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婭到底多精明?看完她的商業版圖,我沉默了


2021年12月,對於薇婭來說,是人生的“至暗時刻”,當然,也是咎由自取。

因為偷逃稅,被罰總金額13.41億元。

新聞鋪天蓋地,輿論如同潮水湧來,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薇婭和老公雙雙道歉,表示完全接受稅務部門作出的相關處罰決定,並將積極籌措資金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補繳稅款、滯納金和罰款。

那一刻,幾乎所有的網友都認為:這下子,薇婭算是徹底玩脫了!這麼多稅款要補繳,一定是焦頭爛額了。

畢竟,連范冰冰補繳8億稅款時,也不輕鬆,屢屢傳出借錢、賣房子補繳的新聞,曾經光鮮亮麗的大明星,也有落魄的時候。至於某爽,在補繳稅款時,也在哭窮,裝委屈。

薇婭能夠順利度過難關嗎?

“消失”一年後,薇婭給出了“答案”。

薇婭的“底氣”

回頭去看薇婭創造的眾多“金句”中,我想,有一句不得不提。

2020年5月,在參加某活動的時候,薇婭被媒體問到:有沒有想轉型當明星的想法?

薇婭笑了笑,說:“當明星哪有當主播賺錢啊!”

媒體為何有如此一問,當然並非空穴來風。

在薇婭成為頭部主播之前,就曾嘗試過進入娛樂圈,當明星。在選秀類節目如火如荼的那幾年,還參加過選秀。

之後,簽約到環球唱片公司,和另外兩位嘻哈歌手搞了個組合,可惜,沒能紅起來。

也許是見識過娛樂圈的水太深,薇婭和老公董海峰商議之後,決定退出娛樂圈,一頭扎進了創業經商的道路。

從北京動物園倒騰衣服開始,到西安二次創業,再到搭上電商的快車,一路狂奔,原始資產不斷積累,夫妻倆賺得盆滿缽滿。

苦過,累過,前半生,堪稱一部“勵志史”。

為了做好電商,交過智商稅,配過本。

可也就是在這段不斷摸索不斷進步不斷發展的進程中,摸索出屬於自己的獨特的帶貨方式。

到2019年時雙十一時,薇婭已經是當之無愧的“帶貨女王”,幾小時數千萬的銷售額。

最後成交額近30億元。

什麼都賣,什麼都能賣出去。

那時候,坊間就傳聞:沒有薇婭賣不出去的東西,哪怕是幾乎無法完成的“火箭發射體驗”,也在薇婭的三寸不爛之舌的講解下,順利成交。

各種獎項更是如約而至,光2021年,就榮獲“杭州反詐騙宣傳大使”“中國農民豐收節推廣大使”、中國東盟博覽會授予薇婭東盟博覽會的“好物推薦官”等多個榮譽獎項,更是入選《時代》雜誌百大影響人物,名利雙收。

錢多了,腰包就鼓起來,底氣也足了。上《吐槽大會》時,無不自豪地吐槽在座的各位明星大腕儿:你們不都來直播帶貨了嗎?可見明星的最後歸宿都是直播帶貨。

薇婭也確實所言非虛,李湘、嘎子謝孟偉、潘長江、劉濤等等明星,都紛紛“下海”,成為直播帶貨大軍裡的一員。但能夠有薇婭帶貨成績的,鳳毛麟角,或者說——根本沒有!

術業有專攻,這是薇婭的底氣,也是薇婭的驕傲。

那時候,網友最關心的,還是薇婭的收入,有人甚至認為,薇婭的月收入大概就幾個億,雖然遭到薇婭的否認,但其收入之高,或許普通人打破腦袋也想不到。就拿網紅“瘋狂小楊哥”花1億多買房子這事兒來看,背後的收入之驚人,就可見一斑。

在回應中,薇婭還自豪地表示:每一筆收入都是正常收入。可她大概不會想到的是,打臉會來得如此之快。

“消失”的300多天裡,薇婭都做了些什麼?

2021年9月,薇婭偷稅漏稅被查的消息就漫天橫飛,但直到12月份,官媒才發出通報。

事件曝光之後,薇婭的各大社交平台賬號被封,直播間也被封禁。

從網上信息來看,官媒也曾給過薇婭公司機會,可薇婭方似乎並未重視,整改一直不徹底,不僅沒全面自查自糾,還試圖蒙混過關,註銷旗下的一些公司。

於是,這才迎來全面深入的檢查,問題不斷暴露。全面崩盤,最終只能接收罰款,補繳稅款13億多。

可薇婭並未坐以待斃。

早在偷漏稅風波之前,其實薇婭已經開始在著手佈局自己的商業版圖,除去開公司之外,不斷培養接替自己的新人主播,在薇婭被“封殺”,無法再出現在直播間繼續帶貨時,培養的女主播們就紛紛從後台轉向前台。

薇婭旗下的謙尋文化雖然沒有了薇婭這個頭部主播,可“成百上千的薇婭”正悄悄在公司孵化,這樣的商業價值,團隊作戰,豈不比薇婭一個人單兵作戰的吸金能力更強?

今年11月,一個新聞再次刷新了人們對薇婭的“深謀遠慮”的認識,一個名叫鉅子生物的公司上市了。初看之下,似乎和薇婭並無關聯,但仔細查看這個公司背後的股東,才讓人感到吃驚,因為薇婭和其老公董海峰,就是股東之一。

2020年,眼光長遠的薇婭,便購入該公司的股權,如今,公司股價猛漲,報價已經高達30.45港元一股,換句話說,薇婭光憑投資這個公司,今年就淨賺6000萬港元。

事實上,薇婭被罰13億多,或許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一筆天文數字,但對薇婭的身家來說,不過是下了一場“毛毛雨”,光2019年數據顯示,薇婭和老公董海峰就以90億身家榮登財富榜。

那時候,或許就已經有人意識到:薇婭的身份,其實不僅僅是主播,還是商人,投資者。

如今雖然沒能活躍在直播一線,卻早已身份轉變,成了“資本”,商業觸角遍及直播的各個環節。

不過,話說回來,無論是什麼樣的身份,還是要依法納稅,常在河邊走,總有濕鞋的時候。如果再在同一個地方跌倒,我想,就不是補繳稅款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相信有了第一次跌倒的經歷,薇婭也會謹慎再謹慎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