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紅燈籠高高掛》:太太毓如曾給頌蓮3次機會,可惜她不知好歹


紅色的燈籠點亮了一個大院的“欲”。沉重的錘腳聲,擾亂了陳家妻妾的心神。

重新再看《大紅燈籠高高掛》,年輕的頌蓮一步一步踏進“囚籠”,再到整個人失心瘋,她並不是沒有改變命運的機會。

這部影片改編自《妻妾成群》,認真閱讀完原著後,我發自內心的感嘆走到這一步,頌蓮能怪誰?一把“王炸”的牌,打成了稀碎,離不開她的“作”。

頌蓮是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學生,相比較陳家的其他女人,年輕漂亮有文化的她,起點非常高。

陳老爺在西餐廳吃飯的時候,一眼就看上了她與眾不同的氣質。

蘇童的筆下頌蓮是一個身材纖細,氣質出眾的女人。嫁進陳府,她圖了個什麼?

嫁給一個瘦幹的老頭,心甘情願的成為小妾,這一切都是頌蓮選擇。她不願意過窮日子。影片中,也有這樣一段對話。

在很多人看來頌蓮是迫於繼母的脅迫,最終選擇了一個“有錢人”。

鏡頭特寫中沒有任何的情緒波瀾,將兩個人的關係展現的淋漓盡致。

實際上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細節,也許頌蓮並非是被迫,無論是原著中還是在影視劇中,都隱晦的表述了出來。

父親茶廠經營倒閉,她被迫只能中斷學業,生活的質量發生了改變。

在頌蓮父親沒有自殺之前,她也算是大戶人家的女兒,即便是茶廠倒閉,只要父親在生活就有指望。

但是成年人的崩潰,往往就在一瞬間。頌蓮的父親不堪重負,決絕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她心中所有的期盼,頃刻之間轟然倒塌。

大起大落的反差下,她害怕過窮日子,與此同時心態也在發生轉變。

最終在牛奶和麵包之間,她拒絕了憑雙手改變生活的自己,選擇了給有錢人做“小老婆”。

在頌蓮看來,只要嫁給有錢人,自己的生活質量就不會發生改變,過去的“苦”就可以畫上一個句號。

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學生,本可以選擇做工,憑藉自身的努力更改命運的軌跡。但是她選擇了墮落,明知做小會受委屈,她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19歲花一樣的年紀進入到了陳家,開啟了豪門之中的“爾虞我詐”。

為了過上好日子,她將幸福都壓在了婚姻上。頌蓮非常明白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麼,但是她沒有想到最底層的丫鬟雁兒竟然都敢嫌棄她。

第一天進入到陳家就遭受到這樣的對待,頌蓮骨子裡的“自命清高”開始作祟。

處處挑著雁兒的毛病,以此來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字裡行間的譏諷,多了一個敵人,多了一份堵。

在和陳老爺新婚洞房之後,她的“爭鬥”也正是拉開了帷幕。

這一切頌蓮是否有準備?我認為“燈籠為信號”的思想灌輸,不言而喻了她的內心世界。

“笑面虎”卓雲,“花樣多”的梅姍,都是她最強勁的對手。

值得一提的是大房太太對待這3位妾,展現出了不同的態度。

她心中非常明白這兩個女人到底是什麼品性,一個濫情無度,一個心如蛇蠍,唯獨頌蓮才是真正的“天真”。

陳家就像是一個封閉的“王朝”,毓如則是扮演者“母儀天下”的角色。作為陳老爺的枕邊人,她非常清楚家族正在沒落。

毓如和頌蓮的幾次對話,也讓人有了別樣的感覺。字裡行間她不像是一個正妻,更像是一個母親,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少女走向了深淵。

值得一提的是毓如給過頌蓮三次改變的機會,但是她沒有理會,這是為何?

原著中,毓如第一次看到頌蓮,她手中的佛珠散落一地。頌蓮想要去幫她撿,卻被毓如推開了,她一直在說:罪過,罪過。

很多人都覺得頌蓮心甘情願做小妾,不配碰佛珠。

但是我認為毓如並不是在責怪頌蓮,而是說她進入到了這個沼澤,才是真正的“罪過”。

這是對陳老爺的抗議,作為過來人的毓如心中非常明白頌蓮的結局是什麼。

卓雲、梅姍接踵而至的新人,一個大學生就可以“制止”?毓如為頌蓮不值,只能青燈古佛為伴,替自己的枕邊人贖罪。

而這一行為,放在頌蓮的眼裡,盡數轉換成為了“敵意”。

她沉浸在初為人婦的喜悅中,感受著將其他幾房太太比下去的虛榮。

頌蓮挽著陳老爺的胳膊,陰陽怪氣的說:“她這麼老,有一百歲了吧”?

