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龍,你要好好的


不久前,金雞獎上,朱一龍首次提名就拿下了金雞影帝,一些人就看不下去了。

一時間,一些網友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朱一龍的“黑材料”,如雪花般紛至沓來。

有的人化身為“微表情專家”。

他們截取了朱一龍獲獎時,台下嘉賓的反應,其中另一位角逐者吳京的表情,被特別關注。

有的人化身福爾摩斯,開啟了推理模式。

提名的演員裡,沈騰演喜劇的,pass;吳京演主旋律的,pass;易烊千璽和徐崢,都受負面新聞牽絆,pass。

福爾摩斯說,排除掉所有錯誤的答案,就剩下正確答案了。

所以朱一龍拿影帝,不是選出來的,而是“剩”出來的。

有的人採用“吹一貶一”的戰術。

他們說,電影中小女孩的表演,壓過了朱一龍,但小女孩都沒有拿到影后。

有的人用洛陽鏟“挖”出了陳年舊聞。

他們找到了朱一龍家和朱時茂家交好的新聞,來證明他是星二代,背景“深不可測”。

有的人立刻附和,說朱一龍背後的靠山是中影,中影為了捧他,還搞了一個所謂的“一龍年”。

有的人甚至刨起了朱一龍的祖墳,直指他“三代還宗”。

黑料的大意朱一龍的奶奶姓朱,他爺爺姓皮,當年他爺爺入贅改姓,熬走了奶奶,等到朱一龍的孩子就要改姓回皮,俗稱“吃絕戶”。

這些網友整理出的“N宗罪”,其實就是為了證明一點:金雞獎影帝,他不配。

那麼朱一龍到底配不配呢?

別急,皮哥今天就來好好和大傢伙兒分析分析。

01、

朱一龍是憑藉《人生大事》拿獎的,我們就從這部電影說起。

本片導演劉江江,嚴格來說,並不是專業電影人。

他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之後一直在河北電視台當新聞節目編導,積累了一些拍攝經驗。

劉江江的家里人是乾殯葬業的,他從小耳濡目染,就有感而發寫了《人生大事》這個本子,到處拉投資,處處碰壁,直到在平遙創投會上,才被選中。

韓延導演帶著團隊過來幫他,韓延當監製,劇中主角是武漢人,韓延就牽線搭橋,找來同為武漢人的朱一龍,這事兒就這麼成了。

《人生大事》投資6000萬,導演是新人,演員中唯一有知名度的是朱一龍,講的也是市井故事,充滿了草根氣。

不過,中國人向來喜歡喜慶,熱衷看喜劇,這種殯葬題材的電影,其實是很不討喜的。

朱一龍願意接這部戲,還是頗具魄力的。

但這部電影到底行不行,我們還得看口碑和票房,兩個硬指標。

《人生大事》豆瓣評分,7.3分,中規中矩。

影片前半段很抓人,故事接地氣,有代入感,後半段崩得厲害,最後孩子把父親骨灰,當煙花放了的處理,直接讓人無語,這個分數比較客觀。

可是它的票房高達17億,今年內地票房榜排名第4,前3名分別是《長津湖之水門橋》《獨行月球》《這個殺手不太冷靜》,要么是大片,要么是喜劇。

我們再看看別的地區,它的表現如何。

該片在中國台灣上線後,立刻拿到了收視第一。

並且蟬聯好幾週冠軍。

網飛的台灣年度電影中,它排名第三。

台灣網友向來以毒舌著稱,可是對這部電影,特別是對朱一龍的表演,卻不吝溢美之詞。

在台灣的電視台上,金牌製作人王偉忠專門用一期節目安利本片,並盛讚朱一龍的演技。

除了台灣地區,它在整個東南亞也爆了。

越南第5,馬來西亞第5,新加坡第6,泰國第10…

單從文化輸出這個角度,《人生大事》甚至超過了《戰狼2》和《長津湖》。

《人生大事》能在整個東亞地區,掀起線上觀影熱潮。

它靠的不是堆砌大明星和大場面,而是直抵人心深處的真摯情感。

02、

那麼在5位提名者裡,朱一龍和其他四位演員,比起來,是一個怎樣的水平?

