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都挺好》才懂,蘇明成被凌辱的兩夜,是明玉對母親最狠報復


胡賀帶你看《都挺好》第十期。

楔子

“重男輕女”這個話題經久不衰,而在影視劇中,有著嚴重重男輕女形象的母親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兩個人,一個是樊勝美的媽媽,一個是蘇明玉的媽媽。

樊勝美的哥哥一家像吸血蟲一樣趴在她身上食其骨肉,而始作俑者正是她的父母,樊勝美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為哥哥一家服務的。樊勝美的處境和蘇明玉的處境並不相似,如果你結合兩部原著去看,蘇明玉的媽媽趙美蘭才是樊勝美的翻版。

在《都挺好》中,趙美蘭是被“重男輕女”思想荼毒的第一人,她的父母為了能給她的弟弟提供優越的生活條件,逼著趙美蘭嫁給大自己10歲,頭髮已經禿了,長相還稍顯猥瑣的蘇大強,只因為蘇大強是城鎮戶口,有穩定工作,還給高額的彩禮,趙家甚至覺得如花似玉的女兒能嫁給蘇大強是他們趙家高攀了。

趙美蘭用絕食、自殺等行動反抗過,但是當自己的親生父母跪在自己面前,哭求著自己去嫁蘇大強時,她還是動搖了,這一動搖她這一生再無幸福可言。在劇中,她把自己遭遇不公對待的這種恨,變本加厲轉移到了她自己女兒蘇明玉身上,自己受的苦,女兒要加倍品嚐,這才是她人性中最惡的地方。

趙美蘭孤立蘇明玉

明玉在蘇家從小被孤立,趙美蘭稱她為毒水母,蘇明成不把她當親人看,蘇父對明玉的情況視而不見,蘇明哲是唯一一個正常人,卻因為忙於學習忽略了妹妹的感受。

明玉在很小的時侯就會逼的發出“嚎叫”來宣示自己內心的不滿,有時在和蘇明成打架,被母親訓斥之後的房間裡,有時候在放學大家都離開學校後的操場上。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嚎叫明玉很少會發出,她會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要比其他正常女孩還要少動怒,她把母親對她的孤立轉化成自己要逃出蘇家的動力,這才有後來的蘇明玉,成為一個在職場上讓很多對手公司聞風喪膽的明總。

“母親”一詞對蘇明玉代表更多的是仇恨,在趙美蘭去世追悼會上,蘇明玉像一個不相干的人一樣杵在旁邊,看著來來往往的親人哭成一團,尤其看著蘇明成和朱麗兩口子哭的險些站不穩,她甚至覺得無聊以及好笑。

朱麗是蘇家的媳婦,明玉是蘇家的女兒,同樣都是女孩,趙美蘭對她們的態度卻截然相反,朱麗第一次來蘇家之前,趙美蘭心裡就做了盤算,為了讓蘇明成面子上過得去,她把家進行了重新的裝修,還給蘇明成買了一輛車讓他平時可以接送朱麗上下班。第一次見到朱麗,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趙母心裡就很清楚,明成追上她要付出多少心思,所以每次朱麗一來,趙美蘭都做一桌子好菜,朱麗甚至感嘆自己的婆婆比自己親媽對自己還好。

反觀明玉,五口人吃飯,家里分雞腿,明成和明哲都有,趙美蘭唯獨不給她夾。明玉想要一本習題冊,和爸媽哭鬧,到最後也沒人給她錢讓她買,只能藉同學的去看。後來,蘇明哲上美國,蘇明成找工作,蘇母沒錢,就賣了蘇家老宅的明玉和明哲的房間,明哲即將去美國也不需要房間了,而明玉當時處於高考緊張時期,這個時候就賣掉她的房間,她不得不在客廳學習,睡覺,心中充滿怨氣。

最讓明玉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她明明有機會考清華,卻在報考志願的時候,母親自作主張的給她報了一所本地的師範院校,就是為了不給她交學費,省錢。這是影響她一生的大事,母親卻匆匆決定,甚至沒有跟她有任何商量。

讓大哥出國留學,願意砸鍋賣鐵,為蘇明成戀愛有面子,也願意拿出所有積蓄滿足,唯獨到了家中唯一一個女兒身上,趙美蘭成了貔貅,一分錢也不願意往外拿。幸好明玉自己爭氣,加上蒙總的知遇之恩,這才讓明玉打了漂亮的翻身仗,脫離了原生家庭之痛。