毓如沒有說話,而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似乎早已習以為常。頌蓮還是太單純,一個連原配都可以捨棄的人,更何況是妾?

自古以來都不缺長相漂亮的人,頌蓮不知道的是對於陳老爺而言,她只是一個“新鮮”的玩物,和雁兒沒有太大的區別。

其實整個大院中的女人從來沒有“地位之分”,所有的主動權,都掌握在陳老爺手中。

女人們之間的較量對於他來講,何嘗不是一種“享受”?

之後,頌蓮和卓雲、梅姍較量期間,逐漸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空蕩蕩的房間,沉重的錘腳聲,擊破了她的理性。

佔有欲、清高的驅使下,她逐漸開始變得猙獰。陳老爺患得患失的愛,也讓她整個人抓狂,徹底迷失了自我。

從前被問道為什麼沒有讀完大學?頌蓮會說家道中落命運不公。但是陳家的摧殘下,她的回答是:唸書有什麼用,還不如老爺身上的衣服。

看到這裡,我認為頌蓮已經被“同化”。從最初的清高,轉變成為了卑微。

為了宣洩心中的不滿,她常常無緣無故的發脾氣,成為了一個喜怒無常的人。在這個節骨眼上,毓如給予了她第二次改變的機會。

進入陳家半年,頌蓮盡失人心,下人們議論紛紛,被毓如呵斥。

我不理解這位正妻為什麼要這樣做?作為後院之主,她本可以任由事態發展,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但是毓如並沒有這樣做,而是提醒頌蓮認清自己的位置,不要樹敵。

站在另一個角度來講,毓如是一個理性的人,如此嚴苛的態度並非是針對頌蓮,而是希望她無論身處什麼樣的環境,都要生存下去。

怎奈何頌蓮是一個性格敏感的人,身處這個大宅院中她早已麻木。

即便接受過高等教育,也覺得對方是羞辱。最終在她頂撞之後,換來了毓如的一句:“你算什麼?別一天天好像誰虧待了你”。

要知道,和正妻硬碰硬,任何一位妾侍日子都不會好過。

但是這件事情后,毓如並沒有刁難頌蓮,一如既往的過日子,相安無事。

是毓如不善於“鬥”?我不這樣認為,面對卓雲、梅姍這樣的選手,她可以穩坐正宮的位置,一定有兩把刷子。

不知道是在頌蓮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還是出於其他的原因,毓如一直都另眼相待。

影片中,頌蓮被一段笛聲吸引,邂逅了陳老爺的兒子。

也是剎那間,她回到房間開始尋找自己的物品。這個點非常的隱喻,頌蓮有了片刻之間的清醒。

只是,這個男人後來再沒有出現過,這是為何?

原著中或許可以找到答案,這個人是毓如的兒子,是她制止了這件事情。

她非常明白,頌蓮的這個舉動會將自己送到一條絕路上。所以她不惜母子離心,也要站出來製止。

恃寵而驕的頌蓮,最終在無盡的折磨中,神誌逐漸開始變得不清晰。

她和其他三個女人一樣,就是陳家院裡的“玩物”。頌蓮早已忘記了初心,失去了對生活把控的準則。

換個角度來講,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她,本應該成為王者,但偏偏活成了一個悲劇。走到這一步,到底應該怪誰?

其實從一開始頌蓮就做錯了,寧願選擇違背自己,也要過上富足的生活。

不懂人情世故的她,樹敵頗多成為了下人眼裡的眼中釘,身處這樣的環境下,日子能好過到哪裡?

那麼,如果頌蓮意識到了毓如的提醒,是否可以安穩的生活下去?

我認為自視清高是她的致命傷。一個不懂得和自己妥協,認清現實的人,無論擺放在什麼樣的位置,都會將生活過成一地的雞毛。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快來關注橘子大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