候,德普以厚重又奇特的妝發示人,將那個眼神憂鬱的美男子藏在奇詭的軀殼下,將那些古怪又有趣的角色表演得盡善盡美。

比如《斷頭谷》裡的憂傷而神經兮兮的天才警探,一頭有型的亂發隨風飄揚,德普在18世紀末的紐約州追尋無頭騎士的身姿更是耐人尋味。

當然,德普還是那個玩世不恭卻又身懷絕技的海盜,2017年的《加勒比海盜5》已成為德普所扮演的傑克·斯派羅船長的最後一次銀幕現身。感謝CG特效,告別之際,我們還能看到一個少年版的傑克船長。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Leonardo DiCaprio

1998年登上Vanity Fair封面的Leo

小李子的戲路太廣,佳作太多,以至於我們都忘記了他曾經是多麼標致的一個美少年。 Leo的少年感與其他人不同,夾帶著讓人心碎的孩子氣。

1995年,21歲的Leo在《心之全蝕》中扮演16歲的法國天才詩人蘭波。已經成年的Leo毫無違和感地扮演了一個水晶般的少年,唇紅齒白,我見猶憐,金發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他愛得激烈,愛得純粹,一個眼神就能讓人心碎。

1996年,Leo是Romeo+Juliet中的少年羅密歐。這部將莎翁經典改編成幫派鬥爭的荒誕影片裡有著最美麗的一見鍾情。隔著大魚缸,羅密歐與朱麗葉第一次碰面,Leo藍色眼睛映著熒熒的珊瑚,微濕的金發貼在臉頰兩側,他的眼神天真又桀驁,他的執著讓一個荒謬不堪的世界自慚形穢。

1997年,那部讓他名揚世界的《泰坦尼克號》,那個意氣風發,肆無忌憚的少年畫家,成了太多人無可替代的初戀。

2002年的《貓鼠遊戲》,Leo又成了巧舌如簧、靠臉行騙的犯罪天才。萊昂納多從青澀的少年演到穩重的青年,從江湖騙子演到了反詐騙專家,但不變的還是他那可以騙過整個世界的微笑。

不想被迷人、孩子氣的外表所限制,小李子探索了戲路的邊界。如今他也許不再是那個唇紅齒白的少年,但是他精湛的演技仍能像利刃般穿透屏幕,準確無誤地刺中我們的心臟。

休·格蘭特

Hugh Grant

推薦文章  《刺殺小說家》足夠刺激,特效是亮點之一,耐心尋味成為主旋律

著名攝影師Gregory Heisler為休·格蘭特拍攝的肖像照

休·格蘭特身上帶著帥氣男演員中不多見的幽默感,微微下撇的兩道眉毛,說話時慢條斯理的獨特腔調,既迷人又喜感。

《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1994)

他是最受愛情電影追捧的男明星之一,但他的角色,極少是一往無前的勇敢愛人,在愛情中永遠被動,常常躊躇,總是隱忍,往往需要有人來推他一把。

他是《諾丁山》裡失意的書店老闆,假借記者身份和大明星約會,缺少一點勇氣來打破僵局。

他是《真愛至上》裡,舞技超群的英國首相,外表正經內心火熱的一個男人,十數年來一直在熒幕上點綴著英倫聖誕。

他還是李安導演的《理智與情感》裡善良敏感的愛德華,活在長姐和家庭的陰影下,難以為愛踏出勇敢的第一步。

但在所有這一切之前,在1987年詹姆斯·伊沃里的《莫里斯》中,風華絕代的休·格蘭特飾演了莫里斯的愛人。一位在愛里先伸手觸碰,但又因為種種原因收回手的男孩,最終錯失幸福結局。

《莫里斯》將EM福斯特故事裡的細膩情感,劍橋大學的古典情致表現得淋漓盡致。休·格蘭特俊美無儔的側臉為故事增色許多。

上圖為《莫里斯》

下圖為《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莫里斯》明淨雅緻的色彩在2017年詹姆斯·伊沃里擔任編劇和製片的《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中也以一種更強烈的方式重回熒幕,跨越三十年的浪漫情調,還是讓人神往又唏噓。

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

1994年登上vanity fair的阿湯哥

如今的硬漢,年輕時也沒怎麼當過甜心,英俊硬朗,多數時候我們會用帥氣來形容阿湯哥,而不是美。

比如《壯志凌雲》中桀驁不馴、鬥志昂揚的飛行員,他意氣風發,追求飛行的刺激。當他想要迷倒女教官時,只需要不羈地嚼著口香糖,戴上墨鏡,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就好。

推薦文章  看《嫣語賦》那些讓人笑出豬叫的劇情

但是這樣的一個男人,一旦妖嬈起來,那大概真的會索命——1994年的《夜訪吸血鬼》,阿湯哥獻上了最為妖嬈邪魅的一次演繹。

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吸血鬼,外表看似如貴族般精緻,“美人”兩個字怕是都配不上他,一貌傾城,佔盡風流。

“You’ll get used to killing.”如此殘忍的話,被他說出來,卻格外地帶有蠱惑性。

金發,碧眼,獠牙,戲裡他把布拉德·皮特玩弄於鼓掌之中,戲外更是讓萬千男女驚其美艷而一時失語。

世界需要陽光、空氣和水,還有那些永不過季的美好事物,比方說曾經的美少年們,無論他們如今變成了多麼高不可攀的圈中大佬,年少時的一個回眸,一個眼神,都讓人無限讚歎與懷念。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