趙美蘭明明自己就是“重男輕女”思想的毒害者,她的一生都在為弟弟一家做著貢獻,為了幫弟弟一家辦戶口,她本來有機會和蘇大強離婚,最終選擇放棄了。為了眾邦上學,趙美蘭拿出家里大部分積蓄給弟弟一家買房置地,送侄子讀書。

去看趙美蘭的一生,真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和趙美蘭生活一輩子的蘇大強這一生也毫無幸福可言,從結婚當天起,他就發現了一個真相,趙美蘭並不是黃花大閨女,他很在意這個,所以直接當面向趙美蘭發難,結果被趙美蘭在新婚夜打了三個巴掌,再也不敢造次。

這是蘇大強一生的恥辱,他懼怕趙美蘭,卻在幾十年的相處中把這種怕也轉化成了恨,所以在趙美蘭因為打麻將血栓的時候,蘇大強一而再再而三的耽誤趙美蘭去醫院搶救,直到最後硬生生的拖死她。當蘇明哲要寫家庭回憶錄的時候,蘇大強沒有給已經去世的妻子留一點面子,當著兩個兒子的面,開始敘說趙美蘭結婚前的不檢點,足以看出蘇大強對趙美蘭有多恨之入骨。

蘇明玉的報復

在影視劇中的蘇明玉和原著的明玉差別很大,一個叱吒商城的大人物怎麼會任由蘇明成把她暴打一頓,之後一個簡單的拍個道歉視頻就了事。

原著中,蘇明成暴打蘇明玉,打的肋骨有骨裂的痕跡,蘇明成一時氣憤被沖昏了腦子,重打幾下之後就清醒過來,迅速逃離了現場,明玉在後面的咒罵一直充斥在他的耳邊,跌跌撞撞才跑回家。

蘇明成和蘇明玉從小打到大,小的時候甚至他出手更重,因為是一家人,他打完蘇明玉後有些害怕但是沒有放在心上,回家換了睡衣倒頭就要睡覺。剛剛有睡意,一陣敲門聲把他驚醒,警察上門對他進行逮捕,蘇大強和朱麗一臉慌張,蘇明成此刻卻還很鎮定。

蘇大強不解,明明從小打到大,這次怎麼就報警了呢?朱麗聽蘇大強這麼說更是不解,什麼叫從小打到大,明玉一個女孩子怎麼會和明成打架,再說家裡的大人沒有人管嗎?這和她之前了解的信息非常不符,蘇家全家人都告訴朱麗,明玉性格孤僻,所以很難溝通,大家都告訴她別去招惹她,但是從來沒有說過這哥妹倆有如此大的過節。

蘇明玉經過鑑定是屬於輕微傷,但是她找關係把傷情改成了重傷,然後託人安排蘇明成和一些重型罪犯關在了一起一天兩夜。這一天兩夜裡,蘇明成經歷了非人的待遇,不僅被人侮辱,還被迫去吃犯人的排泄物。

看到明成受盡折磨,明玉這才解氣,她不希望關住明成,她希望盡快把明成撈出來在蘇家示眾,所以沒有繼續去告明成,明成出獄。

走出監獄的蘇明成早已不是當初的樣子,身上有著難聞的氣味,頭髮像枯草一樣,去的時候穿的睡衣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顏色,甚至還有些黃色排泄物粘在上面。朱麗和父親接他出獄,看見他第一眼就忍不住嘔吐,打了幾輛出租車都被拒載,回到家中之後還是岳父幫助他清洗的身體。

蘇明成渾渾噩噩的精神狀態連續幾天才有所恢復,朱家的人對明成的遭遇心知肚明卻沒人敢說,眼睛裡全是嫌棄,朱麗也不例外。在那之後,明成和朱麗再也沒有夫妻之實,直到最後離婚。

明玉最狠的地方就是蘇明成在獄中的時候,自己帶著傷去看望他,嘲笑他,諷刺他,明玉眼神中的戲謔是壓垮明成的最後一根稻草,出獄後得明成常常做噩夢,在夢裡明玉當著全家人的面,說出自己在監獄裡遭受的一切,他能清楚的看出家里人的嫌棄,而這些成為他這輩子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趙美蘭最疼愛的兒子,明玉讓他生不如死,這是對趙美蘭最狠的報復。在原著大結局中,蘇明成不知所踪,蘇明哲回到美國,蘇大強在新年夜住院無人照顧,最後還是明玉把他收留。蘇明玉絕對不是一個聖母的人,她對所有傷害她的人給了最猛烈的報復。喜歡請關注胡賀探劇,更多《都挺好》人物誌系列持續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