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六公主”的金牌主持,卻淪落為網紅主播,塗經緯經歷了啥?


六公主的當家花旦,為何淪落為網絡小主播?

提到央視電影頻道,愛吃娛樂瓜的瓜友們,想必都明白“六公主”這三個字的由來吧?

“六公主”經常不按節目單放電影,卻緊隨瓜友們的腳步,一起調侃那些瓜料明星,也因此深受瓜友們的喜愛。

就拿前段時間“大大小小”的瓜料來說吧!

六公主非常及時的播放了電影《藍白紅三部曲之藍》,其中有句關於床墊的台詞非常應景。

這部電影放出來後,瓜友驚呼:“六公主的閱片量也太大了吧?這麼老的電影,台詞居然記得這麼清楚”?

這是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嗎?

又皮又任性的“六公主”,不僅是瓜友們最愛的央視頻道,也是美女雲集的大平台。

在這個平台上,曾經出現過一個“經天緯地”的名字,她就是經緯。

經緯,當年在央視平台的地位,絲毫不遜色於董卿跟劉濤。

憑藉妙語連珠、反應機敏、口齒伶俐的表達能力,一度穩坐“六公主”的金牌主持人之位。

一個女孩子,為何會起一個如此蕩氣迴腸的名字?

經緯本名塗經緯,出生於貴陽的一個80後。

經緯的爺爺做過翻譯官,舞文弄墨原本就是老人家最擅長的事情,給孫女起這個名字,也是給予了很大的厚望。

經緯的長相,天生帶著面若春風撩桃花的喜氣洋洋,憑藉這份天生麗質,經緯也省去了一大筆醫美的費用,只需略施粉黛,就足夠在舞台上閃耀了。

翻譯官之家,書香氣極重,受環境熏陶的經緯,除了對琴棋書畫有所涉獵以外,父母擔心培養出一個書呆子,還讓經緯學習過體操。

正因如此,經緯的好身材也因此修煉成型。

女孩子到了愛美的年紀,都喜歡描眉畫眼,但是經緯對於“變臉術”的研究,卻玩得更加專業,她曾因此迷上了化學,窩在化學實驗室裡,一忙就是一整天。

看著油頭滿面、整天搞得臟兮兮的女兒,塗媽媽很上火,於是經常在女兒面前,誇讚爺爺做外交官時的“豐功偉績”。

在母親“另類教育”的攻勢下,經緯不再搞化學實驗了,而是加強了語言表達能力。

高考填志願的時候,經緯填寫了兩個,首選中國傳媒大學播音系,次選北京電影學院。

拿到傳媒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從貴陽來到京城,經緯的貴陽話一度成為同學們調侃的對象。

這樣的調侃,對於未來從事語言類工作的經緯來說,是個不小的刺激。

強大的自尊來自於深刻的自卑,經緯僅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糾正了濃重的地方口音,這樣的速度,甚至讓當過翻譯官的爺爺都大吃一驚。

1999年,憑藉才思敏捷的表達能力,經緯獲得了《中國時尚報導》外景主持人的工作。

這個工作,相當於站在了央視的大門口,只要刻苦努力,就能進入這個號稱“主持人天花板”的殿堂。

2000年,在央視基層鍛煉出一身本事的經緯,不出意外的獲得了主持3・15晚會的機會,那一年,經緯也不過才20歲而已,尚未大學畢業。

除了主持莊重肅穆的大型民生晚會,經緯主持活潑有趣的少兒節目,也是不在話下的。

2002年,經緯主持的少兒節目《蓓蓓的望遠鏡》,一經播出,好評如潮。

在此之後,各地電視台紛紛向她拋出橄欖枝,並奉上了非常優厚的報酬。

彼時的經緯,並非是央視的“正式工”,既然央視遲遲不肯“下聘”,眾星捧月的傲嬌“小公主”,還是可以來去自由的。

於是,沒過多久,經緯就跑去跟凌峰主持《八千里路吃四方》了,這檔美食節目,後來也被稱作是《舌尖中國》的啟蒙老師,當年曾轟動一時。

眼看著才女就要跟地方台跑了,“六公主”率先出手,急忙發出邀請函,將這個比“六公主”還任性的“小公主”招入麾下效力。

然而,第一次跟“六公主”合作,“小公主”就惹上了不小的麻煩。

2003年,受“六公主”器重的經緯,擔任《中國電影報導》的主持人,憑藉風趣幽默的主持風格,端莊大氣的颱風,這檔節目的收視率穩步上升。

然而,炎炎夏季之時,即便是坐在空調房里工作,也難免有外出,所以主持人衣著清涼,也是事出有因的。

彼時的經緯,身穿一襲粉色短袖襯衫,服裝並沒有任何暴露之處,跟普通白領的辦公室通勤裝,並無區別。

然而,演播室不同於普通的辦公室,由於燈光過於明亮,將經緯衣服上圍凸起的兩點照得相當明顯。

當時不少觀眾都質疑經緯的穿著,並且懷疑她是否穿了內衣?

