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端》結局:王萌萌下車真相浮出水面,最後兩集信息量極大


文/紅豆

公交車一到站,女孩嚇得落荒而逃。她撥打了媽媽的電話:“媽媽,我剛剛在公交車上遇到變態了”。女孩原本想要尋求安慰的,可是沒多久,母女兩人就隔著電話吵了起來。

女孩獨自一人在外地求學,喜歡穿一些比較新潮和誇張的衣服,而且也很喜歡自拍。這天,她剛好穿了一件露肩裝加短褲,還畫了一個美美的妝,一副青春靚麗的樣子。在公交車上,女孩還拿起手機在自拍,此刻的她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別人眼中的獵物了。

當時,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正在一旁偷偷地打量著女孩,看著女孩的香肩、看著女孩白花花的大腿,男人的眼裡流露出一種異樣的光芒。

他在等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自己“發洩”的機會。只是,他還沒有等到這個機會,女孩就走到後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了。

男人不甘心地看了女孩幾眼,還在尋找著那麼一絲絲的機會,可是那個位置實在太難了,所以男人放棄這個女孩。他環視了一周,發現身後有另外一個穿著藍色裙子的姑娘,於是他緩緩地向這個姑娘靠近。

坐在後座的女孩依舊沉浸在自拍中,只是,順著手機鏡頭的翻轉,她看到了男人肆無忌憚地用手去摸藍色姑娘的臀部。女孩嚇壞了,下意識地就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女孩忽然看到了男人惡狠狠盯著自己的目光,女孩反應也算快了,她假裝在自拍,可是驚慌的表情還是出賣了自己。男人知道自己的事情或許已經敗露了,於是他向女孩一步一步地走來。

就這個時候,車子靠站了,女孩害怕的馬上就下車了。跑了好一會兒,她才想起打電話給媽媽。 “餵,媽媽,我剛剛在公交車上遇到變態了”。女孩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語氣中盡是惶恐。

媽媽接到電話後也很害怕,馬上問:“發生怎麼一回事了,你沒有被欺負吧?”

女孩連忙解釋說:“不是我,媽媽,是我看到了一個男的,他在用下體去蹭一個女孩。”

媽媽連忙呼了一口氣說:“嚇死我了,你怎麼說話說一半呢?我還以為你遇到什麼事呢。”

“媽媽,我剛剛用手機拍下了那個變態的臉了,你說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報警啊?”

推薦文章  TVB前主播、43歲小飛俠林燕玲重返主播台

“你拍他的時候,他看到你沒有?”媽媽聽到女兒的話後馬上問。

“我不知道啊,但是他剛才一直在回頭看我,而且還朝我這邊走,我太害怕了,所以我先下車了。”

“你不要報警啊,你一個人在外地上學,身邊沒有爸爸媽媽照顧,再說了這種事情你要是報警的話,頂多關進去幾天就放出來了,他要是報復你怎麼辦?這後果我都不敢想啊。”冷靜下來後的媽媽,這樣子對女孩說。

“不會吧?”女孩還是想要去報警的。

“怎麼不會呢?如果他記住你的臉了,跑到了學校或者公交車站去蹲點,你躲都躲不掉的,他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的這種事情,你看到了就過去了,全當沒有發生過。”媽媽苦口婆心地勸說女兒,她其實也是擔心女兒的。

“好吧!”

聽到女兒的語氣軟了下來,媽媽似乎又有點生氣了,她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教育女兒:“我以前也跟你說過,以後你出門的時候不要穿你那些奇裝異服,你看看你那些裙子,一條比一條短腿都露在哪裡去了?女孩子家家的,出門穿這種衣服容易吃虧的。”

“你怎麼又說起這個了?我這怎麼叫奇裝異服了。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怎麼還說這個呀?”女兒聽到媽媽又說起自己的衣服,也有點氣了。

“別跟我扯這些,媽媽說這些都是為你好。”

“就是因為有你這種想法,那些人都覺得錯都在女孩身上。”女孩說完,生氣地把電話蓋了。

這是《開端》中的一幕,鍋姨一直想要知道女兒出事前在公交車上遇到了什麼?真相就是她遇到了一個變態,是的,那個穿著藍色裙子的女孩,就是鍋姨的女兒王萌萌。

發生這一幕的時候,恰好被另外一個女生看到了。女生事後想要報警的,可是被她的媽媽勸住了,不僅如此,還被她的媽媽訓了一頓,說她穿衣服“不得體”。

不得不說這一段真的實在太真實了。

我理解那一個女生媽媽的做法,她害怕女兒一個人在外,怕她到時候遭到報復,身為父母嘛,肯定首先考慮的是自己兒女的安全。很多網友說他自私,我覺得這一點站在為人父母的角度上是可以理解的。

推薦文章  劉樺談黃渤:以前他從北極永凍層帶水給我喝,現在請都請不來

但是關於女生穿衣服這一點,我就真的不能同意媽媽的觀點了,這不就是什麼“受害者有罪論”,父母們會認為,性暴力和一個女孩穿了什麼衣服、喝了多少酒、交過多少個男朋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更可怕的是,支持這種聲音的人並不是少數。

很多年前吧,在比利時有一場特殊的展覽,對這種“受害者有罪論”進行了無聲反駁。

這個展覽主題叫“whatwereyouwearing”,(你當時穿的是什麼?)。展出的內容,就是女孩不幸遭遇侵犯時身著的衣物。

你們看,真的有的很普通的而已。

“受害者的穿衣打扮、和人約會、甚至回家晚了點的行為,都可能成為被蓋章’活該’的原因。

真的是女孩們活該嗎?

電影《素媛》中,小女孩被侵犯的那天,就像往日一樣,穿著校服,走在上學的路上。只是那天下了場雨,她好心給一個沒有傘的大叔撐傘,可還是逃不過一場噩夢。噩夢過後,卻又被那些媒體們不明真相的眼光所包圍,讓素媛和她的家人幾乎無法生存下去。

素媛說:“我看見那個大叔在淋雨,我就給他撐傘,可是為什麼沒有人誇我,卻都說是我的錯?”

女的要保護自己,可是男的不更應該管住自己嗎?

面對她們的痛苦,你可以不理解,不認可,但請不要去侮辱。

請齷齪的男性,把腦子裡的髒東西清一清,嘴巴放乾淨。

請無底線的女性,多點同理心吧。

請還受害者一個清白的餘地吧,收回那些冷眼旁觀、不負責任的話語,你應該知道,沒有人想要被傷害。

我們能做的,就是收回“受害者有罪論”,不讓受害者再次被傷害,堅決不做施暴者的幫兇!

推薦文章  Gaga一天兩場紅毯,皮膚白到發光,翡翠綠拉爾夫·勞倫盡顯身姿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