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部永遠影響世界電影格局的最佳日本電影


#電影#即使不知道具體的名字,世界各地的觀眾也已經看到了幾十年建立在日本電影基礎上的國際電影。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電影成為日本電影人表達誠實觀點的宣洩渠道,並在政府批准的宣傳電影之外擴展自己的視野。

從那以後的幾年裡,日本電影一直是一個突出而獨特的存在,為人們熟悉的電影類型提供了獨特的視角。從早期的武士史詩到開創性的動畫,以下是永遠影響世界電影格局的最佳日本電影。

影片按時間先後,僅代表個人觀點,僅闡述大概,歡迎評論和交流!

《羅生門》(1950)

當一名男子的死被發現是被他人謀殺,一名婦女被襲擊,四名涉案人員被帶到法庭,以揭開事件背後的真相,隨著每個人向法庭透露他們的故事,更多的問題開始出現而不是答案。

該片最初在日本上映時被忽視,直到黑澤明的這部早期傑作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獎,它細緻入微的敘事和視覺技巧才得到真正的欣賞。從那時起,影評人開始認可包括小津安二郎和溝口健二在內的傑出日本電影人,他們向世界介紹了日本變化多樣、發展迅速的電影景觀。 《羅生門》還啟發了幾十部電影,如《非常嫌疑犯》、《英雄》和《最後的決鬥》等等,這些電影都利用了《羅生門》獨特的情節結構和可靠的敘事,永遠融入了電影史。

《東京物語》(1953)

一對老夫婦從他們的小村莊來到繁華的東京看望他們的成年子女,當他們的家人都顯得太忙而沒有時間和他們在一起時,他們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和他們守寡的兒媳婦紀子(原節子飾)在一起。

小津安二郎這部低調的經典作品,是這位導演對複雜家庭關係和代溝的無盡迷戀的巔峰之作。和小津的大多數作品一樣,他避免了浮華的攝影,而是採用日常生活的靜態實時鏡頭,點綴著導演標誌性的特寫鏡頭。這種視覺的方式讓觀眾直接感受到這個家庭的變化動態和內部鬥爭,電影巧妙地構建了情感上扣人心弦的高潮。

《七武士》(1954)

當一個村莊由於山賊的頻繁襲擊而缺少食物和補給時,他們招募了一些願意無償幫助的武士。他們一起搜羅了七個浪人,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背景,他們必須團結在一起,智勝無情的山賊團伙。

《七武士》通常被認為是電影界最偉大的成就之一,這部長達3個多小時的史詩電影像一部現代超級英雄電影,但人物發展和精確的方向卻像一部時代久遠的古裝電影。它開創了電影中不可思議的團隊活力的先例,集合了一系列標誌性的表演,包括黑澤明的常駐演員三船敏郎和志村喬。從西方對《豪勇七蛟龍》的重新想像,到皮克斯的《蟲蟲危機》,幾十年來,電影的藍圖被重新設計,然而,《七武士》一直是大師級作品。

《哥斯拉》(1954)

在原子彈爆炸後,一隻巨大的蜥蜴狀生物從海洋深處升起,對東京造成了嚴重破壞,在混亂中,一組經過挑選的科學家必須找到阻止野獸的方法,以免有更多的傷亡。

“哥斯拉”是核襲擊後恐懼籠罩在日本的一個揮之不去的寓言,它仍然像上映時一樣在情感上引起共鳴和令人心酸。 “哥斯拉”是由一個穿著橡膠和乳膠套裝的男人打扮的,這證明了道具處理的工藝進步和認真的工作態度。儘管這部電影后來成為了電影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系列電影之一,但原著電影和它的同名怪獸一樣,都是怪獸類型電影的黃金標準。

《戰國英豪》(1958)

兩個詭計多端的農民遇到了一對神秘的男女,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兩個陌生人分別是一位公主和一位將軍,他們願意給農民金子,以換取他們的陪伴護送他們到安全的地方。

