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張國燾錯誤的干預,徐向前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大獲全勝!


徐向前從大別山到大巴山區以至以後幾年,常常被內部是非爭論搞得左右為難。他是總指揮,頂頭又有個張主席。張國燾自從來到大別山區,「選賢任能」,把好幾位有才華、忠誠革命事業的好幹部都排斥下去了。可能是徐向前平時不愛唱多少反調,指揮打仗又有辦法,在部隊中威望高,儘管肅反時張國燾對他有所懷疑,迫害死了他的妻子程訓宣,還是把他保留著。張國燾實行的是「家長」式的領導,他的話總是要下屬不折不扣的照辦。不然,輕者說是「不尊重領導」,重則是「反黨」,要被撤職,有殺身之禍。徐向前對這位主席,很少當面冒犯。

紅軍在東線反攻,沒能大量殲滅敵人。 8月下旬,徐向前率紅軍主力轉移到西線,開始了西線的反攻。 8月28日,紅軍主力渡過通江河,從敵軍第3路和第4路的結合部得勝山附近夜襲突破。紅軍來勢兇猛,敵各路軍紛紛撤退,有的潰不成軍。徐向前命令紅4軍主力猛攻敵第4路,進佔蘭草渡;同時命令紅9軍一部追擊敵第3路,直撲儀隴;第30軍迅速收復了巴中趙。徐向前準備對敵實施大縱深迂迴。他經過反覆研究,擬訂了作戰方案,很快報告給在後方的張國燾主席。

這時候,川陝根據地電話四通八達。前方打仗,張國燾一天數次電話、電報查問作戰情況。徐向前的作戰方案報告上去後,很快,張國燾從後方通江洪口場打回來電話。開始,張國燾照例問了徐向前的身體情況,客套幾句之後,說實行大縱深迂迴要慎重考慮。電話聲量很小,斷斷續續,徐向前聽不大清楚。意思是:要穩紮穩打,不能貪圖太大的戰績,飯要一口一口吃呀……

徐向前說:「不能追著敵人屁股打,要一下插到敵人縱深去,迎著敵人的頭打……」

又是和東線一樣,電話裡各有各的道理。張國燾不鬆口,反覆講他的道理。這位主席平時講問題不緊不慢,一般情況下聲音不高,只是在發火時,才放大嗓子說幾句,然後又會慢吞吞地講他的道理。還時而引用馬克思、列寧著作中的幾句話。此時,電話聲音不佳。有一句徐向前聽清楚了:「你們不聽我的話算了,隨你們的便吧……」

電話不通了。不管電話兵怎麼呼叫,對方都沒有聲音。

徐向前坐在作戰室的電話機旁,又悶悶地抽著煙。不知是電話自己中斷,還是張主席發火掛機了。紅軍重要的行動計劃,都要他同意。他是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怎敢違抗?可是,眼前這次行動,如按照他的意見,又可能失去一次戰機。東線反攻聽信了他的「西旋」的命令,結果沒能大量殲滅敵人。他認定正確的治軍方針,就堅決貫徹,認準一個好的作戰方案,就千方百計去實現。怎麼辦?第30軍政委李先念正在一邊,呆呆地看著總指揮。徐向前突然眼前一亮,把小菸袋向下一揮,說:「這回就是犯錯誤,也不能聽他的,我們自己幹,錯了我負責!」

李先念說:「對啊,『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我們聽總指揮的!』」

「這回就是犯錯誤,也要這麼幹了!」徐向前最後下定決心。 「好吧,我們來個獨斷專行,搞大縱深迂迴。」當即命令部隊按他的計劃開動。

指揮部的人嘴上沒說,心裡都明白,這是違抗命令的一戰。仗打得好,一切都好說;仗打敗了,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可想而知了。可是,大家又不能忘記:在大別山區第三次反「圍剿」作戰時,皖西「剿共」總指揮厲式鼎親自出馬,率領3個師15個團從合肥殺上來。敵眾我寡,紅軍背水作戰,在打還是退的關鍵時刻,張國燾要退,徐向前要背水一戰,結果把厲式鼎給活捉了,消滅其一萬多人;紅軍西徵到達漫川關,敵人前堵後追,全軍陷入絕境,張國燾臉都白了,提出要把部隊分散打遊擊,徐向前反對,指揮紅軍突破了漫川關,轉危為安。總指揮不怕冒抗命的罪名,大家還怕什麼。一聲令下,部隊向敵人縱深殺去……

經過一天一夜奔波,紅軍搶先佔領了黃貓埡,卡住了敵人西撤的道路。徐向前帶領後續部隊趕到時,李先念和程世才正指揮隊伍與敵人進行激戰。又經過一天一夜激戰,紅軍全殲敵10餘團,俘旅長以下萬餘人,繳獲槍枝7000多支,迫擊炮40多門。

這一仗打得漂亮。徐向前從戰場上走下來,和張國燾會面後,兩個人好像都沒忘記戰前那次不愉快的通話,可誰都不說了。幾十年之後,徐向前回憶那場戰事說:「戰績擺在那裡,張國燾自然無話可說了。」其實,張國燾心裡也明白,他雖是「老資格」,軍事指揮上遠遠比不上徐向前的高明。

相關文章  莫里森迎當頭一棒!中方沒出手,「嚴懲澳大利亞」就突然傳遍世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