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魏笑:結婚不到24小時離開人世,丈夫如今怎樣了?


魏笑是無錫電視台優秀的主持人,主持過《今晚60分》等精彩節目,收視率超高。

2008年12月份,對魏笑男友祁驥來說,是終身難忘的一個月。

16號,祁驥終於將心愛的女人娶回家,與女友魏笑領證結婚。

然而領證還不到24小時,一個巨大的消息,砸到祁驥的頭上,新婚妻子魏笑去世。

他無法相信事實,和妻子好不容易苦盡甘來,卻陰陽兩隔。

從此之後,祁驥不相信愛情,獨自一人生活,把岳父母當親生父母照顧,讓他們晚年不流淚。

魏笑,1983年,出生於安徽蕪湖。

她的父母是普通工人,沒有望女成鳳的想法,只希望女兒一生健康開心生活。

魏笑作為家裡獨生女,父母格外疼愛,滿足女兒所有的要求,但他們不溺愛孩子,做得不對的地方會給女兒指出來。

魏笑從小是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性格開朗,乖巧懂事,從來都不讓父母操心。

上學後,魏笑更是老師口中的“好學生”,不僅課外能力強,還是一名學霸,父母為女兒驕傲。

因為魏笑一直都有自己的目標,成為一名優秀主持人。

小時候,她在電視上看到吳小莉主持的節目,覺得她有涵養、端莊大氣,而且工作穩定,想要和她一樣成為優秀的主持人。

為了鍛煉主持能力,學校舉行晚會,魏笑積極報名當主持人。

小小年紀的魏笑,面對大型場面,一點都不怯場,字正腔圓的報幕,讓老師刮目相看,是主持人的好苗子。

父母也支持魏笑學播音主持,還會給女兒提意見,她更有動力學習。

高三整整三年, 魏笑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努力,但在最後一年,有一個男孩闖進她的生活。

這個男孩是魏笑的高中同學,注意她很久了,但她一心只有學習。

最後一年,這個男孩不想錯過,就給魏笑買早餐,送零食表達自己的心意。

魏笑心裡也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開始注意這個男孩,情竇初開的她,對這個男孩有好感。

