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教會我寫更深刻的情書


走狗一詞在漢語解釋中是十分難聽的貶義詞,比喻受人豢養而幫助作惡的人,諂媚的人或阿諛奉承的人,與鷹犬、幫兇同屬一行列。但「走狗」一詞還有另一個作用,即可表為自謙之詞。如:

清朝黃宗羲《明夷待訪錄·兵制》:「國家當承平之時,武人至大帥者,幹謁文臣,即其品級懸絶,亦必戎服,左握刀,右屬弓矢,帕首袴鞾,趨入庭拜,其門狀自稱走狗,退而與其僕隸齒。」

清朝袁枚《隨園詩話》卷六:「 鄭板橋愛徐青藤詩,嘗刻一印雲:『 徐青藤門下走狗鄭燮。』」

鄭板橋

近代大畫家齊白石則說過:恨不生三百年前,為青藤磨墨理紙。這意思也很明顯,就甘願做「青藤的門下走狗」。雖是自謙之詞,但正常人看來,仍有侮辱的嫌疑。

可即便如此,在文藝界仍有一群喜歡王小波的年輕人自稱為「王小波門下走狗」,其實就是王小波的書裡提到了青藤門下走狗的典故,表示了鄭板橋對徐渭的尊重,這群喜歡王小波的文藝青年自稱王小波門下走狗是對王小波的尊重和喜歡。

王小波

但如果把「門下走狗」這個稱呼結合王小波的作品一起思考,不難發現這其中隱藏著很深層次的意義。這是因為王小波一系列的荒誕不經都是受到了那場大浩劫的影響,似乎大多數的書中都明確活著內涵了這點。

其實在我看來,這就是一種自嘲,嘲笑現實中那些壓抑著所有人的東西,因為那些指引人們向上的真理是嚴肅莊重不可褻瀆的,我們只好拿起自己的冷幽默嘲笑自己的愚昧無知,嘲笑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王小波之墓

那麼,為什麼又會提到蒼井空裙下之臣呢?

蒼井空作為著名的日本女優,幾乎成為廣大宅男電腦中必備之品。稱之為蒼井空裙下之臣,應當是對那個年輕懵懂時代的懷念,就像喜歡王小波的文藝青年懷念王小波一樣。

蒼老師雖已退出AV界,在諸多宅男心中,猶如離開了這個世界一般,但至今江湖上仍流傳著蒼老師的傳說。就像王小波雖然早已離開這個世界,但他的作品和思想仍然有人在繼承和發揚一樣。

王小波生前是個無名之輩,死後卻聲名遠播,連他的家庭瑣事都被挖掘出來。這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與李銀河的浪漫愛情故事。

兩人因為王小波的小說而相識,相戀後,兩人開始了頻繁的書信往來。王小波在每一封寫給李銀河的信中都有個共同的開頭:「你好哇,李銀河……」他曾對李銀河說:”我不要孤獨,孤獨是醜的,令人作嘔的,灰色的。”這個184米身高的黑臉大漢,說再見不到她的日子裡,自己就難過得像旗桿上弔死的貓,他曾說恨不得一天49個小時和她在一起!

王小波與李銀河

告訴你,一想到你,我這張醜臉上就泛起微笑……

咱們應當在一起,否則就太傷天害理啦。

你的名字美極了。真的,單單你的名字就夠我愛一世的了。

這些飽含赤誠浪漫又不乏幽默可愛的情話全都出自王小波寫給李銀河的書信。映照了木心先生那句「從前,車、馬、郵件都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王小波不光一生只愛她一人,並愛得一發不可收得浪漫,愛得發了瘋似的熱烈。

王小波去世後,李銀河趕回來與王小波的遺體告別,王小波生前在信中對她說的話一遍遍響起:”我和你好像兩個小孩子,圍著一個神秘的果醬罐,一點一點地嘗它,看看裡面有多少甜。”

你好哇,李銀河…..

你看,王小波不僅「小黃書」寫得好,就連情書也寫得很好,是他與李銀河之間的愛情和他的作品教會我寫更有深度的情書!

在《黃金時代》中,王小波用大量的對性愛的正面書寫,對現實的批判和嘲諷,對人生存狀態的反思,對人性自由和本真的彰顯,將自己的個性體現得淋漓盡致。

有人說,《黃金時代》中的王二就是王小波自己。事實上,王小波在雲南兵團勞動的經歷正是《黃金時代》的寫作背景。書中充斥著大量的性描寫正是對那個特殊年代現實最有力的反抗和嘲諷。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