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黑色”類型電影作為切片,試析新《倚天屠龍記》目前的處境


作為頗受關注的王晶電影,新《倚天屠龍記》預告片的釋出和定檔,還是引發了眾多網友的討論和熱議。

與29年前的那部王晶作品《倚天屠龍記》相比,新《倚天屠龍記》多多少少顯示出了某些新時代的烙印:分兩部於1月31日和2月3日播出,播出媒介為網絡平台。

這樣的播出方式,即體現了作為商業片導演的王晶的聰明與“精於計算”,又為其它電影,比如純藝術電影的放映方式提供了借鑒。

縱觀網絡評論,新《倚天屠龍記》似乎並不被普遍看好:對於主演年齡的詬病,對於女主的長相,對於服飾的吐槽等等。

撇開這些表面現象,結合王晶導演在2021年度五一檔上映的由古天樂、梁家輝、吳鎮宇、林家棟四大影帝領銜主演的,票房成績差強人意的《追虎擒龍》來看,港片的複興與重振之路著實不易。

黑色類型電影與類型電影

為了便於說明“問題”,本文的一個角度來自於內地新晉崛起的新力量導演群體的作品與港片的對比。

在理論上,“黑色電影”並沒有被學界普遍認為是一種電影類型。

但在國內,筆者認為,區別於第六代電影導演的新力量導演群體中,最具有本土電影類型風格的電影,應該就是“黑色”類型片。

而曹保平、刁亦男、忻鈺坤無疑是這裡面的代表人物。

推薦文章  張曼玉和梁朝偉的相互回眸一笑:真的是此時無聲勝有聲!

這三位導演各自經歷不同,對電影藝術的表現手法各有側重點,但同時又有著強烈的共性。

曹保平導演作為新力量導演群體中典型的學院派,對電影語言的運用駕輕就熟,他的導演作品《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追兇者也》,內蘊著濃濃的“黑色警匪片”情緒。

而作為獨立電影的代表人物,依年齡來看,本來應該隸屬於第六代電影導演群的刁亦男,不但在國際電影節取得了重要獎項,更是商業片與藝術片完美結合的典範。

他的獲獎作品《白日焰火》,體現出了熾烈的“黑色犯罪”電影特徵,“黑白”兩色的突出運用、隱喻式鏡頭的捕捉、對人物心理的深度刻畫,使他的電影人物,遊走在主流與邊緣之間。

這也是他與第六代電影導演自言自語式臆想的區別所在。

他顯然更注重的是大眾的情緒而不是個人的心結。

而1984年出生的,雖然年輕,但導演道路走得異常艱辛的忻鈺坤,顯然更因為個人的人生經驗而使作品散發出獨特的經驗。

作為與虎年賀歲電影,《奇蹟·笨小孩》的導演文牧野類似,得益於“FIRST青年電影展”的獨立青年導演忻鈺坤的電影作品有著深入骨髓的現實主義問題傾向,他的電影長片《心迷宮》的多線敘事,為他的“黑色懸疑”電影打好了技術基礎。

當然,本文的目的並非在於論證這三位導演的“好處”與優點所在。

而是以一個切片來說明,諸如新《倚天屠龍記》這樣的港片為什麼在此時顯得有些“水土不服”。

推薦文章  經過7天的治療,林俊傑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體力逐漸恢復中

傳統港片作為時代與環境的產物,其實也深深地烙下的“當年”與“那時”的烙印。

進入新千年後,在港片數量日趨減少的同時,誠然出現了不少質量過硬的港片。

但港片始終沒有能夠“拓寬思路”,依照西方的類型片說法,港片的“招數”依然是“傳統套路”,比如2021年熱映的《怒火·重案》其實就是一部港式“警匪動作”片,而以系列電影的最終章面目出現的《反貪風暴5》,也只是一部“警匪”片。

港片受地理範圍和人文環境所限,其實並不能“與時俱進”開發出新的類型電影。

而反觀內地,隨著新導演的成長,例如本土的“黑色”類型片在內的,結合商業元素與藝術追求的電影紛紛亮相,本土“接地氣”的現實語境在電影鏡頭中的充分運用,明顯的“蓋過”了純港片的虛擬鏡像。

作為觀影者而言,見多識廣的他們,已經很難從純粹視覺的角度給港片點贊。

當港片溢出太多的情懷乃至超出電影本身的表達意境時,人們總有不買賬的時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