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中國唯一白人,離天最近,環境險惡,卻是邊境堅強捍衛者


如果真的曾有過造山運動,那麼我們可以想像,天山、昆崙山、喀喇昆崙山和興都庫什山像四條巨龍,在塔里木盆地西邊砰然相撞,激起漫天塵土。塵土堆積起來,就成為了帕米爾高原。

帕米爾高原非常神秘,許多地方到目前還沒有人去過。就算人能到達的地方,因為高山反應,也限制了很多人前往。

這裡的世居民族是塔吉克族,是我國境內唯一的白種人,目前人口有五萬多。

有人說,塔吉克人可能來源於塞種人。塞種人是2000年前在廣闊的西亞草原游牧的民族,在西漢的西域三十六國中,有一部分就是塞種建立的國家,比如難兜;在西域三十六國周邊,還有很多塞種人的國家,比如罽賓。當時塞種人的國家的確集中在帕米爾高原或者其周邊。根據歷史記載以及學者們的研究,歷史上的塞種人和今天的塔吉克人一樣用的是波斯語。

塔吉克族分為高原塔吉克和平原塔吉克兩類,很多人認為他們是同一民族,但是兩者語言並不相同,風俗差別也很大。中國的塔吉克族屬於高原塔吉克,塔吉克的居民以平原塔吉克為主。

塔吉克曾經在帕米爾高原建立了影響深遠的國家,即偈盤陀國,這是一個佛教興盛的國家,玄奘西遊,曾親眼見到,他在《大唐西域記》也曾有過記載。玄奘記載,偈盤陀國王族自稱漢天日種,因為他們的先輩經歷了一段傳奇故事。

中國唯一白人,離天最近,環境險惡,卻是邊境堅強捍衛者

波利斯國國王從中原迎娶漢族公主,到了帕米爾高原,遇到戰亂,無法行走,只好安頓在一座山峰上。過了幾個月,戰爭結束,可以繼續前進了,然而公主懷孕了。

這事非同小可,接親的使者和送親的使者都無法交差。公主的侍女告訴他們,每晚看見天上有人騎著白馬下來,進入到公主的帳篷,因此懷孕。

說得神乎其神,大家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但是繼續前行是不可能的了,一行人只好在當地安頓下來,到山下的牧民中購買了牛羊,開始了游牧生活。他們中的宮女和男人成婚。

過了一段時間,公主生下了一個男孩。男孩英俊威武,能上天入地,能乘雲飛行。男孩長大了之後,當了這群人的國王。他四處擴張領土,佔領的地方的群眾都很擁護他。

這一個國度就是偈盤陀國。在後來喀喇汗王國的宗教戰爭中,偈盤陀國也信仰了伊斯蘭教。塞種人的後代關係並不明晰,偈盤陀國可能是塔吉克族可以追溯的最早源頭了。

帕米爾高原地勢險要,氣候寒冷,同時又是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在新北線開通之前,絲綢之路基本繞不過帕米爾高原,絲綢之路最險要的懸度、天門都在這裡。因此,帕米爾高原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成為了兵家必爭之地。

塔吉克人一代代在上面放牧,他們可能是世界上距離天空最近的人。同時,他們也經歷了太多的戰亂。從唐朝開始,吐蕃、喀喇汗王國、浩罕國、葉爾羌汗國等都殺上了帕米爾高原,人口本來就稀少的塔吉克人抵敵不過一連串的入侵,他們只好分散在高山上、深谷中,勉強求生。也因為此,他們人口越來越稀少。

幸運的是,帕米爾高原終年不融的雪峰給高原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水,深谷中野草肥美,養育出肥牛壯馬,而出沒的野獸也成為塔吉克人的獵物,以至於他們最終延續了下來。清朝時候,清軍收復新疆,在帕米爾地區設立了伯克制,塔吉克族回到了中國。他們成為中國領土的西極,也成為中國領土的捍衛者。

1836年,中亞浩罕國在英國、俄羅斯的支持下,由阿古柏率軍入侵新疆,經過帕米爾高原的時候,被英勇的塔吉克族阻擊。清朝任命的伯克名叫庫爾察克,他率領塔吉克人民和阿古柏作戰。最終,塔吉克人民沒有能阻止侵略軍,庫爾察克在戰鬥中英勇犧牲。

