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片子的構圖和運鏡很不錯,相較於原著增加了兩段荒誕的故事


首先,西線無戰事這是一部優點和缺點都很明顯的影片,一方面,他從工業上大大提升了30版所沒有的質感;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他卻擯棄了原著中一些精華的戰爭哲學。本片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一戰,故事的主角保羅和他的好朋友們在校長和領導的各種坑蒙拐騙下,帶著一腔激情,滿腔熱血奔赴戰場,而隨著戰事的推進,原本對戰爭好奇,興奮的保羅逐漸變得恐懼,麻木,最後戰死沙場。作為原著黨,在觀影的過程中,我能get到導演想創新的點和屬於他想表達的東西,一個就是戰爭的殘酷和對人道主義精神的反思;一個就是通過高層在溫暖舒適的列車上一紙一筆的談判和躺在地上和泥漿的戰士的對比來達到諷刺的效果。那,導演的想法實現了嗎?實現了多少?

先說優點,本片最能唬住外行的便是其每一幀都能截屏當成壁紙的攝影。確實,這部片子的構圖和運鏡很不錯,也的確可以達到讓觀眾賞心悅目的效果,但是本片的攝影是一把雙刃劍,在“美”的同時也摧毀了一些其它的東西。其次,從劇情來看這部片子相較於原著增加了兩段荒誕的故事。一個是戰爭間隙,眾人在敵後休息時去法國農戶家裡偷鵝;一個是最後15分鐘戰爭結束時,的將軍為了所謂的“軍功”讓自家的戰士前去偷襲,送死。

這段偷鵝的劇情加深了觀眾對保羅和偷鵝戰友的兄弟情的鋪墊,方便在後面寫死戰友的時候傳遞出情緒;而將軍為了軍功派士兵去送死的行為更讓我堅定了這部片不是反戰片,而是諷刺片。有點像你的單位領導在放假前夕非得把你留下下熬通宵衝業績的感覺,但很顯然,在大家的情緒都是麻木,消極的時候,這種做法就只能是領導者的自我感動和自我高潮,本質上沒有任何意義。

再來說說一個我比較喜歡的點,影片開頭保羅作為新兵去收拾死去戰友的身份牌。而結尾一個法國的新兵在收拾戰友身份牌的時候,卻帶上了保羅手上拿著的絲巾。片中這個絲巾是保羅的一個黃毛戰友泡到了一個法國妞拿到的絲巾,他戰死沙場,經過兜兜轉轉居然傳到了一個法國的新兵蛋子手上,這個像徵著死亡的絲巾讓著永無止境的戰爭更添上了一絲的虛無感談完優點,再來說說缺點,這也是我擅長的地方(誇人真的不擅長)。

本片最搞笑的地方便是優點和缺點並駕齊驅,同一個點既能是優點,也能是缺點。首先是攝影的問題,本片的攝影確實很不錯,構圖,調色是完美的,同時也是呆板的像教科書裡的糖水片。片子中那些唯美的定機位長鏡頭風光攝影,除了讓我賞心悅目之外,並沒有讓我感到他想表達的戰爭的虛無。

而且攝影師為了統一全片的影調,把戰爭部分和高層談判部分拍的都很“唯美”,大大的削弱了其對比的作用。其次,導演在節奏上的控制能力也很一般,即使本片是第一人稱視角,但也沒給我帶來很強的代入感,我知道導演是想表達戰爭的虛無,但好像不管是殘酷還是虛無都差點,就像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怪尷尬的。看了這麼多的戰爭片,我認為節奏上還沒有人能跟斯皮爾伯格相提並論,拯救大兵瑞恩前20分鐘的戰爭戲讓無數導演爭相模仿,但技術即使進步了20年,也沒人能夠超越。

劇情上,先說高層談判這個點。這裡面不知道是為了美化德國高層還是怎麼滴(德國拍的片肯定是要美化的),這些萬惡的資本家居然會因為兵死得多而被迫簽字停戰,笑死我了,輸了就是輸了,沒必要給自己加戲,不然顯得你像綠茶。德國也別往自己的臉上貼人道主義的金,你們吸人血的資本家要是會考慮老百姓的生死,還會發動這所謂的一戰嗎?

除此之外,這個高層談判的部分是貫穿全片的,我覺得做的也很不好,又是那種不上不下的,尷尬的感覺。高層的戲份給的不多,因為我對他們的角色基本沒什麼印象;但也不少,他們的戲份使主角的故事線產生了割裂感,降低了觀影體驗。所以我認為導演在這裡有點想魚和熊掌兼得的意思,但結果就是都得不到。

既然時長不夠讓你們對高層有一個完整的人物塑造,那就乾脆把前面高層的戲全刪了,只留最後一個談判桌的戲份,然後把談判桌的寧靜和前線的戰火紛飛用交叉蒙太奇的方式剪在一起,而且這裡戰爭場面的攝影風格也得換一下,不能再是唯美的感覺,而應該是搖晃的,混亂的感覺,這樣才能順勢的把影片推向高潮。其次呢,偷鵝的劇情也有較大爭議。原著中,保羅和戰友是去地方司令部偷鵝,這個劇情不僅緊張刺激,而且還能用反轉的劇情對雙方關於戰爭,人性的矛盾的討論進一步加深。

而改編之後的去農戶家偷鵝,反而有點侵略者的味道,和全片營造的一種德國是弱者,受害者的氛圍的感覺格格不入。這一段除了能讓觀眾看到他們的兄弟情之外顯得有點無厘頭。最後,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點,就是全片的中心思想。評價一部電影,我覺得最起碼是要尊重創作者和創作者的意圖,可能作品很差、完成度很低、存在各種問題但扯著某某段落不符合原著、某某場景很老版不一樣,多少就有點不可理喻了人家拍的是個人創作的電影、只不過有個創作來源,又不是對照著拍紀錄片,這麼喜歡原著會去看書就好了。

說了這麼多,我還是希望大家能看完這部電影再去看看原著。畢竟原著最荒誕最虛無的,不是他的情節,而是在他飽受好評,讓德國青年的反戰情緒達到高潮的時候,二戰就爆發了,而希特勒也用他的嘴炮告訴你,這種文藝作品沒有什麼軟用,人民該被洗腦的,還是會被洗腦,戰爭,還是會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