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虎妻子梁靜:沒婚禮沒婚紗的婚姻也幸福,放養丈夫收攏他的心


2001年,梁靜第一次聽到管虎這個名字。

來劇組前,有人就特意給她介紹了這位導演。

還提到了管虎十年前的處女座電影。

梁靜不以為然,淡淡地表示,之前不認識這個人。

到劇組的時候,一眾人忙忙碌碌,有人特意把她引到了一個大鬍子跟前。

十分邋遢地穿著,一點邊幅儀態也沒有。

更為關鍵的是,那時候他的頭上還有頭髮。

只是所剩無幾,稀稀拉拉的,看起來更加讓人顯得邋遢。

管虎迎面向她伸出了手。

前一秒還不知道此人,後一秒就對他特別有感覺。

梁靜打心底喜歡這種男人,身上帶有一股子糙勁兒。

管虎是地道的山東人,一米九的個頭,動輒在劇組裡亂吼亂喊。

看上去渾身糙得很,可每天一收工,就會掏出手機變換語調。

梁靜在一旁斷斷續續聽過幾天后,知道他是每天打電話給父母的。

就這一下,又一次戳向了她的心窩子。

她轉而看看自己,離開家鄉福州,每天在外奔波忙碌,

但給父母的電話,常常是兩個星期才一個。

有時候忘記了,父母還得給她打電話。

眼看這個糙糙的老爺們儿,還有如此軟語溫存的一面,

梁靜在心底不自覺又給他加了不少分。

因為喜歡,她開始從側面去深入了解他。

管虎雖是山東人,不過從小跟隨父母生長在北京。

父親就是文藝界的大拿,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管虎的職業選擇。

從小,他就是在大院裡耍大的。

書包裡放著板磚、彈簧鎖甚至菜刀,是他們那個時代行走胡同的標配。

到了青春期,更是喜歡穿喇叭褲而且熱衷打架。

身上有著明顯的時代痕跡,不過真正長大後,卻喜歡關注胡同里的底層。

尤其是在文藝領域,剛出道的時候,他可是野心勃勃的。

梁靜後來聽說,第一部電影《頭髮亂了》,

管虎自己四處籌錢,弄了二十多萬來拍。

好不好看先不說,至少他在當時沒有靠老子的名字。

越是深入了解,梁靜越是喜歡上了這個人。

那時候,梁靜在心底把他稱作是“混蛋男人”。

一天收工後,劇組裡的一幫人去喝酒。

趁著酒勁兒,梁靜問道:“這麼多年了,不放棄對藝術片的追求,你圖什麼?”

這話,也就大大咧咧的梁靜敢說出來。

但現場的其他人還是覺得氣氛有些尷尬。

有的人開始勸酒,有的人轉移話題。

不過管虎聽了沒有生氣,反倒說了一番讓梁靜為之傾倒的話。

你說咱們圈子裡的人,整天西裝革履的,再不濟打扮得也很光鮮,

陪著老闆喝酒,吃吃喝喝間,說些言不由衷自己都不信的話,

這樣的狀態,誰看了心裡都會覺得那啥吧。

但是反過來,你去工地看看,去胡同口看看,

綁鋼筋的大哥,可能在想傍晚食堂裡的飯菜可能又餿了。

胡同口的煎餅攤子,剛看到城管露頭,估計那大嫂推著車就撒丫子了。

再看街口,一老太太帶著孫子遛彎,還得一再扯拽身邊的小孩兒,別踩上狗屎

就這樣的生活,我喜歡,因為有勁兒。

推薦文章  26歲女星和大7歲男友約會,男方吞雲吐霧不避嫌,曾多次否認戀愛

正是這番話,讓梁靜對眼前這個衣著邋遢的男人,更多了一層不同的看法。

在接下來的拍攝中,有一天她突然病了。

高燒不退,就連嗓音也有點變味。

梁靜不想因為自己一個人,拖累劇組停工。

當天凌晨四點多,她還是像往常一樣,跟著大傢伙兒上了開往取景地的汽車。

但感冒的狀態是遮蓋不住的,在車上,管虎對副導演說:

“告訴大家,今天休息一天。”

“歇什麼,不就是感冒嘛,撐得住。”梁靜不想退讓。

“健康才能拍好戲,你得聽我的,我是導演。”