“六公主”對於“小公主”的愛護,在此刻體現得淋漓盡致,一紙聲明就幫經緯解決了這個不大不小的“尷尬”。

“六公主”表示:請觀眾的注意力集中在節目上,不要因為主持人身材太好、以及燈光造成的視覺盲區做過多猜想。

但是,就算“六公主”保護的再好,“小公主”逃過了初一,卻沒能逃過十五。

才貌雙全的女子,並不乏追求者,然而,好桃花是良緣,爛桃花則是情劫了。

2006年,能夠拿到“金鷹之星”主持人的獎杯,意味著事業上將更上一層樓。

如此令人垂涎三尺的榮譽,競爭者趨之若鶩。

然而,自從這項榮譽花落經緯之手後,隨之而來的兩段情緣,卻讓她從雲端跌落谷底。

彼時,一路拿獎拿到手軟的經緯,甚至成為春晚主持人的熱門人選,她在台裡的人氣值也一路飆升。

彼時春晚主持人的位置只有四個,若是經緯上去了,必然會淘汰掉一個。

沒過多久,經緯跟撒貝寧舉止親密,同乘一車的戀情,被媒體實錘拍照。

戀情曝光之後,台裡一片嘩然。

按理說,才子配佳人,確乃天作之合。

但是,職場容不下兒女情長。

雖然央視沒有明文規定,同一單位的孤男寡女不容許談戀愛,然而,辦公室戀情依舊是這個圈子裡的大忌。

耐人尋味的是,在此之後,央視春晚的新任主持人之位,確實被換掉了一個,而這個人,恰巧是撒貝寧。

是經緯主動退出競爭?還是另有原因,瓜友們不得而知。

而這件事後來的發展,則更加詭異。

2009年,經緯的同事程青松,在社交平台發表了一篇小作文,由於篇幅過長,只能簡明扼要的歸攏一下大致意思,說白了,就是揭發了經緯的新戀情,並向她表示恭喜。

程青松以和經緯五年搭檔的資歷,證明自己所言不虛,這一招果然奏效。

作為引領瓜友們吃瓜的“六公主”當家花旦,她的新戀情自然備受矚目。

有瓜不追,那不是傻瓜嗎?

於是,各家媒體聞風而動,三下五除二,就挖出了經緯的瓜料。

原來,經緯的這段戀情,並不是什麼新鮮瓜,早在跟撒貝寧相處之前,據說這位私企大老闆正在火力全開的追求經緯。

然而,當經緯選擇了撒貝寧之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撒貝寧卻矢口否認跟經緯的來往,並表示自己在四年之內,沒有結婚的打算。

於是,兩人的分手傳聞,也因此甚囂塵上。

奇異的是,前腳剛否認,後腳又被媒體拍到兩人在一起的畫面。

2010年,撒貝寧跟經緯兩人同遊歐洲的一幕,被媒體拍到實錘。

然而,新聞剛剛被爆料沒幾天,經緯又被媒體拍到另一個畫面,她在深夜時分,密會那位私企老闆,兩人同坐一輛奧迪車,之後兩人同回男方住處。

從男方各方麵條件來看,也是一位有實力的高富帥。

由於這兩段緋聞被曝光的時間線咬得太緊,經緯也因此被狠狠的盯在嫌貧愛富、腳踩兩船的恥辱柱上。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就算“六公主”有意袒護“小公主”,也再無回天之力了。

唯一能做到的偏愛,就是給小公主放下一個順理成章的“台階”。

2015年,正值事業上升期的經緯,對外發布聲明,表示自己受台裡委派,將要以“公派訪問學者”的身份,出國留學。

彼時,關於這個聲明的理解,民間有兩種看法:

一種看法是,經緯在“六公主”的地盤待得太久了,每天都報導影視圈裡的新聞,自然會入鄉隨俗,效仿很多女明星的做派,將躲在家裡隱婚生子,解釋成“留學”。

還有一種看法是,經緯被“六公主”拋棄了,為她安排了一個有面子的“辭退”。

後來的事實證明,後者的看法,幾乎就是事實了。

如今,“公派留學”回來的經緯,已經42歲了,她並沒有成為央視“重點栽培”後啟用的大將,而是坐在直播間裡,做網絡平台的主持人。

那些年的風風雨雨,真相究竟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藏龍臥虎之地,高手如林,是敵是友,是情是劫,還真不好說。

就像某些瓜料,分析到最後,也不過是一個寂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