中國唯一白人,離天最近,環境險惡,卻是邊境堅強捍衛者

後來,塔吉克人民根據庫爾察克的事迹譜寫了長詩《太洪》。這一首幾萬行的長詩講述了庫爾察克的一生,講述了他帶領塔吉克人和侵略者的鬥爭,講述了塔吉克人保家衛國的英雄事迹。

被阿古柏佔領帕米爾之後,很多塔吉克人不服從阿古柏的統治,逃亡他鄉。阿古柏殘酷鎮壓塔吉克人民,把他們當作罪犯,發配到其他地方,減少塔吉克人的數量,削弱他們的反抗。今天的澤普縣、喀什市等地也有塔吉克族分佈,很多就是這樣形成的。

左宗棠收復新疆,塔吉克族人聚集青壯年男子組成軍隊,打擊侵略者,和清軍相呼應。他們殺死了阿古柏任命的統治者,並向東和清軍匯合。最後,帕米爾高原又回到了中國。

但這時候,清朝已經很孱弱了,列強從東海岸入侵,俄國從東北和西北入侵,中國領土慢慢被蠶食。英國和俄羅斯勾結,侵佔了帕米爾高原,塔吉克族不服從侵略者,東遷到了塔什庫爾干。他們組成軍隊抗擊侵略者,有的牧民特意把放牧地搬遷到了塔什庫爾干南部,在邊境上放牧,監視侵略者的動向,打擊一切來犯之敵。有的人從此居住在了那些地方,世世代代成為中國在帕米爾高原的屏障。

電影《冰山上的來客》就講述的塔什庫爾乾的塔吉克族反對分裂,和敵人作戰的故事。這個故事具有一定的真實性。解放軍進入南疆之後,部分頑固勢力不甘心失敗,想分裂帕米爾高原,在塔吉克人和解放軍等力量的合作下,敵對勢力失敗,這部分領土回到中國。

解放后,塔吉克人自覺擔任起了護邊巡邏的重任。根據新聞數據,中國在塔什庫爾干一共有888公里的邊境線,這些邊境線大部分在人跡罕至的雪山上,年平均氣溫40度以下。雪雍群山,沒有道路,他們只能一邊挖路一邊前進;雪山上寸草不生,他們不能兼顧放牧,因此很多人是專業巡邊員,——但是在很長時間裡是純義務的,沒有工資,連牲畜和其他用具都是自己準備。他們把巡邊當成自己應盡的義務,毫無怨言。到後來,規定巡邊員每一次經過界碑的時候,要檢查界碑是否移位,是否鬆動,是否完好,如果有以上跡象都要進行更正,此外每一次都要把界碑的字描紅一遍。因此政府提供了水泥、紅油漆。

中國唯一白人,離天最近,環境險惡,卻是邊境堅強捍衛者

高原上氣候惡劣,猛獸出沒,風險很大,所以塔吉克人巡邊一般都組成五個人以上的隊伍。每一次經過界碑,他們檢查、維護、描紅完畢,他們向界碑敬禮,宣誓,然後走向下一個界碑。

雪山上不能騎馬,巡邊員都帶著氂牛,主要用於馱運物資:水泥、油漆和饢。不用帶水,因為山溝里到處是泉水,雪山上可以以雪代水。有的地方巡邊一次要兩三天時間,就要帶上帳篷。晚上,冰寒入骨,他們駐紮在山頂上(國界線一般都在山頂上)。在那手可捫星辰的地方,點點火光混進滿天星斗,幾乎讓人分不清哪是星辰,哪是塔吉克人的火光。星辰與他們同在,祖國在他們心中。

建國到現在,已經71年了,正常人家已經到了第四代,勞動力已經到了第三代。在塔什庫爾干,有的人家三代都是巡邊員,他們把一輩子的精力奉獻給了國家安全。

中亞有一個國家名叫塔吉克,是塔吉克人建立的國家。雖然民族都叫塔吉克,但是中國境內的塔吉克人並不認同塔吉克是塔吉克人的國家,他們認同的國家是中國,他們為自己是中國人而自豪,也因此在巡邊護境、反分裂、反民族極端勢力等方面做出了卓越貢獻。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