由於高三是最關鍵的一年,魏笑不想因為戀愛耽誤學習。

她跟這個男孩約定,考上大學就戀愛。這個男孩答應了她。

二人一起學習,一起嚮往未來,終於如願以償。

這個男孩是祁驥。

高三畢業,魏笑和祁驥考上同一所學校,魏笑選擇播音主持專業,而他選擇記者專業。

終於,魏笑和祁驥戀愛。

他們與其他情侶不同,上大學放飛自我,只有情情愛愛。

魏笑雖然考上大學,但離著自己的目標還差老遠,祁驥也支持女友專心學習。

空閒時間,魏笑會接外面的主持工作,鍛煉自己的主持能力,祁驥每一次都會接送女朋友。

如果去偏遠的地方,祁驥會放下手裡的事情,陪著女友去。

魏笑非常感動,一定要闖出名頭,不讓男友失望。而祁驥也要在自己的專業上努力,不給女朋友拖後腿。

大學4年,魏笑和祁驥刻苦努力學習,還沒畢業二人就收到蕪湖電台的邀請。

收到消息的那一刻,互相第一時間給對方分享,得知進入一個電台實習,魏笑和祁驥非常開心。

在蕪湖電台,魏笑負責新聞主持,祁驥負責記者,一個在室內,一個在室外,他們配合相當好。

推薦文章  戲骨李嘉明惹爭議!和好友餐館吃飯少付錢,撒腿就跑10元錢吃一桌

很快魏笑就得到台裡的重視,開始主持新聞聯播。

第一次做這麼重要的工作,魏笑非常緊張,而男友一直在鼓勵她,很快她就適應這樣的工作方式。

魏笑的主持風格,受觀眾喜歡。

魏笑不想一輩子就在這個小地方,男友也支持她往更好的地方發展。

2007年,無錫電視台正在選拔主持人、記者,偶然間魏笑看到招聘信息,想要報名參加,但需要與男友商量一下。

祁驥一聽這個機會好,支持女友報名參加。

無錫電視台不少人擠破頭想進,魏笑還是有些擔心,如果選上也要和男友開啟異地。

祁驥知道女友心有顧慮,不想因為自己耽誤女友的大好前途,決定和女友一起報名參加。

魏笑和男友積極準備,要一起去無錫電視台工作。

考試那一天,二人來到現場慌了,有2000多人報名,而電台只要一兩個人。

魏笑和祁驥瞬間沒有了信心,但祁驥依然鼓勵女友,你一定可以的,我們都要加油。

她用堅定的眼神看向男友,比劃著加油的手勢。

整個考試和麵試過程中,不管是主持人還是記者,競爭非常激烈,魏笑還算順利。

祁驥表現得確實不太理想,比他優秀的記者太多了。

魏笑安慰男友:不要緊,我不一定能選上。

結果出來的那一天,魏笑和祁驥非常緊張,二人都不敢看公示榜,生怕不理想。

第一眼就看到魏笑的名字,他們非常激動,深深抱在一起。

然而往下看名單,遲遲沒有看到祁驥的名字,二人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開心的氛圍瞬間消失,祁驥打破氣氛安慰女朋友,沒有關係的。你能去工作,比我自己去還開心。

蕪湖離著無錫不遠,祁驥休息的時間會去找魏笑,因為工作特殊關係,他們見面的機會很少。

11月底,魏笑正式收到去無錫電視台工作的消息。

長這麼大,這是魏笑第一次獨自出遠門,以前有父母,男友陪著。

臨走之前,她非常難過流下了眼淚,祁驥一直在安慰她:雖然我們不住在一起,但我們可以每天通電話,你想我我就去找你。

魏笑整理好心情,與男友父母道別後,背上行囊去無錫,路上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好在同事非常熱情,不僅工作上,生活中也處處幫助她。

