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截指甲和一隻耳環引起互相懷疑,《Blind》第3集:模仿犯

最後更新於 2022-09-24 by 刘艺味


韓劇《Blind》的懸疑畫風跟李昇基主演的《窺探》有點近似,劇中犯罪嫌疑人也有向著主角靠近的可能。不過,玉澤演飾演的男主柳成俊要更可怕一些,因人物背景更複雜。正因加上了特殊的人物背景,命案發生的理由更充分,所以這部劇更容易看懂也更驚悚。第3集,再次發生命案,讓該劇犯罪走向更清晰:被“神”拋棄的孩子逃出福利院後的故事。

每一集的開始都有關於孩子的故事,第3集中的他們更慘:福利院中做苦役的孩子一直想要逃出去,出去探路的12號被抓後吊打幾乎會死。看守中的老大結婚十年妻子才懷孕,認為是神的眷顧,還願一般決定放那孩子一馬。這群逃出去的孩子最終流向何處,柳成俊和哥哥的關係是什麼樣的關係,背後一定有驚人的秘密。

柳成俊有著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的陰暗面,陰暗到大仙看到他都會無緣無故發瘋,狗狗見了他也有警惕,陰暗到作為法官的哥哥總是擔心和懷疑,每一起兇殺案都會第一時間懷疑到他。第3集,女人們聚餐後發生了意外曹恩技(鄭恩地飾演)家中被襲,女同事也是所長的女兒被殺,被殺手法和此前一起案件一模一樣。

還在醫院中輸液的柳成俊(玉澤演飾演)提前出院,開始追查,從被害人聚餐時餐館的廚師到送兩個人回家的司機,能懷疑到的通通查詢一遍,他看每個跟該事件又關的人好像有作案的可能,但是哥哥另有懷疑。前一個被他判決的嫌疑人還在被關押中,鼻青臉腫的被扣在醫院的病床上,他沒有作案的時間,於是哥哥推測有人在模仿作案。

他內心深處最懷疑的還是弟弟,趁其熟睡他拿了弟弟的車鑰匙打開了弟弟的車門。非常巧合的是,哥哥在弟弟車上發現了一枚耳環,而這枚耳環和最新被害人的耳環一樣,且被害人的耳朵上正少了一隻。與此同時,柳成俊失眠了。開關交替的燈光下,他表情驚悚,心事重重又非常計較。舉起手裡的一片指甲,像定時炸彈般讓事件更加撲朔迷離。

誰是兇手?哥哥懷疑弟弟,並且找到了似乎很有實質性的證據。弟弟是不滿哥哥的懷疑還是同時懷疑哥哥?什麼原因讓兩個兄弟互相懷疑卻又不肯把懷疑說清楚?如果兩個人互相了解又互相擔憂,至少說明在他們中間有一個人是有重大嫌疑的,同時還有第三個嫌疑人存在。

被害人相關的所長曾經在福利院做過什麼,以至於有親人被害還不敢正視當年所做的惡,不肯向警方透露其中的可能交集?柳成俊和哥哥是逃出來的孩子中的一員嗎。暫時看理不清的懸疑加上手段兇殘的犯罪雙重看點形成的故事線繃得很緊,能可持續的牽制著觀眾跟著追下去,韓劇結構一旦形成,也就基本算高開;這部劇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