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愛情》晚年的德華又回到哥嫂家,不是情深,而是德華的悲哀


《父母愛情》中晚年後的德華又回到哥嫂家,表面看來是因為安傑大病一場,德華不放心,想繼續回來伺候嫂子,是姑嫂情深嗎?顯然不是。

說起來德華這一生也是夠苦的,到哪裡都是保姆的角色。丈夫和哥哥一起出去打仗,卻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想要改嫁都不行。鄉下農活多,婆家剛好多她一個勞動力,當牛做馬不說,還總是被人罵。看老家人來安家,明明來討好處的,卻也敢說德華“克父克母,掃帚星”而伶牙俐齒的德華卻不敢回嘴,就足見她在鄉下已經被罵得麻木,甚至認同了那樣的說法。

到了哥嫂家,雖然安傑給足了她尊重和友善,可五個孩子,想想都知道負擔多重。亞菲結婚的時候,第一杯酒不是敬父母,而是敬德華,一向傲嬌的安傑沒有絲毫的不悅,就知道德華付出的分量。

後來嫁到老丁家,那更是做老媽子。在安傑家,至少安傑還會搭把手,到了老丁家,一來以前的王秀娥就是家裡家外一把好手,伺候的老丁舒舒服服,當甩手掌櫃。二來老丁一直想娶個文化人,可膽子小放棄了葛老師,又不敢娶潑婦似的吳醫助,兜兜轉轉還是娶了沒文化的德華。三來這門婚事是德華不顧老丁的心思,在明知道老丁看不上她的情況下,仍然主動送上門。等等原因導致了德華心甘情願地付出,老丁心安理得的享受。養大兒子帶大孫子。真真是一輩子的勞苦命。

如果老丁幾個兒子像亞菲他們一樣知道心存感激也算是一份付出一分收穫。可老丁去世,按理應該夫妻合葬的事上,真正體現了隔著一層血緣關係,始終還是不一樣的。他們只想著把自己的親媽和親爸弄到一起,絲毫沒有想過德華百年之後的孤苦伶仃,甚至都沒有和德華商量,只是告訴了德華這件事。

更可悲的是,如果不是亞菲向大樣他們訴說德華這些年的付出,老丁的幾個兒子始終沒覺得他們那樣做有什麼不妥,甚至江德福雖然覺得自家妹子委屈,但人家王秀娥先嫁過去,他也沒覺得大樣他們幾個多過分,合著在他眼裡,他那個苦命的妹妹就是埋到土裡,也該苦命的孤苦伶仃。

都說父親對母親的態度決定了孩子對媽媽的態度。雖然在大樣這裡,這麼說有一點點不合適,畢竟大樣跟德華沒有血緣關係。可但凡老丁真正重視德華,大樣幾個也不敢這麼輕視德華。不管怎麼說,德華都是他們的長輩,德華照顧他們,幫助他們不比親生母親王秀娥少。孩子需要人帶的時候,記得她這個繼母,等到他們不需要有人幫忙了的時候,就把這個繼母的恩情忘得一干二淨,走到哪裡都沒有這樣的道理。

推薦文章  1818包年會員紫金陳當上“維權大使”了!

表面看來,德華回哥嫂家,是為了和嫂子繼續相親相愛。可透過現像看本質,江德福資源多,幾個孩子也相對的有出息,出嫁的,在其他城市的,這樣才顯示出江家房子寬裕。可相比江德福,老丁能給兒子的資源是有限的,並且從孩子都需要德華幫忙看,兩個人都要上班才能維持生活,足見大樣幾個混得併不多好,至少沒有江德福的幾個孩子混得好。並且除了德華生的女兒,老丁的其他孩子都是兒子。

資源有限,要分家產的人卻很多,雖然有亞菲和江德福的地位在,德華不至於被老丁的兒子趕出家門,但萬一哪個兒媳不懂事,天天說不中聽的話,對於晚年的德華,何嘗不是一種折磨。為這個家辛辛苦苦幾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可讓人家像對待親媽一樣對待自己,大樣幾個都做不到,別說幾個兒媳了。

正所謂眼不見為淨,德華雖然憨,但也不傻,墓碑的事情雖然解決了,但從這件事上也看出了孩子對她的情意。與其繼續窩在一起,把剩下的一點點情分消磨,倒不如回到嫂子家,成全彼此。反正她也只有一個女兒,到時候一嫁,大不了女兒生孩子了,再去照顧,終究是自己的親骨肉,也說不出什麼。待在那個家裡,也只能繼續為人家當牛做馬。何苦呢。跟真心待自己的哥嫂在一起,相互有個照應,不是更有意義。

她嫁給老丁,只是因為喜歡老丁這個人,骨子裡的良善讓她不曾虧待老丁的任何一個孩子。當被他們虧待的時候,她也只是覺得委屈,別人給了她一點點溫暖,她都心存感激,卻忘記了那是她應得的。溫暖老丁一家一生的她,始終沒有在老丁他們一家身上找到溫暖。失去老丁的那刻,又被老丁幾個兒子辜負的那一刻,她也失去再在那個家待著的意義。

現實中付出型人格好像很多也都不得善終,親生的,有些能幹的時候,讓你住一起,不能乾了,就攆回老家,不親生的,那就更別提了。遇上安傑江德福這樣的退路,算是德華這一生付出的最好回報了。人啊,愛別人的時候,別忘了愛自己,你愛的人可能愛你,也可能把你的付出當作理所當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得到對等的回報。唯有不虧待自己,才能在被虧欠的時候不那麼後悔莫及。

終究安傑沒有負了德華幾十年的辛勞付出,終究德華還有一個美好的退路,終究這個世界不忍心虧欠一生辛勞的德華!

願每個像德華一樣勞心勞力,無私奉獻一生的人都有她的美好歸宿!

推薦文章  除夕年夜飯,無論多缺錢,這7類菜都不能上桌,不懂老規矩要吃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