剛來到無錫工作,魏笑一時間不能接受,沒有任何朋友和社交,每天都在想念男友,想念父母。

她只能給父母男友打電話,結果聽到熟悉的聲音,眼淚就不自覺地掉下來。

祁驥心疼女友,打算去無錫跟她一起生活,還鼓勵她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

在陌生的城市,唯一支撐魏笑的是夢想,必須要成為出色的主持人。

每天,魏笑早早來到辦公室整理稿子,雖然她在室內播新聞,但為了更精準、更真實,她會擔任記者身份,親自去現場了解。

魏笑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無錫電視台出境比較高的主持人。

祁驥和魏笑的父母為她感到驕傲。

這2個月的時間,魏笑工作蒸蒸日上,祁驥也沒有拖後腿,很快在無錫找到工作,成為某公司的項目主管。

戀愛多年, 二人感情一直很穩定。

推薦文章  女神安雅竟然也翻車了,懟臉直拍被批瘦脫相,網友:臉都凹進去了

2008年12月,馬上到魏笑25歲生日,祁驥決定在她生日之前,完成一件大事,求婚。

那天,祁驥告訴所有人,就瞞著魏笑。

他邀請雙方家長去飯店見證求婚,而魏笑以為二人只是簡單吃一頓飯。

到現場,魏笑看到一群人,還以為是其他客人求婚呢,她用羨慕的眼神看著,誰知女主角竟是自己。

當祁驥單膝下跪,父母就在旁邊走出來,魏笑都反應不過來。

等反應過來,她已經淚流滿面,用全身的力氣說出“我願意”。

戀愛這麼多年,魏笑一直在等待這一天,終於實現了,彷彿她是全天下最開心的人。

兩家人坐在一起開心的商量結婚日期,而祁驥心裡早就定下來,他說:等到笑笑過完生日我們就去領證。

全家人覺得這一天也不錯,就同意了。

臨近生日那幾天,魏笑向台裡請假,回家過生日和結婚。

她也跟同事說:等我回來給你們帶喜糖,而同事也紛紛祝福她結婚。

回家的那一天,最好的同事吳碧蘭去火車站送魏笑。

一路上二人有說有笑,魏笑的嘴巴笑得都合不上。

她跟同事說:我覺得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了,之後我肯定不會再哭鼻子。

吳碧蘭笑了笑。她又說著,麻煩你轉告大家一定等著我回來,吃我的喜糖。

隨後,同事目送魏笑坐上回家的火車。回到辦公室,跟同事分享這件事情。

所有的同事都期待魏笑回來,送上結婚禮物,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是最後一面。

12月15號是魏笑的生日,男友祁驥攜全家人給未婚妻慶生。

那一天,所有人都非常開心,也期待著第二天魏笑和祁驥去領證。

領完證之後,魏笑和祁驥告訴自己的父母后,就開始收拾東西,17號打算回無錫工作。

結婚儀式等著雙方有空,找一個好時機舉行,魏笑卻沒有等到這一天。

18號一大早,魏笑和祁驥就收拾東西,與父母開心告別之後,就往無錫走。

一路上還非常順利,坐上了汽車,他們幻想著回去怎麼和同事說。

而同事這邊都在等著魏笑的喜糖。

有的同事已經把給魏笑的結婚禮物,放在她的辦公桌,都在等著她回來。

蕪湖到無錫也就幾個小時的車程,魏笑也計劃是下午上班。

然而到點她還沒有出現在辦公室,同事以為她會晚來一回,結果馬上要下班也沒看見魏笑。

同事就沒有多想,以為魏笑會第二天上班。

結果晚上的時候,同事收到魏笑出車禍的消息,所有人都非常緊張。

魏笑和祁驥坐的大巴車,路上遭遇車禍。一部分乘客受傷嚴重,血流不止,清醒的客人喊救命。

他們開始一個個把傷者挪出來,祁驥出來卻沒有看到妻子,原來魏笑在車裡飛出去,被座椅撞在草坪上,頭部血肉模糊。

祁驥直接崩潰了,抱著魏笑大哭。所有人都勸他別哭了,想要在他手中抱出魏笑,可他不撒手。

最後祁驥暈了過去。

在醫院,魏笑被送進手術室搶救,祁驥不太嚴重,只是頭部受傷,經過醫生治療,休息一會他就醒過來。

祁驥醒來第一眼就問魏笑在哪裡?怎麼樣了?

推薦文章  東營市委黨校第74期縣處級領導幹部進修班開展黨性教育活動

然而魏笑沒有他幸運,送來的時候已經沒有呼吸,醫生搶救無效。

那一瞬間,祁驥彷彿天塌下來, 癱在地上。前一秒還和妻子魏笑幻想婚後美好生活,婚禮什麼樣,下一秒就陰陽兩隔。

隨後,雙方父母趕到醫院,他們非常悲痛,愣是一天沒有睡覺,一直陪伴在孩子身邊。

魏笑的父母不敢相信,就這麼一個孩子,從小疼到大,沒想到白髮人送黑髮人。

祁驥用最後一點力氣,安慰岳父岳母,讓父母和他們會賓館休息。

而祁驥深陷妻子離世的心情中,無法接受事實,一直覺得妻子沒有離開自己,只是暫時的分別。

送魏笑那一天,所有同事都來送她最後一程,辦公室的桌子上整齊擺著同事送給她的新婚禮物,卻再也看不到了。

而祁驥不捨得離去,整整陪了妻子三天。

往後的生活變得灰暗,身邊的朋友都不敢在祁驥面前提魏笑的一點事,生怕勾起他的傷心往事。

後來,祁驥走出喪妻之痛,帶著妻子的座右銘開啟新的生活,微笑面對人生!

魏笑生前一直想要出去旅遊,但是因為工作忙沒有時間,祁驥決定幫助妻子完成這個願望。

他辭職離開無錫,帶著魏笑的照片,浪跡天涯,每到一個地方就和妻子的照片拍一張合照,也算是二人一起去旅遊了。

旅遊結束後,祁驥回到老家,重新振作起來,贍養父母和岳父岳母。

魏笑的父母就她這麼一個孩子,祁驥擔負起兒女的責任,替魏笑孝順。他的父母也支持兒子的做法。

過節時候,魏笑會買東西去看望岳父岳母,臨走之前還會給他們留下一點錢花。

在祁驥的關心下,岳父岳母也走出喪女的傷痛,把他當親生兒子一樣對待。

魏笑走後,岳父岳母也知道祁驥這些年不容易,勸他再找一個結婚生子,統統被他拒絕。

如今魏笑已經走了14年,祁驥單身14年,一直住在二人裝修的婚房裡,用另一種方式陪在妻子的身邊。

雖然祁驥與魏笑結婚24小時,但他們在一起7年,這段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二人愛得深沉。

祁驥是重情重義的一個人,只因為愛魏笑。

在祁驥的身上表現出,真正愛一個人,是可以無私付出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