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佩斯的“清醒”讓多少同時期的老藝術家為之“臉紅”


相比那些因為直播帶貨撕破臉,越活越糊塗的“老藝術家”。

陳佩斯確實擔得起“德藝雙馨”的稱號。

他在自己最當紅的時期,敢於主動退出春晚舞台。

從而用實際行動推動了中國話劇事業的發展。

只不過或許對於觀眾來說。

他的消失也成為一個時代的遺憾。

陳佩斯出生在吉林長春的一個藝術之家。

他的父親曾是當年紅極一時的影視劇演員陳強。

電影《白毛女》中的“黃世仁”一角便是由其所飾演。

按理說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之中陳佩斯應該從小就被濃厚的藝術氛圍所包裹。

但事實上他卻沒有一絲的文藝細胞。

反倒是運動天賦異於常人。

上學之後陳佩斯就迷上了各項體育運動。

而在這期間,他更是成為了老師和同學所公認的“體育委員”。

父子倆一個是影視演員一個是運動健將,本不該在職業上有什麼交集。

但沒想到,不久之後由於時局動盪,陳佩斯被安排到了內蒙古建設兵團插隊。

因為地處偏遠,加上那個年代的文娛活動並不多。

所以戰士們便自發的組織了文藝匯演和運動會等活動。

而憑藉自己與生俱來的運動天賦。

陳佩斯也逐漸獲得了戰士們的認可。

除此之外,他更在這期間發掘出了自己的藝術天賦。

而這也為其日後從事演員行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4年之後,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話劇團等藝術類團體招生。

陳佩斯想都沒想便去報了名。

結果由於太過緊張,加上第一年準備不充分。

所以最終他毫無意外的慘遭淘汰。

但對此,陳佩斯卻沒有絲毫的氣餒,反而是又把目光放到了八一電影製片廠之中。

恰逢那個時候製片廠的負責人是父親的好友田華。

看著面前這個和自己好友總有些神似的年輕人,田華也不禁也多了一份好奇。

加上有了前幾次的失敗,陳佩斯的表演風格也愈發的成熟。

所以最終他如願進入八一廠成為了一名專業的話劇演員。

因為並非科班出身,加上長相也不算出眾

所以更多的時候陳佩斯都在從事一些場務和龍套的工作。

但也正因如此,這些經歷也為其日後的小品創作提供了大量素材。

隨著國內喜劇電影的興起。

陳佩斯也順應潮流加入到了喜劇演員的行列。

或許是確有天賦,可能是機緣巧合。

陳佩斯很是符合喜劇演員的形象。

而《瞧這一家子》的成功出演也讓他成功走進觀眾的視野。

在這之後陳佩斯趁熱打鐵接連出演了《夕照街》《法庭內外》等影視劇作品。

而他所飾演的“二子”也得到觀眾的一致好評和認可。

隨著名氣的增大,陳佩斯也成功吸引了春晚節目組的注意。

於是在1984年的春節晚會之上。

他便和朱時茂一同合作了小品《吃麵條》。

雖然劇情簡單,甚至舞台上連真實的麵條都沒有。

但陳佩斯卻用自己生動形象的表演而給觀眾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而他和朱時茂所湊成的臨時組合,也成為了日後全國觀眾所公認的“黃金搭檔”。

《吃麵條》《羊肉串》《主角與配角》《警察與小偷》等作品更是成為了一代人的春晚記憶

而那句“沒想到你這個濃眉大眼的傢伙也叛變了!”到了今天仍舊是所公認的經典。

春晚舞台上的亮眼表現讓他收穫了事業上的成功。

一時間無論名氣還是事業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但即便這樣,在日常生活中的陳佩斯依舊保持著勤儉節約的生活方式。

以至於有一次他和朱時茂一起出差。

到了酒店之後一脫襪子,朱時茂看著露出來的十個腳指頭都懵了。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陳佩斯勤儉節約。

他還一度以為這是社會上最流行的新潮款式。

一雙襪子穿到破都不捨得扔。

上節目也總是最為普通的布鞋和素衣。

當時有不少媒體和觀眾覺得陳佩斯是故意炒作。

但沒想到這樣的生活他堅持了整整三十年。

而伴隨著時間的推移,觀眾們的質疑也逐漸變為了讚譽和認可。

只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在合作了多年之後,陳佩斯和朱時茂這對黃金搭檔也到了各奔前程的時候。

《王爺和郵差》也成為了兩人春晚舞台上的最後一部作品。

在這之後,朱時茂轉戰影視行業接連出演了《兩個人的房間》《越活越來勁》等劇。

而另一邊的陳佩斯則兜兜轉轉又回到了自己所熱愛的話劇舞台之上。

而在之後等我採訪之中,陳佩斯直言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都離不開妻子的理解和支持。

其實早在1993年的時候陳佩斯就經朋友介紹而和妻子王燕玲相識了。

那個年代的愛情沒有那麼多的風花雪月和浪漫。

兩人覺得彼此合適也就結了婚。

婚後陳佩斯一直忙於演藝事業。

那個時候的陳佩斯事業剛剛起步,沒有什麼名氣不說,就陪在妻子身邊的時間也很少。

但即便如此,王燕玲仍舊沒有絲毫的抱怨。

反而全心全意的成為了陳佩斯最為堅強的後盾。

一直等到7年之後,夫妻倆這才迎來了生命中的第一個孩子。

而在陳佩斯退出春晚舞台之後。

她更是大氣的拿出了全部家當投入到了丈夫所熱愛的話劇事業之中。

而“大道喜劇院”也就此誕生。

正是妻子無條件的理解和支持才使得陳佩斯能夠在話劇的舞台上大展拳腳。

《老宅》《陽台》《阿斗》《好大一個家》都成為了他這期間的優秀作品。

對於表演陳佩斯是發自內心的熱愛。

哪怕從業這麼多年下來從未獲獎。

他卻依舊通過自己的力量推動者中國話劇行業的發展。

一直等到2020年陳佩斯作為《金牌喜劇班》的評委導師才再一次的回到央視舞台。

而伴隨著短視頻平台的興起。

他也和兒子一起繼續給觀眾帶去歡樂。

雖然已經年邁,但陳佩斯的身上卻又同時存在著大師和隱士的風骨。

而除此之外,他依舊用自己的經驗和知識為喜劇和話劇輸送著新鮮血液。

而相比之下,陳佩斯的這份清醒也足以讓業內的一些“老藝術”為之臉紅。

名和利終究只是浮雲,觀眾的眼鏡是雪亮的。

誰是真熱愛,誰是假正經,公道自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