《戰國英豪》被影迷們廣泛認為是對喬治·盧卡斯《星球大戰》的主要影響來源,這是一部超前於上映時間的龐大冒險電影。雖然與黑澤明的其他電影作品相比,這部電影的主題較輕,但它出色的動作場景和對范圍和場面的敏銳眼光足以彌補這一點。

《用心棒》(1961)

一個流浪的浪人武士來到了一個被兩個敵對犯罪團伙佔領的小鎮,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制定了一個計劃,讓兩個幫派相互對抗,以便從暴政中解放小鎮。

黑澤明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創作的一系列武士經典作品一直延續到接下來的十年,並將“流浪武士”比喻為經典理想。後來,意大利導演塞爾喬·萊昂內在他的意大利西部片經典《荒野大鏢客》中重複了這個前提,從本質上催生了一個全新的流派。黑澤明的“繆斯”三船敏郎再一次用他瘋狂的魅力演繹了一個低調的角色,創造了這個類型電影中最具標誌性的武士英雄之一。

《阿基拉》(1988)

在一次新型炸彈實驗失敗導致日本東京變成一片廢墟,多年後,這座新重建的城市充滿了犯罪,當一個街頭幫派被捲入另一輪實驗的陰謀時,它變成了一場與時間賽跑的遊戲,以防止東京再次被摧毀。

與1954年的《哥斯拉》類似,《阿基拉》以一種嚴肅而令人痛心的方式,精彩地評述了人類毀滅的周期性。這部電影對重建大都市的想像彌合了《銀翼殺手》和幾乎每一個黑暗科幻小說對未來的想像之間的鴻溝。在沉重的主題背景下,充滿動感的刺激畫面,大部分是動作和暴力,並向世界展示了這種類型電影的魅力,而且電影講述的不僅僅是兒童故事。

《午夜凶鈴》(1998)

女高中生友子和同學共同看了一盤被詛咒的錄像帶後死亡,女記者淺川決定調查這個事件的真相。當她自己觀看錄像時,她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她將在7天后死去,淺川和她的前夫高山繼續尋找答案,以及鬼磁帶背後的起源。

隨著2002年美國翻拍版《午夜凶鈴》的上映,全世界的觀眾對這部令人毛骨悚然的經典作品的認識達到了頂峰。故事以一種直接的方式講述,為每一個恐怖的場景添加了一種發自內心的現實感受,自上映後的十年裡,它成為國際恐怖電影場景的主要信息,證明了令人難忘的影像在任何時候都勝過廉價的驚嚇。

《切膚之愛》(1999)

青山重治(石橋凌飾)渴望尋找生命第二春,他的電視製作人朋友吉川(國村隼飾)安排了一次假試鏡,幫助青山找到了完美的伴侶。在被美麗的山崎麻美(椎名英姬飾)迷住之後,青山開始與她建立關係,但最終卻發現了麻美不為人知的過去。

作為日本最多產、最努力的導演之一,三池崇史的這部現代恐怖經典作品被許多人認為是他的代表作。影片的前半部分大部分都是用輕快的基調來處理的,當影片的後半部分轉向黑暗和扭曲時,就變得更加刺耳和恐怖。這部電影的恐怖元素後來被用作21世紀初“酷刑色情片”熱潮的模板,但是這些效仿的電影中沒有一部能與三池崇史的這部既震撼又恐怖的傑作相媲美。

《千與千尋》(2001)

10歲的千尋和她的父母在去新家的路上走了一條捷徑,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廢棄的遊樂園,在他們離開之前,太陽下山了,千尋的父母變成了豬,她發現自己被困在一個看起來像是澡堂的地方,也是一個靈魂的避風港。

動畫大師宮崎駿的許多電影都可以被視為傑作,但沒有一部能像《千與千尋》那樣獲得普遍的吸引力和崇拜。對於許多影迷來說,這部電影是對日本動畫傳統的一次介紹,它以其細緻的世界、古怪的角色和無盡的想像力征服了觀眾。從神秘的幽靈“無臉男”到神秘的白龍,這部電影充滿了瘋狂創新的形象,定義了一個動畫電影的時代,今天仍然保持著令人敬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