我們拋開場外因素,單看幾個提名演員,本身的表演。

沈騰是開心麻花的功勳演員,《獨行月球》也幾乎是他的個人表演秀,但他的笑果主要來自自己本身的特質。

換言之,只要沈騰站在那裡,甚至不用表演,觀眾就會笑。

喜劇演員本來就難以獲得專業獎項的青睞,而沈騰更難,百花獎0票,就是最好的證明。

吳京的票房號召力,無人能敵,但他是動作演員出身,文戲方面,只能說是不拖後腿。

在《戰狼》《長津湖》裡,與其說他是在表演,不如說他已經成為了主旋律影片的一個“符號”。

只要他帶著特定的表情,使用口號式的台詞,觀眾就願意買賬。

這一方面把他捧上了高位,另一方面也束縛了他的演技。

易烊千璽同樣在《奇蹟·笨小孩》裡交出了接近滿分的表演,也一個人扛起了13億+的票房。

但是從《少年的你》到《送你一朵小紅花》到《長津湖》再到這部《奇蹟·笨小孩》。

他出演的,都是一個類型的角色——遭遇困境的倔強少年,這個獎項給他缺乏說服力。

最後是呼聲最高的徐崢,他主演的《愛情神話》和《人生大事》一樣,都是小成本佳作。

但不同的是,《愛情神話》的故事大於表演。

即導演的劇本,已經寫得很精巧,豆瓣8.1分,即是最好的證明,對演員演技的要求,沒那麼高。

況且除了徐崢外,還有馬伊琍、吳越等實力派演員,他的光芒被稀釋了。

《人生大事》的表演大於故事,劇本有“硬傷”,就得靠演員的表演,朱一龍演員的作用,更加凸顯,他能壓過徐崢拿獎,並不意外。

因此,綜合口碑、票房和演員對比看。

你可以說,朱一龍是“矮子裡”的將軍,可以說他沒有足夠的作品積累,但他這個金雞獎影帝,真的是實至名歸。

03、

朱一龍,一切也只是剛剛開始

形成了這個共識後,我們再來看看朱一龍的表演,究竟好在哪裡。

很多人對朱一龍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搞CP裡的小帥哥,《知否》裡的小公爺,《叛逆者》裡的哭泣包,一個年輕版的梁朝偉。

殊不知,過去幾年,朱一龍一路走來並不容易。

很多人不知道,他其實是科班出身的演員。

2010年,朱一龍從北電錶演系畢業後,經歷了長達8年的蟄伏期。

這8年裡,他幾乎沒留下什麼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直到2018年《鎮魂》播出,他才一炮走紅,很多人覺得他是小鮮肉,其實當時他已經30歲了。

這部劇誕生了兩個“小梁朝偉”,一個是他,一個是白宇。

兩人後來都成長為了優秀的男演員,他們不是演不了好的角色,只不過當時影視圈的現狀,就是如此。

十年演戲無人問,一朝賣腐天下知,可悲可嘆。

大概是帶著這份“原罪”,成名後,朱一龍被很多人,劃入了“流量明星”的行列,之後他的資源,變得好起來。

《知否》裡的小公爺,《重啟之極海聽雷》裡的吳邪,《叛逆者》裡的林楠笙,《穿過寒冬擁抱你》裡的鋼琴老師,都給人留下過深刻的印象。

但沒人覺得他配得上影帝,甚至他算不算一個真正的演員,都要打一個問號。

而熟悉他的觀眾,已經從他的一部部作品中,看到了他的成長。

這一次《人生大事》,就是一次“量變到質變”的一次綻放。

影片的故事很簡單,朱一龍飾演的殯葬師莫三妹是個“街溜子”。

父親瞧不起他,前女友給他戴了綠帽子。

他因為打架入獄,出獄後,人生一片灰暗,但當遇到了失去外婆的小女孩武小文後,整個人生髮生了改變。

這種兩個陌生人相互救贖的故事,我們已經看了無數遍了,比如《這個殺手不太冷》。

這樣的故事,要拍出新意,只能看演員的表演,朱一龍做到了。

他一出場,梳著圓形寸頭,叼著煙,佝僂著背,操著一口地道的武漢話,整個人吊兒郎當,就是我們熟悉的小混混形象,你很難相信這就是朱一龍。

過去朱一龍表演,角色各異,但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儒雅帥哥,這一次的“毀容式表演”真的讓人眼前一亮。

如果只是外形的突破,還很難打動觀眾,朱一龍這一次是真正地走進了人物內心。

他自己就是武漢人,從小就浸泡在武漢的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中,沾染了市井氣,這次的表演,他整個人都融進了劇情之中。

比如他走路,就像丟了魂一樣,那種氣質很難拿捏,和殯葬師這個職業暗暗相合。

再比如他用黃紙點煙,把自己的手指頭還燙著了,這裡面既有他玩世不恭的一面,又有眾叛親離後的失魂落魄,他把武漢男人那種“刀子嘴豆腐心”的特點演得很到位。

光自己的演技出色,還不夠,朱一龍在影片中,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帶節奏。

整部影片就是講述莫三妹這個角色從冷到熱的轉變,這個分寸感不好掌握,朱一龍完成的都很出色。

前期他把莫三妹這個人物立起來了,而到了中段,導演劉江江遇到了很多新人導演都會遇到的問題——劇情乏力。

為了推進劇情,他強行增加了很多劇情衝突,如親媽的出現,搶孩子的鬧劇等,影片一度出現崩盤的危險。

但朱一龍和小女孩的表演,產生了化學反應,他們用濃烈的情感交流,蓋住了劇情上的漏洞。

特別是父親去世後,朱一龍哭的那一嗓子,直接把觀眾的情緒推上了頂點。

皮哥記得在電影院看的時候,很多人在那裡哭成了一片,不合理的劇情,經過他的穿針引線,很好地銜接在一起。

我們常說“戲保人”,在這部影片中,朱一龍用強大的控場能力完成了“人保戲”,這也是他能拿到影帝的關鍵。

當然,朱一龍作品的厚度還遠遠不夠,這一次能拿影帝是實力的體現,也有運氣的眷顧。

現在把他歸為絕對的一線實力派演員,還為時尚早。

所以皮哥更想對朱一龍說一句話:“朱一龍,你要好好的。”

當他站上山巔時,也有很多雙眼睛緊盯著他,稍有失誤,就會被人拉下“神壇”。

他必須把這種靈光乍現的驚艷,變成綿延不絕的常態,才能真正堵住黑子的嘴。

當然,有了這個影帝獎杯做基石,相信朱一龍未來的表演之路,一定會走得更加順暢。

不追逐流量,不貪圖名利,在魚龍混雜的娛樂圈,他逆流而上成了演藝圈的一股清流,活成了觀眾心目中,年輕演員勵誌上進的一個“符號”。

面對爭議與質疑,他不必感到慚愧,他應該驕傲,因為屬於他的時代已經到來,一切才剛剛開始。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一粒雞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