“聽什麼聽!你這樣照顧我,我心裡會更覺得不好受,告訴大家,繼續開工。”

“嘿!我說你這姑娘……”

管虎盯著梁靜,梁靜也沒有避閃,也看著管虎。

眼看她如此執拗,當天只能按照往常一樣繼續開工。

晚上剛回來,管虎就拿著體溫計,拎著一袋子感冒藥過來了。

說實在話,他之前還真沒見過有哪個女性敢這麼跟他對著幹。

不過對梁靜而言,進劇組這麼多天了,看到管虎最多的是他粗糙的一面,

而每天給家裡打電話,又給自己買藥,

還是擊中了女人心底最柔弱的部位。

就這樣,隨著《黑洞》的拍攝結束,管虎也成了梁靜嘴裡的老虎。

兩個人能走到一起,確實不容易。

不過針尖對麥芒的個性,還是很快在他們的身上顯露了出來。

管虎是個大男子主義者。

當年和馬伊利在一起時,有一次看著屋子裡的髒衣服便問她為何不洗。

誰知馬伊利不吃他這套,直接反問,為啥是我洗?

管虎告訴她,女人,有沒有工作事業都行,但要把家裡收拾好。

但馬伊琍愛強勢,這成了兩個人後來分手的導火索。

而和梁靜走到一起後,兩個人的衝突,更是直接搬到了明面上。

稍有不和,說話誰也不讓著,彼此都在拱火。

有一次,他一句話又把梁靜惹毛了。

當時兩個人開著車,她直接打開車門,跳出來走了。

所幸車開得不快,但還是把管虎嚇得夠嗆。

過了許久,管虎才把梁靜找到。

“你說咱倆這是何苦,性格上太不合適了。”

“是不合適,那還在一起幹嘛?”梁靜還在一旁繼續拱火。

所幸管虎氣消了,他繼續勸慰。

“不是要怎麼樣,你說咱倆都不是刺猬,何必為了一兩句話,就把對方扎的生疼呢?”

看著梁靜不說話,管虎又繼續說道:

“都在一起了,你就不能示弱一下嘛,都說女人是水,我看你這是冰山啊。”

後面這話讓梁靜聽了忍不住又想發火,但看著對方心平氣和的樣子,

她心裡的那股火反倒燒不起來了。

就這樣,在管虎的“調教下”,梁靜成了他身邊的順毛驢。

反過來,原本很大男子主義的管虎,也慢慢在另一半的身上,

找到了該如何表達愛意。

這樣一磨合,時間久了,過去那種動輒就冒火的場面就少多了。

一轉眼,兩個人在一起三年了,梁靜想結婚了。

自己的脾氣再怎麼火爆,可畢竟也是女人。

從1994年出道做主持人到彼時,都十年左右了。

推薦文章  Redvelvet新專輯預告公開,21日發布,一共6首歌

可那段時間,她剛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管虎就打太極。

要么轉移話題,要么乾脆不接這個話題。

之前他也跟梁靜透露過,他把婚姻和孩子看成是束縛。

有時候和一幫同齡人聚會,看看他們拖兒帶女的,

自己都替他們的那種生活感到可悲。

眼看正面強攻不行,梁靜決定採取迂迴措施。

有一次去海邊度假,兩個人正好看到了一個小孩在沙灘上玩沙子。

梁靜趁機對管虎說:“假如這個孩子是你的,並且拖著你一起玩,你會是什麼感覺?”

她說完這話,就跑過去和孩子一起玩了。

這番話還是管用的,從那之後,他的態度漸漸發生了變化。

除此之外,梁靜還讓一幫朋友旁敲側擊。

有些朋友見了管虎,就故意說高齡產婦風險的相關話題。

馮小剛則更損,有一次他對管虎說,

你現在還不結婚,等再過幾年,自己抱著孩子出門,

別人肯定都說,喲,你孫子都這麼大了,真好!

