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楊冪碰瓷的女主,早該翻紅了


最近,楊冪新劇《愛的二八定律》熱播。

她在劇中的人設,是一名精英律師。

華麗服裝不重樣,頻頻出入高端宴會。

瞬間夢迴《小時代》。

當然,爭議也隨之而來。

有人詬病設定太浮誇,不符合行業現實。

也有人吐槽楊冪狀態不佳,「顯年齡感」。

隨即又激起了一輪有關「中女形象」的熱議。

討論中,許多人都提及一部老片《律政俏佳人》。

的確,兩個女主都是貌美嬌俏的女律師。

但也有人認為這樣的類比屬於「越級碰瓷」。

其實,《律政俏佳人》同樣是爭議之作。

多年來一直被詬病「劇情懸浮」。

甚至片中處處都充斥著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然而就是這樣一部「刻板印像大集合」影片。

卻在二十多年裡多次翻紅。

甚至被許多人奉為女性勵志片聖經。

如何做到的?

咱們不妨藉此機會,從新視角重新解讀——

《律政俏佳人》

Legally Blonde

《律政俏佳人》於2001年在美國上映。

製作成本僅有1800萬美元。

卻超預期狂攬全球1.4億美元的驚人票房。

自此一戰成名,穩坐「小妞電影」類型片中翹楚地位。

而製勝關鍵,就是將人物的「刻板印象」塑造到極致。

再用刻板戰勝刻板,魔法打敗魔法。

電影中,女主角艾麗一出場就集齊了所有刻板標籤:

金發碧眼,胸大無腦。

放眼望去一片粉,儼然真人芭比。

艾麗最擅長的事情是購物。

將美貌視為女性唯一的核心競爭力。

人生的終極目標就是嫁得如意郎君。

但誰料男友臨時變卦,艾麗嫁人夢碎。

這對於愛情比天大的她而言無異于晴天霹靂。

艾麗速速自我放棄,生活陷入絕望。

放在如今,算得上標準「戀愛腦」。

雖然艾麗很快振作,並準備衝刺哈佛法學院。

卻也並非出於提升自我,而是為了挽回戀情。

即便順利考入哈佛,艾麗在許多人眼中也是徹頭徹尾的花瓶。

只注重上課時的服裝搭配,並不在意學習本身。

甚至一度當眾出醜,被教授從課堂上請出去。

她的眼睛無時無刻不在追隨著前男友。

得知對方已經訂婚,再度崩潰。

甚至覺得如果無法挽回這段感情,那自己來到頂尖學府,也只是浪費時間的無用功。

不僅如此,艾麗的朋友和家人也全是「無腦」設定。

艾麗想考法學院,父母不以為然。

家裡富得流油,根本瞧不上一紙文憑。

富二代朋友們看到艾麗準備入學考試,還以為她發了大病。

去度假去購物,唯獨不敢相信艾麗是真的想去讀法律系。

甚至連艾麗的狗狗,也成了強化其刻板印象的有力道具。

每一套人狗搭配的服裝,都彰顯著她有錢沒處花的情趣。

也加重了觀眾和電影中的旁觀者們,對艾麗在哈佛玩票的偏見。

片中用許多人物的反應鏡頭,來凸顯艾麗與「智慧」二字的格格不入。

比如艾麗將入學自薦影片拍成了比基尼泳池MV。

哈佛入學教授裁定團看完目瞪口呆。

艾麗入學帶來一卡車行李,確實像來度假。

圍觀同學一臉戲謔看戲。

別人的自我介紹是「智商187」,而她張口就是「男生票選出來的甜心」「舞會皇后」。

聽得人啞口無言。

就連前男友也常常因為艾麗的無腦發言滿頭問號,呆愣當場。

艾麗的一切行為都在不斷為「刻板印象」加入新註腳。

讓觀眾與電影中的其他角色一起輕視她。

甚至一度有人差點因為女主角的無腦棄劇。

但所有人的「輕視」,都被編劇最大化地有心利用。

調轉槍頭,成了這部電影成功的製勝法寶。

觀眾偏愛爽劇,喜歡看各種逆襲橋段。

是以眼見螞蟻扳倒大象,權威被小人物挑戰而瓦解。

從而代入角色,獲得打臉出氣的心理快感。

這樣的期待在電影中的滿足,就是艾麗對所有輕視目光的「復仇」。

某次,艾麗被前男友的未婚妻騙到派對上出醜。

殘酷現實讓艾麗的愛情挽回計劃徹底宣告破產。

艾麗意識到,自己在對方眼中永遠都是個沒有內容的笨蛋花瓶。

不能對他「三十歲前當上議員」的計劃有任何助益。

無論多努力挽回,都不會被選擇。

她被逼至牆角,才終於幡然醒悟,開啟了一系列反擊計劃。

於是艾麗開始瘋狂用功,極度自律。

盡力貼近一個「有腦」角色的標配設置。

而不同之處在於艾麗逆襲的同時也保留了自己的特色。

並沒有因他人的嘲笑放棄自我。

她依舊注重外表,保留著金髮美女的刻板標籤。

電腦要用卡通版。

穿搭也不能降級。

連自薦信也堅持用帶香味的粉色信紙。

這就意味著,艾麗要在美貌與智慧兩條賽道上都加倍努力。

但就當艾麗靠自己一步步手撕刻板標籤時。

電影卻再一次加碼了刻板印象的存在。

就在艾麗以為,自己是靠努力贏來了許多同學夢寐以求的實習機會。

誰料教授到頭來看重的還是她的外貌。

原來女性搭載知識並不能就此瓦解偏見。

智慧在他人看來,也只是增加美女附屬情趣的工具。

而這放在男性主導的行業中,至今仍是普遍現狀。

但就是這樣置之死地的操作,才讓最後的勝利變得更加解氣。

艾麗仰仗被眾人以為膚淺的美髮常識,推翻了案件當事人的偽證。

她穿著旁人眼中代表著無腦的粉色,取得了庭審的決定性勝利。

觀眾瞧不起的點被極限反轉,變成了角色和電影最大的爽點。

同樣的操作也在第二部系列電影中重現,並且提升了遊戲難度。

艾麗的戰場也由小法庭,轉至男性權力呈壓倒性趨勢的國會。

她孤身一人穿著粉色逆行在黑色人群之中。

用刻板印象瓦解著更重的刻板印象。

甚至有了一些「孤勇者」的氣魄。

這也是這個鏡頭能成為經典畫面,振奮人心的原因。

如今許多女性題材職場劇,常高舉展現女性力量的大旗。

但多數時候職場戲碼只被用來當做戀愛的調味劑。

女性困境,也成了加速男女主角感情進度的催化劑。

獨立女性的包裝背後,仍是霸總解決一切的甜寵本質。

而《律政俏佳人》的不同之處,正在於反其道而行。

電影設定將女性從沉迷戀愛關係的狀態中拔出,朝自我進發。

就像艾麗拿到實習名額時說的那樣,這是比戀愛更棒的事情。

而那句經典反擊,也讓艾麗的主體意識得到完全確立。

「我不能有一個笨蛋男友。」

與此同時,在人物陷入困境時,真命天子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解救困境者,是艾麗本身的自信和樂觀。

還有女性前輩的鼓勵,以及女性好友的陪伴。

同時,《律政俏佳人》更是早早矯正了不少人對於女性友誼的刻板印象。

二十多年前的片子,已經精準規避了「雌競」雷點。

「情敵」也能在相處中逐漸發現對方的閃光點,繼而成為好友。

其實,《律政俏佳人》在如今仍有旺盛生命力,也變相反映出生活中由於刻板印象造成的女性困境仍屢見不鮮。

不久前, 同樣是金發的一位法學博士,就曾分享自己抵抗刻板印象的經歷。

為了在會議桌上贏得對方的認真對待,女性需要特意做足準備。

而各種針對女性的刻板印像一旦成了普遍偏見,甚至會讓更多人忽視其中的問題。

近年來頻頻出現的各類不尊重女性的廣告,也能印證這一點。

去年,一則名為《防身術》的短片被罵上熱搜。

片中自以為幽默地惡意調侃女性素顏,加重容貌焦慮。

今年年初,國際知名集團也曾因宣傳廣告語使用不當引發消費者質疑。

更令人心酸的是,就在前幾天,又有商家將刻板印象視為理所當然。

自作聰明地將女性對自身的健康要求異化,全然意識不到背後的惡意。

文案更改前後

即便是將刻板印象進行美化,也更改不了歧視的事實。

正如婦女節改名為「女神節」「女王節」。

創造消費需求的話術背後,實則仍是將女性按隱形標準分類。

如果女性只能通過「買買買」才能成為「女王」,那這王冠又有何意趣。

值得欣慰的是,隨著女性意識的提升,這類「騙術」也逐漸在女性消費群體中失靈。

其實,《律政俏佳人》雖然經典但也有局限性。

比如艾麗的主角光環,讓所有難題都稍顯兒戲。

同時為了突顯主角魅力,製造了更多其他的刻板印象。

即便是女主角,想要維持精緻形象仍要付出更多金錢與精力。

美麗很好,但女性真正的自由其實是擁有擺脫被審美的權力。

畢竟「美麗」的評判體系,本身就十分可疑。

但縱然如此,《律政俏佳人》的內核與票房,在戲內戲外都切實撬動了針對女性的部分刻板偏見。

許多女孩因此片萌生出接觸相關職業的寶貴念頭。

片中的經典畫面也在社交平台翻紅,收穫海量點贊。

同時,作品雖然不完美,卻也讓更多問題得到了新的討論機會。

而電影的魅力之一,也正在於影片之外的思考。

其實,《律政俏佳人》更像一個輕盈的前行者。

給出了黑色之外,那一抹粉色的可能。

我們更期待的,在此基礎之上的後來者。

畢竟女性在粉色之外,也可以成為任何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