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鳥鳥脫口秀奪得亞軍:別人都是來爭大王,而我是來當影后的


鳥鳥拿下《脫口秀大會》第五季亞軍,因其超強文本,被稱為無冕之王——引言。

《脫口秀大會》第五季順利收官,呼蘭以182票拿下本場冠軍,鳥鳥則以11票之差171票拿下亞軍,而毛豆獲得了年度冠軍。

呼蘭陪跑四年,終於奪冠,鳥鳥雖遺憾獲得亞軍,但她早已是很多人心中的冠軍,更是無冕之王。

她在發言中更是直言:別人都是來爭大王,而我是來當影后的。

早在決賽前,脫口秀領笑員任魯豫就曾預測鳥鳥將成為本季的冠軍,她說:“我覺得我們脫口秀大會,很有可能要出現第一個女冠軍了。”

在此前幾屆的《脫口秀大會》上,同樣是女選手,楊笠拿過最好的名次是第四名,而李雪琴也是第四名,兩人紛紛止步前三。

鳥鳥的出現,向我們證實了一個顯性社恐也可以登台表演脫口秀,一個女脫口秀演員也可以講出特別好的段子。

第四季脫口秀大會上,鳥鳥作為新人對戰孟川,借助大家耳熟能詳的武松打虎,深入剖析了社恐心理學,最後成功將孟川淘汰。她在段子裡說“如果沒有人救,我只是可能會死,可一旦有人救,我還得和她打招呼。”

對於一個社恐來說,和人打招呼無疑是大型社死現場,而比這更社死的,則是全員社恐。社恐的問題,就連擅長打虎的“武老師”也無法避免。

講容貌焦慮,她不直說容貌焦慮給她生活帶來的影響,一開口就是一個小故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我國西部,出土了兩具3800年前的人類遺體,人們把他們命名為樓蘭美女和乾屍二號。”美人和普通人的差距,就連死亡都無法消弭。

雖然這個故事是她編的,但是在段子講出的那一刻,全場爆笑,但爆笑過後,更多的是引人反思,這種從古至今一直存在的基於容貌的差別對待,是否應該繼續存在。

講她自己對於生活的態度,發現從小到大,沒有什麼是自己選的。進小賣鋪,她媽媽問她你想吃什麼零食。她說媽媽我想要那個電視機。她媽媽立刻回复,給你臉了是吧。學樂器時,她媽媽也沒問她,在彈鋼琴、彈吉他,拉二胡你選擇哪一個,而是問她要不要拉二胡。

講到她到了社會上以後才發現,那種一條鐵軌上躺四個人,另一條鐵軌上躺一個人的話題都是騙人的,我們根本決定不了火車往哪兒開,因為我們就躺在鐵軌上。

在總決賽表演中她講道,自己平時的生活狀態只有三種中悲、大悲、超大悲,利用諧音梗,很好的諷刺了某些飲品利用“中盃、大杯、超大杯”來迷惑消費者的行為,雖然如今諧音梗的氾濫讓人覺得厭煩,但這種帶有隱喻的諧音梗,其實一點兒也不低級。

鳥鳥讓大家看到了原來一個看起來那麼安靜乖巧,聲音比較小,甚至有點兒喪喪的人也可以說好脫口秀。原來脫口秀不用去迎合討好別人,只是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經歷也可以讓大家捧腹大笑。

論風格,早在鳥鳥之前,還有一個“喪喪”的脫口秀演員就是李雪琴。李雪琴每次開場都來一句“大家好,我是李雪琴”,然後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手扶在話筒架上,整個人一點兒也不亢奮,甚至有點兒懶散,她經常把不開心的情緒直接寫在臉上。

李雪琴雖然喪,但她的喪中帶著一些樂觀和積極,因為李雪琴屬於那種自己看起來亳不努力,但成績一點兒也不差的人。而鳥鳥的喪,更多是發自內心的悲傷,所以才會有“中悲、大悲、超大悲”這樣的比喻。她厲害的地方在於,能夠把這些東西,用極其形象的描寫,深刻地刻畫出來,引起很多人的共鳴。

如果說鳥鳥邁入脫口秀的門檻石是偶然,那她能取得今天這樣的成績,則是必然。

出生於內蒙的鳥鳥,在讀大學時,聽從父母的建議,選擇了實用的理工科,但她對各種技術研究及實操並不感興趣。因為不熱愛,在大學中度過了平靜的三年後,她決定考北大中文系。

她要經歷跨專業、跨省份、跨學校三跨,才能進入自己理想的大學--北京大學中文系。在這一年裡,她系統地學習了文學知識,因為她覺得,即使考不上,也要把這些學一遍。

後來成功考上北大,她發現了自己和周圍人的巨大差距。很多書人家早都看過了,而她才剛剛開始學習,於是自卑心理就這樣一直伴隨著直到她畢業。

畢業後的鳥鳥選擇回老家的一家出版社做編輯,是她十分喜歡的安逸生活。本來以為這份安逸會一直這樣延續下去,直到她生活的地方開了脫口秀俱樂部。她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決定報名,然後參加脫口秀訓練營。

參加完脫口秀訓練營後的鳥鳥,決定辭職去上海,鳥鳥父母見到這樣的情景,表示非常擔心,甚至覺得女兒是不是要去做傳銷。

因為從小沉默寡言的鳥鳥,在此之前,沒有顯現出一點兒表演或者演講的天賦。小時候父母工作忙碌顧不上她,她就自己看電視寫作業,後來母親想讓她學個樂器有個一技之長,於是在鋼琴、吉他、二胡、薩克斯等一眾樂器裡選擇了二胡,只因為它最便宜。

鳥鳥的文學素養方面,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她媽媽。鳥鳥上小學的時候需要考語文聽力,就是老師念一段話,同學們跟著自己的理解複述下來,剛開始,鳥鳥做得很差,十分的聽寫只能得一兩分,為了女兒的成績,鳥鳥媽媽於是親自輔導,從《讀者》開始,給她念各種各樣的雜誌小說。

後來鳥鳥的成績上來了,自己也開始喜歡上了閱讀,從楊紅櫻到郭敬明韓寒,他們的書充斥在鳥鳥的整個童年時光。而正是有了多年的積累,才有了今天“鳥鳥文本”這一詞條可以登上熱搜。

其實鳥鳥早在《吐槽大會》第五季,就已經展露出她超強的文本功力,那是她作為《吐槽大會》第五季幕後編輯,為許知遠撰稿,當時許知遠發文懟李誕觀眾直呼太爽,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那篇稿子是鳥鳥寫的。

不管是在台前還是幕後,優秀的人總能被看到。內向的人也可以講脫口秀,身材不是那麼好的人也可以去拍時尚雜誌,不用過分在意他人的看法,自己的感受才最重要。就像鳥鳥段子中說的那樣,希望有一天我們對生活的態度,可以像生活對待我們一樣,那就是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