女友和朋友的苦口婆心,最終說轉了他這頭“倔驢”。

2005年,梁靜和管虎的身份終於變成了夫妻。

兩個人都不是看重形式的人,婚禮和婚紗照統統沒有。

更大的變化,還在後面。

梁靜發現,婚後的管虎完全變了一個人。

以前在家,都是她給他端茶倒水,有時候還會固定放在一個位置。

之後這種情形反過來了,變成了管虎給她端茶倒水。

尤其是當梁靜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後,管虎的變化更大了。

那天,梁靜在房間聞到了家裡瀰漫著一股大蒜翻炒的味道。

她心說家裡就自己和丈夫,他平時又不下廚,怎麼會有炒菜的味道呢。

等她去廚房一看,發現這個之前特別厭惡做飯的人,

正繫著圍裙,手裡掂著炒鍋正在忙活呢。

這場面,彷彿太陽從西面出來了。

那天,管虎給妻子來了個蒜苗炒雞蛋。

他還告訴梁靜,這幾個月,炒菜自己包了。

管虎都下廚房了,這話立刻在朋友間傳開了。

黃渤見到他直接問道:“你是不是受啥刺激了,怎麼變成以前最討厭的這種人了?”

誰知管虎還對他說,你個單身狗,懂什麼。

可惜第一次懷孕,後來因為拍戲導致胎兒流產。

之後又過了一年多,兩個人的女兒終於出生。

當了母親,梁靜母性氾濫,連丈夫都跟著一併受益。

不用做家務,不用管柴米油鹽。

於是,丈夫反倒徹底什麼都不管了。

錢不管,出門一起吃飯也是妻子付賬。

而生活中的一些瑣碎之事,則基本都是梁靜在操持。

以至於身邊的朋友都吐槽,你這不是養“老虎”,這是“養豬”的節奏啊。

確實,這或許是梁靜有意為之。

享受了妻子的諸般照顧,慢慢就適應了這個節奏。

漸漸地,管虎到了動輒忘記手機或者鑰匙的地步。

甚至有幾次和一幫朋友去吃火鍋,

味道太衝,離開餐館很久,身上還有那麼一股子味道。

管虎不禁向朋友感慨,還是和你嫂子一起吃的舒坦。

推薦文章  楊冪終於也成了時尚圈親閨女!被頂級大刊獨寵6年,最新造型封神

吃的時候,她會事前把外套放在一個塑料袋裡,這樣就不會竄到衣服上了。

就這樣,管虎漸漸被梁靜調教得,離開了妻子,就總覺得生活有各種不方便。

兩年後,他們的兒子又出生了。

此時的她,已經離開影視圈不算短了,想著孩子漸漸長大,該接演角色了。

一年後,丈夫拍攝電影《殺生》。

其中一個女角色,不但醜而且彪悍。

可惜原定的演員最終沒來,眼看重新找人太麻煩,梁靜說自己試試。

之前拍戲,不說是小清新,好歹不會破相,

但這個角色的反差太大,以至於丈夫都有些猶豫。

不過,梁靜最終還是出演了。

讓夫妻倆意想不到的是,憑藉這個角色,她拿下了金馬的最佳女配。

之後,夫妻倆繼續合作,只要角色合適,她就一定會出現在丈夫的劇中。

一轉眼,她和管虎結婚都超過十五年了。

以前管虎和朋友聚會,往往是不醉不歸。

自從孩子先後出生,每次出去吃個飯,他都變成了掐著時間。

連朋友一開始都不敢相信,這還是以前他們認識的管虎嗎?

不過在梁靜看來,正是自己看似對丈夫的“放養”,

實際上讓他完全適應了新的生活節奏,

到最後,連丈夫自己都回不到過去了。

除了收攏了丈夫的心,多年來在妻子的眼裡,他實際上是個有意志力的人。

在家裡,每天早上的五公里丈夫雷打不動。

他跟梁靜說過,不管做什麼,身體才是一切的本錢。

即便有很好的想法,如果身體跟不上了,也是無用的。

而最近幾年,因為疫情很少開工,一家四口的生活反倒更加規律了。

丈夫雷打不動地跑步,每天主要是看書和寫作。

梁靜自己則陪著孩子運動,另一項主要的任務,就是輔導孩子的網課和作業。

生活規律了,她和丈夫之間就顯得更默契了。

碰到孩子的一些課程,丈夫擅長的,她就讓丈夫給孩子講解。

有時候,他反倒不懂用通俗的方式給孩子講解。

臨了一些問題,孩子還是會跑過來問她。

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夫妻間的那股溫暖,

如今也漸漸流淌到了孩子的身上。

文|二十二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